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夺嫡:疯癫王爷竟是绝世全才!

更新时间:2024-04-14 19:14:35

夺嫡:疯癫王爷竟是绝世全才! 已完结

夺嫡:疯癫王爷竟是绝世全才!

来源:阅文作者:皖南牛二分类:历史主角:朱钧,朱远章

《夺嫡:疯癫王爷竟是绝世全才!》是一本历史小说,剧情前后反差较大,人物性格也比较复杂,不过主角朱钧朱远章非常讨喜,皖南牛二牢牢抓住广大读者的心理,小说讲述了:考古系博士生朱钧穿越大业,成为六皇子。本以为可以就藩当个逍遥小藩王。却没想到,前身是个疯子,还是应天府八害之首!百姓:朱钧那厮无耻之尤,乃应天八害之首!兄弟:我大哥忠肝义胆,为兄弟两肋插刀!百官:朱疯子离经叛道,坏事做尽,让皇室蒙羞!太子:吾弟纯善,有赤子之心!敌人:朱疯子比蒙元人更凶,比豺狼更狠,乃一生之敌!燕王:我幼弟心思单纯,犹如羊羔也!红颜:朱疯子,你到底还有几个好妹妹?...展开

《夺嫡:疯癫王爷竟是绝世全才!》章节试读:

小丫头叫青禾,是前身的贴身丫鬟,准确的说,是可以暖床陪睡的那种。

按照大业的规矩,王爷府内的侍女很多,可前身这个疯子,觉得女人麻烦,竟是把那些俏丽的丫鬟挨个送给了其他人。

只余下了青禾。

只因为青禾从小便跟着前身,二人也算是青梅竹马!

但青禾也被前身送过一次,还是朱钰把人要回来的。

想到这里,朱钧心里都骂开了,“混账东西,送什么也别送女人啊。就算不喜欢,养养眼也不错啊!”

而且,青禾忠心耿耿,又听话,打不跑,骂不走,这等痴心的小侍女,怎么舍得送人?

青禾也是眉清目秀,妥妥的小美人,虽然还没长开,可已然初具规模。

照理说,美女乳燕投怀,朱钧应该乐颠颠的张开手。

可他现在浑身哪哪儿都疼,实在是没心情。

伸出手就打算让青禾扶着。

青禾刹住脚步,怯怯的看着朱钧,大大的杏眼之中满是惧色。

朱钧秒懂,不由的将手落在了她的脑袋上,轻轻的摸了摸,“别怕,我不打你!”

这亲昵的动作,让青禾有些发愣,可看到朱钧的狼狈以及伤势,眼泪也是簌簌的落,她连忙用瘦小的身子给朱钧当起了拐杖。

“殿下,谁给您打成这样了?”平日里朱钧虽然也会打的浑身狼狈,却不会像今天这般,鼻青脸肿。

毕竟,朱钧再疯,那也是王爷!

“哦,一个疯婆子打的!”

朱钧靠在青禾的身上,少女幽香钻进鼻子,让他舒服了不少,“青禾,这些年,委屈你了!”

“不委屈!”青禾听到这话,鼻子又是一酸,“奴婢都知道的!”

“以后我肯定好好待你!”

别说他现在没人,就算有人,青禾也绝对是最忠心的那个。

“有殿下这句话,奴婢值了!”青禾杏眼蓄满了泪水,可却是喜悦的泪水。

将朱钧搀扶到卧室,她连忙打来了热水,给朱钧擦拭。

朱钧就闭着眼睛,很是舒坦,冰凉的小手涂抹了清凉的膏药,在他的脸上滑动。

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刚穿过来,就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还挨了顿打,身心俱疲。

一时间,鼾声大作!

见朱钧这疲惫的模样,青禾吸了吸鼻子,她其实一直都知道。

殿下以前不这样,要不是当年那一战,殿下受了伤,也不至于让他害了疯病。

其实殿下,是很温柔的人,一直都是!

