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盗墓:我,陈玉楼,一心修仙!

更新时间:2024-01-19 20:07:18

盗墓:我,陈玉楼,一心修仙! 连载中

盗墓:我,陈玉楼,一心修仙!

来源:阅文作者:超自然的猫分类:灵异主角:陈玉楼,红姑

《盗墓:我,陈玉楼,一心修仙!》是灵异题材小说,这类小说看点十足,超自然的猫通过描述陈玉楼红姑的故事,带领我们了解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小说开篇和结局呼应,结构设计很合理,下面是《盗墓:我,陈玉楼,一心修仙!》的主要内容:一朝穿越。陈羽发现自己成了常胜山总把头陈玉楼。就是好不容易进了虫谷。结果中毒导致双目失明,隐于市井,以算命为生的那位陈瞎子?怎么可能?!重活一世,陈羽当然不会重蹈覆辙。开局觉醒青木功。这一世,我陈玉楼,只想修仙。盗墓世界、机缘无数,脑子进了水才会想着当什么盗魁。瓶山大藏,千年丹药、道门炁功。归墟卦鼎、人鬼双符、怒晴鸡血、蜈蚣妖丹。百眼窟龟眠地、大凤凰寺鬼母墓、昆仑神宫雮尘珠。...展开

《盗墓:我,陈玉楼,一心修仙!》章节试读:

与此同时。

陈玉楼还在前面主殿。

供桌已经简单扫过。

那张木牌也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和他猜测的一般无二。

——供奉瓶山白老太君尊神之位。

只是那尊神二字。

却是怎么看怎么讽刺。

陈玉楼不禁一声冷哼。

区区一头山精野怪,也敢以尊神自居。

实在是可笑至极。

昆仑沉默着站在一旁。

他并不知道掌柜的在笑什么。

但想来掌柜的总有自己的道理。

此刻,他并未闲着,一双眼神犹如火炬,不时扫过四周。

尤其是旁边那一口口棺材。

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身形时刻绷着,就像是一张蓄势待发的大弓,一旦有危险,他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反应过来。

就在这时。

花玛拐的惊呼声传来。

一下打破夜色下义庄的寂静。

听到动静,昆仑眉头不禁一皱,脸上露出急躁。

但他不会说话。

只是冲着陈玉楼嗯嗯啊啊了几声。

“慌什么?”

“这么多弟兄在,他还能出事不成?”

从牌位上收回目光,陈玉楼瞥了他一眼笑道。

不过嘴上这么说。

心头却是忍不住一动。

来了!

他之所以留在此处,就是为了此刻。

昆仑心性淳朴。

在他心里,偌大的常胜山上,除了总把头以外,也就红姑娘和花玛拐两个朋友。

其他人,都是可有可无之辈。

听到这话。

昆仑不禁痴笑着挠了挠头。

不过身体比嘴巴诚实。

迫不及待的转身往后院大步赶去。

却没察觉到。

落在身后的陈玉楼,离开前的最后一刻,似笑非笑的往房梁上扫了一眼。

借着供桌上昏暗的烛光。

隐隐还能看到阴影中,似乎飘着一道诡异的黑影。

等两人一前一后赶到。

卸岭群盗已经将偏房围得水泄不通。

“掌柜的。”

“总把头。”

见他出现,人群里自动分开一条道路。

借着熊熊火光,陈玉楼一眼就看到,那扇门后立着一具直挺挺的尸体。

被白布蒙着。

头顶竖着一块灵牌。

身前一盏命灯,已经烧得残火如豆。

在夜风中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熄灭。

“一个死人,就把你小子吓成这样?”

走到花玛拐跟前。

他似乎还没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站在原地,额头上冷汗涔涔,嘴唇苍白,不见半点血色。

陈玉楼忍不住笑骂道。

“掌柜的,您是没看到……奶奶的,那就是头老鼠精。”

听到他来了。

花玛拐心头不由一定。

随即指着门上那具死尸,一脸受伤的解释道。

他家几代人做的都是仵作营生。

只不过,到了他这一辈,兵荒马乱,无奈下才落草为寇。

见过的死人,比寻常人吃过的饭都多。

怎么可能会怕?

