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宝鉴高手

更新时间:2020-06-24 23:11:39

宝鉴高手 连载中

宝鉴高手

来源:掌中云作者:燕三哥分类:都市主角:陈天,鄱雅

陈天鄱雅是小说《宝鉴高手》中的角色,该部小说的作者燕三哥的文笔清新流畅,让《宝鉴高手》中的每个人物都富有了灵魂,内容讲的是:金石、印章、字画,一眼辨新旧。和田、蓝田、独山,一眼知种水。陈天是个赘婿,却让家主为其奉茶,让亲朋奉为神明,让老婆幸福快乐;如是种种,自要从鉴宝一事讲起……...展开

《宝鉴高手》章节试读:

鄱瑾儿因为马兵的事情备受打击,鄱雅本应该安慰下妹妹。

可如今,他们的钱所剩无几,陈天还在住院,每天都要花钱。

为了不让一家人喝西北风,鄱雅只得暂时放下妹妹,出去另谋生路。

病房里安静了下来,只剩陈天和仍旧气呼呼的鄱瑾儿。

鄱瑾儿已经连续哭了个把钟头,陈天从刚开始的手足无措都后来的尝试安慰。

最终,陈天已经见怪不怪了。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古人诚不我欺啊!

“陈天,我这么伤心,你也不安慰我一下!”鄱瑾儿眼圈通红,很不开心的嘟囔道。

陈天刚想说话,突然身子不由自主的一抖,一阵尿意传来。

“那个……瑾儿?”

“干嘛?”小姨子气哼哼的问道。

这事其实有点尴尬,毕竟鄱瑾儿是自己的小姨子,但人有三急,陈天现在还没办法自己行动,只得求助于她了。

“你能不能帮我一下,我想去躺卫生间。”

“啊!”鄱瑾儿闻言,脸上迅速蹿红。

下意识的想拒绝,可话说回来,现在陈天确实有些行走障碍。

总不能任由他憋死啊!

“好,好吧,不过你可得利索点,我这正忙着生气呢!”

陈天闻言一阵无语,忙着生气?这算什么理由……

搀扶着陈天来到厕所,鄱瑾儿连忙跳到了一旁。陈天无奈,只能扶着墙做走完最后欧一段路……

过了好久,厕所里才传来“哗哗”的水声。

给在外面的鄱瑾儿听得又是一阵脸红。

“咳咳,瑾儿,我好了。”

陈天费劲巴拉的走到厕所外面,才好意思召唤小姨子。

于是鄱瑾儿又低头扶着陈天原路返回。

就在这时,医院的楼道里发出一阵哭天抢地的声音。

“各位大哥大姐,各位活菩萨,求求你们!”

“我家老爷子急需用钱,哪位好心人收了我的砚台吧!这可是唐玄宗时期的古物件儿!”

“只要十万块!只要十万块就能救我爸一命,多一分我都不需要……”

陈天听到“砚台”,顿时竖起了耳朵,他刚刚成功鉴定了玉镯子,正想再找点东西试试手呢!

“瑾儿,咱们去看看。”陈天说道。

“有病吧,谁要跟你去看?”

“你自己沉的死猪一样,自觉一点不行吗?”

鄱瑾儿本来就不想跟陈天出来,现在见陈天还有要求,立马甩起了脸子。

陈天无奈,只得软磨硬泡。

鄱瑾儿也不是真的铁石心肠,最后还是扶着陈天,朝人群走去。

走到近前,却见医院的大堂里,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一群人。

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跪在中间,脸色彷徨而焦灼。

摆在他跟前的,是一块看起来古色古香的石质砚台,砚台旁边,还有一个油渍麻花的笔洗。

“呵,这年头,骗子都骗到医院里来了?”

“就是,什么卖传家宝救父,这么俗套的情节,电视剧里都不好意思演了!”

“散了吧,千万别动心,一动心就被骗!”

