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婚恋 > 教授请自重,小作精她不想负责

更新时间:2023-12-20 18:24:18

教授请自重,小作精她不想负责 连载中

教授请自重,小作精她不想负责

来源:掌中云作者:菜夭夭分类:婚恋主角:乔栀月,周时衍

小说《教授请自重,小作精她不想负责》是一本婚恋小说,小说主角是乔栀月周时衍,小说的故事情节描写的非常精彩,作者菜夭夭的文笔也是很棒的,小说介绍:论塑料老公忽然变成了自己大学教授怎么办?不仅掌握着她的事业,还拿捏着她的期未绩点和成绩。身为一个能屈能伸的落魄千金,乔栀月表示:色诱!白天,他是禁欲斯文而又彬彬有礼的大学教授;夜晚,他是肆无忌惮与她缠绵翻滚的枕边老公。世人皆知,周家掌权人周时衍性格诡谲,孤傲如狼,连自己老子的半分薄面也不给。然而某天娱记却爆出一组当日的照片和附带视频,画面里的女孩面色娇嫩如玫瑰,一脚踹到男人整齐的西裤。“周时衍,你能不能别插手我的事!”乔栀月不满地踢了踢他,别过脸。周时衍听罢,笑着地亲了亲她的额头。“栀栀,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展开

《教授请自重,小作精她不想负责》章节试读:

乔栀月之后匆忙赶到温良轩住的酒店,但是扑了个空,被人告知温总已经离开海城。

无奈之下,她只能折返回来,再想其他办法。这些天她一直都在找各种途径去见温总,奈何总是被找各种理由拒之门外。

不过工作归工作,学还是要照常上。

乔栀月走在去教学楼的路上,打开手机看课表,突然想起她上周末没回家,也忘了和周时衍说一声。

乔栀月刚打开和周时衍的对话框打算解释,想了想还是算了,搞不好人家根本不在乎,倒显得她自作多情。

乔栀月撇了撇嘴,盯着操场出神,想着到底去哪里才能见到温总。

眼前是绿色的草坪,乔栀月突然停了步子。

她记得,温良轩有打高尔夫的习惯,每周末都去香山后的球场。

既然他找借口不见人,那不如主动拦人!

那里的高尔夫球场是会员制,会员凭借有实名认证的标识入场。乔栀月脱离这样的生活太久,自然不知道如今球场的入场条件。

苦恼之际,乔栀月突然想起从前乔父还在时,也曾去这个球场打过一二。多年前,她还曾见过乔父身上的会员胸针。

有了这个,说不定可以进去!

乔栀月美滋滋想着,猛然林清清一个视频电话打过来,她刚点了接听,就听到一阵惊呼。

“乔乔,你是这几天都没睡过觉吗?”   

林清清和乔栀月打着视频,看见她脸上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一言难尽撇过了脸。   

乔栀月打了个哈欠,摆了摆手。“

“昨晚睡了三四个小时,还好还好。”   

“我看你是每天就睡三四个小时吧!你现在直接去动物园都有人把你当成国宝供起来。”   

林清清直接不可置信尖叫起来,乔栀月戴着耳机,感觉自己的耳蜗都要炸了。  

这几天她忙的晕头转向,不管是公司事务还是合作项目,都极其不熟练,难免花的时间是别人的几倍。

林清清见她不愿提起,转了个话题。

“月月,咱们系新来的周教授的照片在论坛爆了,被A大评为了——最想睡到的男人。”

林清清一脸花痴向。

“周教授可是年轻版的钻石王老五啊!而且据知情人士说,他28年来没有任何恋爱史。”

乔栀月默默在心里翻了白眼,嗤笑一声,“就他?”

好在林清清沉浸在她的世界中,无法自拔,不然定要反驳一番。

林清清猛然回过神,一拍手。

“论坛还将周教授和靳柯做了个pk。热度只增不减。”

“月月,不管你信不信,靳柯他肯定喜欢你!”