他觉得掌柜的这是在门缝里看人,把他给看扁了。

“老鼠精又如何?”

“死了还能活过来不成?”

花玛拐一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反正,掌柜的您看一眼就知道了。”

说着。

他快步上前。

硬着头皮将尸体上那块白布用力扯下。

哗啦声中,一具诡异难言的女尸,瞬间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原本还在看热闹的群盗。

一看女尸长相,顿时吓得脸色大变。

“他奶奶的,还真是老鼠成精。”

“这他娘是个妖怪吧,哪有人能长成这幅鬼样子?”

只见门案上的女尸,皮肤干枯,毫无血色,五官极其紧凑,仿佛胡乱的堆在一起,偏偏她那张脸又尖又长。

活脱脱就是一头成了人形的老鼠精。

这年头。

民间奇闻、乡野鬼怪之说流传甚广。

加之身处苗疆。

这地方自古就与外界不通。

赶尸、下蛊、落花洞女,种种诡异,更是为它无形的披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最关键的是。

眼下他们落脚的地方又是义庄。

身边不是棺材就是死人。

谁能不胡思乱想?

就是红姑娘,听到那些话,脸庞都忍不住微微一白。

反手下意识摸向腰间。

直到掌心里传来一阵熟悉的触感。

她内心这才稍稍安定了些。

“嚷什么?”

“没见过死人是吧?”

忽然间。

一道冷喝声响起。

“说出去不得让江湖上笑话?”

陈玉楼目光扫过,一帮卸岭盗众立马闭嘴。

“都散了,该干嘛干嘛去。”

一时间。

众人立刻作鸟兽散。

只剩下昆仑、花玛拐以及红姑娘三人。

“掌柜的,不让弟兄们拖出去烧了吗?”

眼看众人一哄而散。

花玛拐还是有些不甘心。

“烧个屁。”

陈玉楼眼睛一瞪。

把死尸烧了,他拿什么来钓鱼?

“……”

被无缘无故骂了一顿。

花玛拐更是迷糊。

门上的死尸嘴唇青紫,双眼泛黑,显然是中毒而死。

这么热的天。

不及时烧掉的话,很容易会引发疫病。

见他目露茫然,陈玉楼一巴掌拍过去,“再不走,别人可就走了。”

一听这话。

脑子灵活的花玛拐顿时回过点味来。

红姑娘更是下意识抬头。

“别看,直接走。”

陈玉楼不动声色,压低声音提醒了一句。

随后径直转身,朝着前院而去。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两人要是再不明白,这么多年的江湖也就白混了。

当即拽着不明所以的昆仑跟了上去。

转眼间。

后院里再度沉寂下来。

只有山风呼啸,冷月寒星,寂静无声的有些渗人。

啪嗒——

片刻后。

一道黑影忽然从墙头纵身跳下。

落地声几乎微不可闻。

“……野猫?”

隔墙处。

透过缝隙看到这一幕的花玛拐,眼睛一下瞪大,满脸的不可思议。

借着熹微的月色。

他清楚的看到,那黑影根本就是一头瘸了腿的老猫。

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

长的贼眉鼠眼,一脸奸猾。

四下打量了一番,确认无人后。

很快,它那双眼睛就落在了门板那具死尸身上。

眼神贪婪。

嘴角口水直流。

“这……”

“掌柜的!”

一看这幅情形,花玛拐哪还能不明白。

他奶奶的,这贼猫分明就是冲着那具死尸来的。

但不等他说完。

准备多时的陈玉楼,运气提劲,反手一甩。

刹那间。

一道寒光划破夜色。

朝着那头老猫狠狠刺去。

铮——

老猫已经扑向了耗子二姑脸上,察觉到身后的破空声,身形竟是在半空一个腾挪跃动,堪堪避开这一击。

小神锋铮的一下插进门板。

不过虽然避开。

那头老猫也受到惊吓,回头一看,四人已经杀气腾腾的围了过来。

它毫不迟疑的纵身而起,一溜烟似顺着墙缝逃远。

眨眼间。

便融入茫茫夜色中。

几人还在可惜,陈玉楼脸上却是闪过一丝惊喜。

一把拔出没入门内的小神锋,沉声喝道。

“追上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