吃瓜群众你一嘴我一嘴的,到让陈天把事情来龙去脉听清楚了。

凝眸向那方砚台看过去,一瞬间,两米开外的砚台的样子分毫毕现。

做工很精良,烧制火候也很好……

用来磨墨肯定很实用,不过,这跟唐玄宗有屁的关系?

明明就是仿制品吗!

现在的骗子也真的没点水准。

陈天鄙夷的皱了皱眉头,转身要走,但余光扫过那个满是油渍的笔洗时,却愣住了。

如果换做别人,隔着这么厚一层油渍,可能真的看不出门道。

但陈天不一样,他甚至可以直接穿透木板看到医生的笔尖,更别说这层油污了。

“这笔洗……有点意思!”

陈天的心下狂跳,仔细又看了几次,最终确定这自己没看错。

自打陈天成功鉴定出假镯子之后,他对自己的眼力颇为自信。

如今这个笔洗,可是大有来头!

看到陈天的眼神变得不一样,一旁的鄱瑾儿连忙说道:

“喂,陈天,你想干嘛?”

“我警告你,你可别充烂好人啊。”

陈天闻言,淡淡一笑,没言语。

很快,大厅里的人渐渐散去。

毕竟是医院,大家都是来陪护的,谁也不能一直守着看热闹不是?

这时,陈天终于开口了。

“这位大叔,你家的老爷子真等着钱治病?”

“十万火急,再没钱就晚了!”

中年人本来已经绝望,突然听到陈天打问,眼睛里闪出了泪花。

“我要是骗子,让我出门必被车撞!”

“咳咳,”陈天到不觉得他是骗子,“那大叔你这砚台,真的是唐朝的东西?确定值钱?”

中年人连连点头,“这是我爸传给我的东西,现在老爷子昏迷在床,我也是实在急用钱……”

看到对方这么着急,应该是真有个病情严重的老爷子。

陈天开门见山的说道:“行吧,大叔,你这个忙我帮了,十万块一分不少,不过我看你边上这个脏乎乎的东西也挺好,一块给我,没问题吧?”

中年人听了,万分激动,拉着陈天德手就要给陈天磕头。

“谢谢兄弟,谢谢兄弟,你真是积了大德了!”

惊喜交加的大叔两眼通红,激动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陈天连忙将大叔扶起来。

“大叔,救人要紧,不用客气了!”

“好!兄弟你真是仗义,砚台和笔洗全都给你!”

大叔的话让陈天吃了个定心丸,只要大叔答应送笔洗,那就肯定不是骗子!

“大叔你稍等,我去取钱,待会咱们直接钱货两清!”

交易说定,大叔喜出望外,重重的点点头,目送陈天回到病房。

一进病房,鄱瑾儿就嚷嚷起来了。

“陈天,你疯了吧,你现在自己的住院费都没找落呢,你还有心情帮别人?”

“瑾儿,马兵退回来的那十万块钱,借我用下。”

陈天心里有点忐忑,知道小姨子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就把钱给自己。

“什么?”

愣了一下,鄱瑾儿才突然意识到,陈天竟然再打那十万块钱的主意!

“休想!拿我的钱去救别人,你怎么不去做观世音菩萨?”

鄱瑾儿一下跳到距离陈天很远的地方,紧紧的摁着自己的衬衫口袋。

“我的镯子都被马兵那混蛋骗走了,现在这十万块钱可是我最后的财产,谁也别想抢走!”

“再说那个破砚台,撑死了也就值个三十五十的。”

“你要犯傻,别拉上我垫背……”

鄱瑾儿越说越激动,俏脸一直红到了耳根子上。

两人吵架的声音一直传到了病房外面,很多人都纷纷将注意力投了过去。

一直紧张的盯着病房门口大叔听了,一张脸上挂满了担忧,生怕在出现变故。

陈天看着坚决的鄱瑾儿,顿时犯难起来。

那个笔洗,经过他反复的观察,可以确定是北宋官窑的物件儿。

这要是丢在市场上,至少也得百十来万。

但这些事,此情此景下,他却不能讲出来。

万一给有心人听到,那大叔还会这么轻易地把笔洗卖给自己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