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女团大佬不好惹

更新时间:2024-02-24 03:39:51

女团大佬不好惹 已完结

女团大佬不好惹

来源:阅文作者:一路烦花分类:言情主角:孟拂,江歆然

主角叫做孟拂江歆然的小说叫做《女团大佬不好惹》,这本书的作者是一路烦花,这是一部言情题材的小说,这种类型的小说自然会引起很多读者的关注,非常值得阅读,下面为大家介绍《女团大佬不好惹》的内容:女团节目里什么都不会被全网黑的花瓶角色,是江家不肯对外承认的大小姐...展开

《女团大佬不好惹》章节试读:

“江鑫宸,你的教养都学哪里去了?谁教你这样同你姐姐说话的?!”

江泉扬起手,就要朝他的脸上扇过去,被于贞玲眼疾手快的拦住了。

“你给我滚出去!”老爷子面前,江泉隐忍着怒气。

于贞玲一边安抚江泉,一边朝江鑫宸使眼色,“还不快出去?”

江鑫宸年轻气盛,才高一,正值青春叛逆期。

他看了眼孟拂跟老爷子,整个人烦躁不爽,打开病房门出去,靠着墙。

江歆然对他很好,纵使竞赛班忙的时候都会抽空帮他补习……

从小到大,朋友、同学,多少人都羡慕他有个江歆然这样优秀的姐姐。

明明一家人过得很好,偏偏中途多了个孟拂,一回来就各种作妖。

一会儿退学一会儿去娱乐圈,想到她江鑫宸就一阵郁气,心里各种不舒服。

房间内。

“爸,鑫宸他还小,您别跟他计较。”于贞玲给老爷子倒了一杯茶,细声细气的道。

老爷子没抬头看她,只淡淡的开口,“都上高中了,还这么不懂事,以后怎么能撑得起大业。”

这一句话就诛心了。

江家怎么说,都是老爷子打下的天下,他一句“撑不起大业”对江鑫宸来说都是打击。

于贞玲忙看两了眼孟拂,想让她帮忙说两句话。

然而孟拂依旧低眉顺眼的,看起来有些木讷。

江泉说孟拂一直在外面长大,不懂豪门规矩,于贞玲心头一股郁气。

这明明就是智商情商都不高,哪里来的一句不懂事就能概括?

若是换成江歆然,不用自己开口,她就知道去安抚老爷子了,怎么也不会像孟拂这样。

于贞玲悉心教导江歆然这么多年,江歆然样样符合她的心意,甚至画的画也炒出了十几万的价格。

反观孟拂,回来江家跟她一点也不亲,还退学跑去娱乐圈。

珠玉在前,于贞玲想要把一碗水端平,根本就不可能做得到。

“爸,我会好好说鑫宸的,您别生气,您的身体最重要。”

于贞玲垂下眸子,依旧端端正正的拿着茶。

于贞玲跟江鑫宸的想法江老爷子其实也能猜到。

他伸手接过了于贞玲的茶,抿了一口,才道:“鑫宸年纪不小了。”

于贞玲跟江泉都一副受教的样子听着老爷子说话。

看老爷子气渐渐消了,于贞玲才松了一口气。

孟拂坐老爷子床边,看着他的手腕若有所思,她站起来:“爷爷,我去趟卫生间。”

看着孟拂推开门出去了,江泉想告诉她老爷子是VIP病房,里面自带卫生间。

但孟拂走的也快,来不及拦下。

老爷子靠在床头,缓缓开口:“什么时候把她的姓氏改回来,拖两年了,也没给她办个宴会。”

江泉听完,整个人沉吟了一下,“这件事我也是今天要跟你好好说的,真办了宴会,对歆然肯定有影响。”

无论怎么说,江歆然是他们一手带大的,虽然不是亲生的,却胜似亲生。

“童家的事,老爷子,您也知道,”江泉接着道,“童家人直到现在也没见拂儿一面,这已经就是他们的态度了。”

“这亲事……”江老爷子坐起来,眉头一凝。

“我知道,按理来说,这亲事是拂儿的,但您也要想想,就拂儿那样的,她能当得起童家的主母?”

江泉摇摇头,“童家是什么人你也知道,以前我们那么努力培养歆然,也才让童家高看歆然一眼,勉强让童夫人点头。”

江泉顿了下,继续道:“可拂儿什么情况你也清楚,高中不想读,给她安排公司的工作不去,娱乐圈去了两年也没进展,就算是真把她嫁到童家,最后是成为亲家还是仇家您自己心里应该有点数。”

这些话,上次于贞玲就让江泉跟老爷子商量,江泉一直没找到机会。

听完,江老爷子也沉默了,他知道孟拂现在的情况,在江家生活可能不会太好,所以一直惦记着童家的婚约。

可江泉那句“成为亲家还是仇家”真真正正戳到了他的心里。

看江老爷子的样子,江泉就知道他听进去了。

依照现在的情况,也就歆然能入童夫人的眼。

眼下要在江歆然跟孟拂之间选一个,对江泉来说,其实不用怎么思考。

想到这里,江泉不由叹了一声。

看完江老爷子,病房里的人大部分都走了。

“你也回家吧,我带你一起,晚上记得去聚德轩吃饭,你姐姐也在。”

江泉同孟拂一起离开,要开车带她一起走。

孟拂口罩还挂在一边的脸上,闻言,乖乖巧巧的同意,“谢谢爸。”

又乖又好看,让江泉瞬间心软了不少。

“你啊,也别跟你弟弟计较,他跟歆然感情好……”

一路絮絮叨叨,孟拂坐在副驾驶上,手撑着下巴,懒懒洋洋,“大叔,麻烦去一中那边。”

“一中?”司机看了后视镜的江泉一眼。

孟拂拉了拉口罩,“我在那边租了房,就不回江家了。”

因为童家的事,江泉对孟拂也有愧疚,眼下也没多问她怎么在外面租了房,直接让司机开过去。

到了租住的小区。

小区楼道挺旧的,一共六楼,没有电梯,不过很干净,灯是声控的,这会儿看起来黑黝黝的。

江泉跟着孟拂上楼的时候,发现没有电梯,楼梯道上还有垃圾,就不由皱了眉。

“你怎么租了这里?这里保安如何?”

“租两年了,放心。”孟拂回了一句。

在女记者夺舍她身体前,孟拂就在这边租了房子。

出租屋跟她离开之前的陈设没什么两样,两室一厅一厨一卫,房间在去医院的时候,就打电话安排苏承找人打扫过了。

刚到家门口,对面的门就开了。

戴了帽子的少年拉了帽檐,依旧言简意赅,谁也没看:“借我点颜料。”

“自己进去拿。”孟拂开了门。

少年谁也没看,也没打招呼,直接进了孟拂家。

身后,江泉往门内看了看,皱眉:“他是谁?什么颜料?”

“对门的,他颜料用完了,快递没给他送过来,找我借。”

孟拂依旧很冷淡,还倚着门框,敲了两下门,“你快点。”

江泉一愣,“你怎么有颜料?你不是在当练习生?”

江泉满眼疑惑。

艺术、画画这类都极其烧钱,所以江泉从未把这些同孟拂一起考虑过。

“用来画符的。”

孟拂单靠在门框上,神色也慵懒了几分,不咸不淡的应了声。

说到这里,孟拂忽然想起来什么,立马笑眯眯的转头看向江泉,“我不仅会画符,还会炼伸腿瞪眼丸,延年益寿,童叟无欺,您需要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