......

朱钧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傍晚边,醒来的时候,青禾正趴在旁边守着。

他不由心中一暖,轻轻叫了两声。

青禾抬起头,睡眼惺忪,还有些迷蒙,可看到朱钧做起来,她顿时清醒过来,“殿下,您醒啦,饿不饿,奴婢这就去给您做吃的!”

“以后在我面前,不许称奴婢!”朱钧故意板着脸道。

青禾有些茫然,“那称什么呀?”

朱钧以前不是唤她‘贱婢’就是‘贱人’。

“可称我!”

“奴婢不敢!”

“这是本王给你的特权。”朱钧暗暗自嘲,他这个吴王,一不像其他王爷有兵权,二不像他们这么受宠。

说是嫡三子,可这么久了,坤宁宫那边也没有来信。

想必,前身的母后也是伤透了心,是彻底准备放弃他这个儿子了。

无所吊谓。

他的目标明确,那就是就藩逃离京城。

哪怕去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凭借着另一个世界的五千年的积累,他也能够过的很好。

“奴,奴婢......”

见朱钧板着脸,青禾一咬牙,“青禾去给殿下做吃的!”

“你让后厨做就行了,还有,去把苟东西给我叫来!”朱钧睡了一觉,浑身也不那么疼了,头脑也清醒了许多。

苟东西是朱钧的贴身太监,前身虽然不怎么受宠,但该有的配置还是有的。

而朱远章极为瞧不起太监,只能让他们起贱名,但凡敢犯错,那绝不轻饶。

“殿下,他姓荀!”青禾壮着胆子纠正道。

“本王说他是苟东西,他就是苟东西!”朱钧有些冒火,却不是对青禾,“去把他叫过来!”

青禾见朱钧发火,也不敢再说,连忙离开。

朱钧坐在床边,心中却是冷笑,前身出去,习惯性的会带着苟东西,而这一次挖坟居然不在身边。

这显然不对劲。

而且,从他回来到现在,他竟然没有看到苟东西的身影。

那他做的哪门子贴身太监?

今天他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怕是没那么容易过去!

正想着,外头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哎哟,殿下,我的殿下哟......奴婢找了您一天了,您回来了怎么也不跟奴婢说一声哟!”

话落,就看到一个二十多岁,面无须发,神情慌张的太监跑了进来,径直跪在了朱钧的面前,“殿下,您怎么被人打成这样了,到底是哪个该死的东西,下这么狠的手?”

“本王早就回来了,你死哪儿去了?”朱钧学着前身的样子,一脚将苟东西踹翻在地。

“殿下,您忘了?您跟蔡贯他们斗鸡,输了银子,便让奴婢在那里候着,您回来取银子。

这一等就是整整一天,没有等到您,奴婢也不敢回来!”

见苟东西一脸的无辜,朱钧揉了揉脑袋,好像的确是这样,这段记忆很模糊,就像是被人抹去了一样。

蔡贯是应天府第二害,前身最好的朋友,吴王府之所以这么破落,全都跟他有脱不开的关系。

斗鸡斗狗,豢养拳手搏斗,前身那狗脑子,就是‘包输记’!

没银子就送侍女抵债,要么就把府中能卖的都卖了。

“好,那你详细把今天本王说过的话,蔡贯他们说过的话都说一遍,要是说错了,本王绝对饶不了你!”朱钧冷声道。

荀不三苦笑一声,这疯子挨了打,又准备发疯了,旋即将白天的事情口述了一遍。

朱钧记忆缺失,诈道:“放屁,白天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你说的这样!”

荀不三吓得跪在地上,“殿下,奴婢真的没有,事情经过就是这样,您说回来找银子,找不见就拿青禾抵债。

他们迟迟不等您来,还以为您打算耍赖!”

说着,荀不三连忙从怀中拿出了一件东西,递了过去,“您看,这是您今天签的欠条!”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