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重生后,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4-02-24 03:25:22

重生后,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 连载中

重生后,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

来源:阅文作者:蓝西梦西分类:言情主角:沈宁,司琰

《重生后,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是作者蓝西梦西所创作的很经典的一部小说,这是一部言情风格小说,里面的主角是沈宁司琰,发生在主角身上的故事很有意思,超级吸引人,下面是本小说主要内容:流放路上,毒酒进肠,再睁眼时,竟重回一年前,还未家破人亡的时候。重来一世,手无缚鸡之力的沈宁本来打算,哄着那位位高权重却冷漠疏离的便宜夫君帮她,却突然得知,他失忆了!沈宁兴奋的搓搓小手,那她岂不是可以…为所欲为?看着没有了凌厉气势的司琰,沈宁咬了咬牙,一头扑进对方怀里:“呜呜,夫君~你真是吓死我了。”司琰皱眉,板着俊脸:“这位姑娘……”...展开

《重生后,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章节试读:

司琰一手扣着沈宁的后脑勺,狼吐虎咽的架势好似要吃了她,唇齿交缠间,沈宁强忍着逃跑的冲动,不情不愿的搂住了他的脖颈。

沈宁其实一直不理解这事儿有什么好的,吃对方的口水,想想都恶心。

可没过多久,她竟感觉渐入佳境,直到,一只大掌探进她的腰间。

沈宁一个激灵,手忙脚乱的推开司琰。

司琰眼眸中情欲未消,声音带着几分暗哑:“怎么了?”

沈宁娇羞的靠在他肩上,实际恨不得拔腿就跑离他八丈远:“外边还有人呢。”

司琰抬手抹去她唇边的水渍,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怕什么,他们又不敢进来。”

沈宁听了这话,下意识咽了口吐沫,说好的清冷禁欲不近女色呢,她看他不是伤了,是色鬼上身了吧。

司琰再低下头,这回嘴唇直接落在了她的脖颈上,沈宁眼前一黑,有种要交待的感觉。

千钧一发之际,敲门声响起:“将军,左统领来访。”

司琰身形一滞,重重的喘息两声,面色很快恢复如常:“进。”

沈宁的一颗心落回原地:“夫君,妾身突然想到侯府有熊胆和龙骨,对治疗外伤有奇效,我这就回去取,你见完左统领,别忘了好好休息。”

司琰跟左毅的羁绊太深,她现在不好插手,倒是侯府那个烂摊子得抓紧管管。

看着沈宁离开的背影,司琰神情温柔,他这个妻子,貌美又贤惠,怪不得他会喜欢。

*

宣平侯府。

沈宁赶到的时候,纪小娘和她女儿正盛装打扮,个个容光焕发。

沈宁强忍着上前撕烂她们的冲动,扯着嗓子喊了句:“这么热闹,是要去哪儿啊。”

几人皆是一愣,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沈煜瑶,她给纪小娘使了个放心的眼色,上前亲昵的拉着沈宁的胳膊说:

“姐姐回来怎么不提前说,正好我们要去太傅生辰宴,听说请了梨园的戏班子呢,咱们一块去玩儿吧。”

沈煜瑶笑的人畜无害,好似真的把她当姐姐,若是从前的沈宁,八成会没心没肺的跟着她去玩儿了,可是现在……

她环顾四周,扯了扯唇说:“我娘呢,她怎么不去?”

沈宏一边理衣服一边走近前厅:“你娘身子不好,又不懂应酬,去了能干什么,行了,你要去找你娘就去吧,金枝,快收拾收拾,到时辰该走了。”

沈宏的真面目沈宁早见识过了,如今可不指望他能回心转意跟她娘好好过日子,断绝关系也不实际,最有效的就是把纪金枝这颗老鼠屎捡出去。

沈宁冷不丁的开口:“司琰落马摔伤了,我记得咱家库房里还有熊胆和龙骨,都是治伤的良药,我要拿一些带走。”

沈宏一听司琰受伤,顿时惊了一下,也没多想就说:“呀,伤着了,那快去拿药吧。”

纪金枝听后立马嗔了他一眼:“拿什么呀,那是多稀缺的药材啊,外头买都买不着,你自己都一把老骨头了,不留着自己用啊。”

说完之后,她瞥了眼沈宁:“宁宁,这就是你不对了,将军府家大业大,怎么能回娘家打秋风呢,不过你既然开口了,这样吧,库房里还有些补药,你拿回去给将军补补身子。”

沈宁冷笑一声:“我一个正儿八经的嫡次女,居然沦落到要听姨娘的话了,咱们这侯府的规矩,怎么跟陛下定的规矩不一样?”

沈宏见他把陛下都搬出来了,胡子一抖:“你这丫头,胡说什么呢,家里都是金枝执掌中馈…”

话说到一半,他自己都觉得理亏,赶紧找补:“纪家世代从商,更懂经营之道,她说的准没错。”

沈宏这副偏袒的模样,跟沈宁的记忆重合。

“你娘一无是处,进去顶罪也是唯一能做的贡献,有金枝在,候府还能东山再起。”

一股无名火“噌”的一下从沈宁心口钻出来,她面无表情的说:“正妻尚在,管她是会经商还是会营营苟苟的勾当,都得把管家权交出来。”

见她提到管家权,纪金枝急眼了:“怎么说话呢,我劳心劳累还不是为了这一家子,再说了,你一个外嫁的姑娘,不回去照顾自己夫君,跑娘家耍什么威风。”

说完之后,她拿着帕子抹眼泪,倒在沈宏肩膀上:“老爷你给评评理,这家里到底还有没有妾身的容身之地,若是都瞧不上我,干脆一纸休书放我走了算了。”

她这一哭可把沈宏心疼坏了:“可别这么说,你为我生下一儿一女,便是沈家的大功臣,怎么能走。”

说到这里,他怒目指着沈宁:“倒是你,之前不是挺听话的,怎么成了亲倒越发不知礼数,金枝说得对,这个家还轮不到你一个外嫁的女儿做主。”

气氛剑拔弩张,沈煜瑶压了压嘴角,柔声细语的劝沈宁:

“姐姐快别惹父亲生气了,我娘说这些也是为你好,你这性子如此鲁莽,在自个儿家就算了,娘亲宽容大量,绝不会与你一般见识,若是在将军府怎么成,怪不得传言说你与将军感情不睦,你这脾气,着实该收敛收敛。”

沈宏一听都快炸了:“什么!不是让你伺候好将军吗,我说之前参选礼部侍郎,他也不帮我说话,原来是你的问题。”

沈宁气的脸都红了:“我跟司琰关系好着呢,自己不行就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还大功臣,也不嫌恶心,我娘给你生了一儿一女也没见你对她多好,觉得我没资格管家里的事是吧,那行,我把我哥叫来,让他这个长子主持公道。”

左右哥哥一心恋爱脑,被他那青梅竹马弄的五迷三道,也该给他找点儿正事做。

说话间,沈宁已经差人去翰林院找沈芥,沈宏一看傻眼了,他虽不喜钟婉清,却不得不承认她生的儿子有出息,沈芥前途无量,而且很孝顺他,当然,这是在他不了解侯府后院的前提下。

眼看事态恶化,沈宏气急败坏的找到钟婉清,劈头盖脸就是一巴掌:“贱人,是不是你搞的鬼!”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