乔栀月愣了一下,她和靳柯不打不相识,两人是在学校辩论队慢慢熟悉的。

靳柯人生的好看白净,学习还是顶尖,乔栀月经常旷课,大部分上课都能遇到他,靳柯有时见她一脸茫然,会拿着一个笔记本细细地给她讲。

尽管有些不好意思,但为了她的期末成绩乔栀月还是厚着脸皮听。

“之前你们俩还上过A大论坛呢,底下都是磕CP的。”

林清清一边说着,一边迅速翻着论坛,终于找到了那条热度慢慢降下去的帖子,连忙发给她。

照片上的女孩甜甜地睡着,面色中有着些许疲惫和慵懒,精致的眉眼我见犹怜;旁边的男生洋溢着青春的笑容和腼腆,干净的眸子里看着身旁的女孩,眼里弥漫着宠溺。

论坛的评论皆是一阵磕CP的欢呼。

乔栀月一边举着手机,一时没看到,撞进一个薄荷香的怀里。

靳柯含笑着递给了她一杯咖啡,“去海城的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

乔栀月犹豫了一下,接过来,支支吾吾地含糊过去。

见她不愿多说,靳柯话音转过,“其实,那天我有话想对你说。”

“你觉得我怎么样”

“什、什么?”

靳柯沉默了下,“我知道你现在忙于乔家的事没办法分心,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我愿意帮你,陪着你。”

乔栀月被突如其来的话打蒙了,一时有些恍惚。

这话什么意思,显而易见。

乔栀月这才发现,靳柯今日身穿了西服,衬得他玉树临风,多了几分沉稳和硬朗。

一向温和的眉眼添了几分紧张和不安,靳柯面色不似作假,看她的眼神慌乱又希冀。

乔栀月面色惊讶,正纠结着措辞,忽然被后面跑来的人撞了下,刚好被靳柯温柔接住。

她迅速直起身,淡淡开口。

“靳柯,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听罢,靳柯面色如土,眼里带着受伤和暗淡。

乔栀月转过身,向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在没人看见的地方,周时衍拿着教案站在他们身侧的黑色轿车旁,车身挡住他的身躯。他眼神冽寒,眸光深邃似潭,下颚线紧紧绷着。

他修长的指节夹着一截烟,烟头早已烫伤他的指骨,但他毫无波动。心里冷哼一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乔栀月在海城是和靳柯一起的。

直到他看见女孩接扑向男生的动作,他猛地抿直了唇线,转身离去。

晚上,正好是高数课。

周时衍面无表情站在讲台,身上散发着低气压,讲着枯燥无味的高数课。

乔栀月见状,撇了撇嘴,严重的睡眠不足让她感觉胃里有点泛冲,头晕目眩的。   

于是,明目张胆趴地在桌上睡觉。   

她生的极为漂亮,肤色白白嫩嫩的没有化妆,配上一身简单的穿搭更显得我见犹怜。   

秋日的风带着些冷意,一旁的靳柯看到旁边几乎睡过去的女孩,将外套小心翼翼披到女孩的身上,生怕她着凉。

站讲台上的周时衍看到这一幕,脸色愈加不满,眼里的阴郁和戾气几乎将要充斥整个课堂,好在他及时压下去,眼里恢复平淡,眸子却深了不少,

乔栀月正睡得香甜,却被一道突兀嗓音叫醒。

“乔栀月。”

自那天起,乔栀月和周时衍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了。

这几天的彼此冷待已然习惯,可破天荒的,周时衍却主动看向了乔栀月的方向,还开口点了她的名,眸色沉沉。

突然点名,乔栀月还在睡眼朦胧,有些猝不及防。

旁边坐着的依旧是靳柯,见她没反应,悄悄戳了戳她的手臂。

“到!”

乔栀月下意识回答。

谁知道周时衍又犯什么病。

只见他慢慢悠悠着放下点名册,漫不经心淡淡开口。

“最近刚开学,大家学习气氛都有些浮躁。”

顿了顿,有意无意扫过乔栀月,“可能还没从假期的散乱中过度,可以理解,但希望大家不要一直是这样的状态。”   

“多把精力放在学业上,不要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心思,尤其是天天想着谈恋爱。” 

周时衍说完,不动声色地幽暗着看了一眼她。

乔栀月莫名感到后背一凉,直直对上讲台上暗含警告的目光。

“最后,大家要写的一万字论文,下周一交给我。”   

顿时,教室里一片哀嚎。

今天已经是周五,足足算上时间,只有两天半,要赶出来一万字。

乔栀月听后瞬间炸毛,眼里大写着抗拒。  

她这周末还要去球场堵人呢,哪有时间写什么狗屁论文?

简直是强人所难!

乔栀月握紧了小拳头,一脸愤恨,看着讲台上风轻云淡讲课的周时衍,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