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竹漂美人

更新时间:2024-03-04 13:11:39

竹漂美人 已完结

竹漂美人

来源:阅文作者:烟水漪分类:言情主角:黎箫初,竺笙

《竹漂美人》是一部很容易让人一口气看完的小说,烟水漪的想象力和写作能力非常强悍,特别是黎箫初竺笙之间故事的安排超级吸引人,小说《竹漂美人》内容简介:黎箫初次见竺笙,她脚踩一根竹竿,在赤水上面练劈叉。OMG,再现武侠小说名场面“一苇渡江”,中国轻功水上漂?一个念头就此萌生……离家出走的富二代,一心成为自媒体优质内容导演。在对竺笙的跟拍中,他的一颗心彻底沦陷。竺笙有一个舞蹈梦,现实中碰壁后,她将舞台搬上了大江大河。水上芭蕾、水上飞天、水上民族风、水上采月亮……一人一竹一条江,火爆全世界。...展开

《竹漂美人》章节试读:

微信还没结束,柳歌伶又接连发了几条。

“小姐姐看起来相当不错,莫非是旅行的艳遇?”

“这小姐姐好飒,求联系方式。我要以她为原型,写一首新江湖。”

柳歌伶是个独立音乐创作人,目前已经有十几首原创作品,其中两首在抖手拍拍上非常火,就是八卦心太重了点。

提到联系方式,黎箫哭笑不得,他自己都还没要到呢。

他起了捉弄之心,修长的手指戳着屏幕,编辑信息,“抱歉歌伶,我能理解你此刻膜拜的心情。但是,在征得对方同意之前,不能给你。”

“啪”,一键发送。

随后,黎箫点开抖手拍拍,右下角“消息”处,小红点亮起来,点进去,粉丝增加六千多,转发、点赞均过万,评论数千条。

Tony老师:“哇哦,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苇渡江’吗?长见识了!”

清秋无事:“中国功夫YYDS,看这轻功水上漂,吊打那些动作大片!”

青栀少女花:“是啊是啊,有这功夫还吊什么威亚,用什么替身啊。小姐姐收下我的膝盖。”

浅彩淡墨:“在线求直播,挺急的。”

靠脸吃饭的我偏要工作:“有一说一,我感觉小姐姐颜很好磕,就是这个拍摄者技术太烂了。”

一条内容的流量,超过了黎箫过去两年在优土B企鹅发的视频总和。

饶是黎箫淡定,也忍不住发出“啧啧”之声。

人生啊,真的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不过,说实在的,真的不是黎箫技术差。

拍摄的时候距离有点远,毕竟手机不比单反。

不过网友们的留言,让黎箫坚定了继续拍下去的念头。

想想只是驭竹而行,就这么多人喜欢,如果是做竹上舞呢,他们该不会惊为天人了吧。

他以发现平淡生活的不平凡,致力于记录生活之美、技艺之美,而“竹笙和她的故事”是最好的素材。

黎箫拉过来自己的旅行箱,掏出了吃饭的家伙。

圈子里流行一句话,“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很多人入了坑,上了瘾,砸钱无数。

黎箫就是个生动写照。

为了拍摄贴近生活的纪录片,他买了重量级摄像的设备,被哥们冠以“败家带冒烟的”的称号。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洗了个澡,吃了晚饭,黎箫感觉不大对劲儿,嗓子很紧。

第二天起来时,黎箫彻底感冒了,嗓子痛得厉害,鼻子也不通。

他改了主意,先去书店和图书馆。

带上县志和镇志去找小姑娘,以此证明他的诚意。

**

黎箫花了大半天的时间,终于找到了一本民国时的县志。

彼时的赤水还是县,现在的赤水则是县级市。

因为黎箫身体不太舒服,穿了一件中长款风衣,上面绣着江水崖纹,以抵挡江风。而后他拿着县志,背着装备,去了昨日的赤水岸边。

一长一短两根楠竹还在,只是伊人不知去了何方。

但,他不是没有收获。

赤水江面上,几个穿着朴素的中年大叔,正在撑着竹子练习。大概,都在备战八月份的比赛。

他们的风格,与女孩的柔美完全不同,进击型,乘风破浪,速度很快,非常彪悍。

只两眼,黎箫就确定,这些都是女孩的劲敌。

他暗自为她捏了一把汗。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念头,黎箫依然租了一条小船,瞧见摊贩那有卖赤水特色的“鸡蛋糕”,他随手买了一大袋。

上了船,背包放下,开始安装三脚架,船驶向江心,他将镜头对准了那几个“选手”。

才拍了一会,就有人落水。

几个人,很有默契似地,此起彼伏。

看来即使老手,也会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黎箫用手机又拍了一段,发抖手拍拍。转而他仰着脸,朝着大叔们打招呼,“大叔,竹上功夫好厉害!休息一会聊聊天啊?”

先盖上高帽子,拉近了距离,再开始交谈。

几个大叔撑着竹竿靠近了他的小船。“小伙子,外地来的啊?”

黎箫不太听得懂他们的话,他们口音很浓,服饰也是很有地方特色的。

黎箫先前做了攻略,知道赤水这里,苗族和仡佬族人很多。

他把买的鸡蛋糕递过去,又指指自己的专业大家伙,“大叔,可以和你们了解一下,你们的水上漂功夫吗?我是帝都那边做媒体的,过来采采风,顺便挖掘当地民俗风物。”

大叔们一听媒体,大记者吗?上了船,表现得更热络了。

“大叔,不必拘谨,随便说说就行。你们练这个多久了,怎么能在竹子上保持平衡,一定很难吧?”

大叔们被帝都大伙子的热情感染,又想着将来能上电视,回答的可积极了,唾沫星子满天飞。

黎箫一边拍摄,一边用余光在江面搜寻。

忽地,一抹纤细的身影进入眼帘。

昨天的小姐姐。

他想结束这段采访,可大叔们热情不减,还拉着他在说话。

他情急,打了个喷嚏,“大叔,抱歉啊,昨天江风吹多了,有点感冒。”

大叔们了然,都劝他回去好好休息,末了还不忘问一句,哪个电台播。

黎箫背着背包,装好家伙和县志,向着竺笙的方向追去。他看见她将楠竹靠岸,去到了一户人家。

院墙高处,一棵高大的荔枝树,挂着饱满的果实,翻出了墙外。

那能做竹上舞的温柔女孩,爬在树上摘荔枝,眉眼灵动鲜活。

黎箫便走到了树下,屋子主人身边。“大哥,这个季节还产荔枝呀,妃子笑吗?”

屋主笑笑:“不是妃子笑,是我们赤水特产的桂味荔枝,六月最为应季,我这是晚熟品种。肉质爽脆,桂香馥郁,一口咬开有爆汁感。赤水人都说,吃了桂味就不想吃别的荔枝了。”

黎箫想到,红河镇不如丽江、大理看起来繁华富庶,但物产却是丰富的,赤水养人,人杰地灵。

他指指头顶,找出自己的二维码,“大哥,她买的荔枝,我来付吧。”

竺笙摘了小二斤荔枝,准备付钱时,屋主笑呵呵说:“你男朋友付了。”

竺笙:“……”

黎箫冲她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