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悬疑 > 阴阳盗墓先生

更新时间:2023-01-06 08:14:31

阴阳盗墓先生 已完结

阴阳盗墓先生

来源:阳光书城作者:追风少年分类:悬疑主角:林望,程海

主角是林望程海的小说是《阴阳盗墓先生》,本文作者是追风少年,这是一部悬疑风格的小说,本文内容围绕林望程海展开,剧情不拖沓看点十足,下面向大家介绍《阴阳盗墓先生》主要内容:早年间,为了帮母亲治病,我带着爷爷离世前留给我的唯一一件遗物,孤身北上闯荡,却意外加入了一个盗墓团伙;自此南下北上,西奔东往,踏遍祖国山川,见惯江湖百态,遇尽奇闻异事...如今,大难不死,沐狱而出的我,人到中年,早已没了少年热血,只想要安度余生,却不料过往旧事,并非是我想抽离就能抽离的.........展开

《阴阳盗墓先生》章节试读:

听程哥这么说,许把头的视线落在我身上,点了根烟一边抽一边看我。

“阴先生?哪家的?”

他面色平静,我知道这会儿慌不得,也故作镇定,抬头挺胸。

“川渝,林望。”

许把头听了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扔给我一千块钱,说是入伙红包,告诉我三天之后跟着他们去干活。

随后又叮嘱丽姐给我置办一下行头,床单褥子,衣服牙刷,事无巨细。

我暗想这入伙不亏,能够拿到钱不说,待遇还这么好!

倒是虎子,似乎对我非常不满意,路过我旁边的时候冷哼一声。

“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也敢自称阴先生,到时候下了墓,你别吓的尿裤裆了!”

我没把虎子的话放在心上,那时候我在村里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是这北京城毕竟是大城市,再说虎子这样子,一拳能给我打扁了,实在惹不起。

我就跟着他们在这个四合院里面住下了,这三天基本上是我过的最舒服的三天,他们虽然对我算不上热情,但是去哪儿吃饭都会叫上我,而且不让我花一分钱。

我本来还觉得过意不去,想着把自己那份a出来,老程制止了我。

“这点钱算个啥,我们都不放在眼里,你好好跟着我们干,以后你就知道这种感觉了!”

老程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家里以前做生意的,特别有钱,后面家道中落,生意上出了问题,爹妈都被债务逼的跳楼了,他也从一个富二代,变成了一个负二代。

为了还钱,他啥活都干过,啥屈辱都受过,后面偶然遇到了许把头他们,才加入了这个行业。

这也是他后面跟我讲的,大概也是因为这一点,他觉得现在的我很像落魄时候的他,所以才一直对我都很不错。

言归正传,我们在四合院里住了三天,三天之后,丽姐就弄来一个面包车,带着我们朝河南开去。

我们这次要去的地方在南阳,据说那里有一个西汉时期的大穴。

车子开了两天,终于在第三天的晚上,我们到达了南阳。

墓在南阳一座偏僻的村庄后面,车子开不进去,我们就把东西解下来,背在背上,朝着村子进发。

干这一行,越少知道越好。

老程一个人进了村子,装成是来旅游的人,摸清楚了墓穴的大概位置,就来山上跟我们汇合了。

这会儿正好黑天,正是我们干活的时候,找到大概位置之后,许把头站在那里,放眼一看,心里就有了大概。

“虎子,八点钟方向,在那颗老槐树下面动铲。”许把头指挥着,虎子应了一声好咧,就扛着洛阳铲,直奔那老槐树而去。

跟老程说的一样,虎子虽然脾气暴躁,但一把洛阳铲使得风生水起,铲往下落,就见成块成块的泥土被带了上来,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我站在旁边看着,并没有上去帮忙,这个团伙里面,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位置,分工合作,才成方圆。

我的位置是阴先生,之所以分到这个位置,是因为老程在第一次见我的时候,看见了我摊位上的书和罗盘,以为我会术法。

阴先生在整个团伙里面算是最轻松的,一般情况下都不需要出手,除了点背,在墓里遇到东西了,才会轮到我。

据老程说,上个阴先生,跟了他们五年,出手不超过五次,但就是在第五次,再也出不了手了。

这都是后话。

其实我就看了几页,懂得可能还没有他们多呢,但是眼下这个情况,肯定是不能说实话的,就算是不懂,那也得装懂。

十几分钟的功夫,虎子就挖出一个大坑了,随着泥土渐渐被挖去,墓道的位置显露出来。

从上面用手电打下去,只能看见一个黑漆漆的洞,里面的东西完全是未知的。

“把头,成了!”虎子站在墓道口对着许把头喊了一声,许把头点点头,跟老鼠一起就要跳下去。

见我站在原地,又转过头看着我。

“林望,要不要跟着一起下去看看?”

说实话,我当时内心是拒绝的,踏马的我小时候看见坟都害怕,现在要进坟里面,冷汗都出来了。

但是都已经坐上了这个位置,决定要吃这碗饭了,下墓肯定是必然的,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我索性咬了咬牙,点了点头。

把爷爷的罗盘从口袋里摸出来,揣在身上,我走进坑,正准备顺着软梯下去,老程在背后拍了拍我。

“到下面不要怕,你不会有事的!”

他说的很笃定,我当时也不知道他都没下去,为啥能这么肯定,但把头就在下面等着,我也没问,点头嗯了一声,就顺着梯子爬了下去。

刚进墓道,一股让人窒息的霉味就传了过来。

墓道里黑漆漆的,手电能够照射到的地方只有前面一小片,前方未知的黑暗就像是深渊。

我跟在许把头后面走着,心里难免有些紧张,虎子就在我旁边,大概是看我满脸的紧张,嘲讽的笑了笑。

“我就说,这崽子毛都没长齐呢,还跟我们来下墓,这才到墓道里呢,都吓成这样,那你一会儿要进墓室了不得吓的流马尿?哈哈哈哈!”虎子大笑着。

我好歹也是个二十岁的人了,听到他这么讽刺我,心里肯定不舒服,立刻挺直了腰杆。

“哪个说我害怕,我点都不怕!”

“行了你们两,要吵等会儿吵,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时候吗?”许把头转头望了我们一眼,严肃的说。

毕竟是当老大的人,虎子立刻闭了嘴,我们朝着墓道,继续朝前面走去。

大概又走了十多分钟的功夫,狭窄的墓道变得宽了,我们来到了一个墓室。

墓室是长方形的,周围有很多水潭,里面只放了一具棺材。

那棺材呈现黑色,上面有红漆画的龙像,奇怪的是,这漆一点没掉,看着跟新刷上去的一样。

我们来的时候把头就已经说过了,这是西汉时期的墓,西汉距今几百多年了,按理来说,就算是再好的棺木,也只能保证那木头不腐,上面的漆是肯定会掉的。

这棺材看着实在诡异,我皱了皱眉,忽然想起前几天我在爷爷书上看到的一段话。

多头墓兽,气有浓香,黑棺红漆,长灯不灭。

凡是墓中有这些,既是大邪!

这边的虎子已经走了上前,看着那棺材,眼里发着光。

“乖乖,这棺材看着就踏马像有钱人,这里面的东西,得多值钱啊,把头,这回咱可得发啊!”

他说着,挥起洛阳铲,朝着棺材劈了过去。

我心下一慌,连忙上前一步。

“不能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