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回府后,世子妃马甲快藏不住了!

更新时间:2024-02-10 02:38:05

回府后,世子妃马甲快藏不住了! 连载中

回府后,世子妃马甲快藏不住了!

来源:阅文作者:梓云溪分类:言情主角:玉琳琅,九斤

本小说叫做《回府后,世子妃马甲快藏不住了!》,里面的主要角色是玉琳琅九斤,这部小说是作者的经典作品,作为一部言情风格小说自然很有看点,其中主要内容是:异世魂穿的玉琳琅终于被接回家了。起初,众人认为嫡千金流落在外十二年,定是个唯唯诺诺任人欺凌的小可怜。结果,文斗武斗阖府上下竟无人能招架半分。一路吃瘪的假千金担心身份地位被撼动。嫡千金却一手摸骨一手断案,连断妖魔杀人案、幽冥马车案数桩奇案,一时声名大噪。假千金银牙咬碎:能摸骨断案又如何?还不是一个浑身腐臭没人爱的小仵作!呕~岂料嫡千金生辰那日,流水似的礼品堆满屋。...展开

《回府后,世子妃马甲快藏不住了!》章节试读:

俩人嘴唇发白,面色发青,上下牙齿正磕碰着咯咯作响。

玉琳琅从袖中掏出个玉色瓷瓶递给九斤。

九斤冷着脸上前,不悦低语,“便宜你们了。”

她动作粗鲁直率,抬手一拍一提,便往母子俩嘴里先后隔空滴了一滴东西,随即麻溜收起瓷瓶退回玉琳琅身后。

哆嗦个不停的方氏母子,顿觉小腹处升起一股暖,整个人似乎回温不少。

“怎,怎么是你?你,你抓我们到这想干什么?”方嬷嬷嘴唇哆嗦,色厉内荏出声质问。

九斤揪起对方衣领,劈手赏了一耳光,“废什么话?问你们什么回答即可。”

阶下之囚,可没那提问的权利!

玉琳琅淡淡瞥了二人一眼,问,“谁派你们来的?”

没等方嬷嬷张口,玉琳琅便淡淡说道,“我不想听那些个胡编乱造的假话。你乱编一句,我就让人在令郎身上捅一刀。你自己计算下,令郎能撑到第几刀。”

九斤抽出腰后亮晃晃的匕首,冲一脸青灰的方嬷嬷露齿一笑。

方嬷嬷瞳孔震缩,几乎立刻喊叫出声,“是马姨娘,马姨娘吩咐办的事。”

“马姨娘使了不少银子,让我们尽力阻止小姐您回去。还说只要能将小姐留在小福村,以后更是少不了提拔我们。”

“主意却是我们几个一起出的!”

“我们路上遇到好些饥民,想着把这些人引到您这儿,一旦互相冲撞,死活都未可知……”

“胡氏那老妇虽然没跟我们一起谋划,却从头到尾也都知情,更无阻拦。”

“甚至!让我儿冒充饥民引发混乱的法子,其实还是胡嬷嬷从旁提点,要不然老奴哪能想到这么个遭瘟办法啊!”

“她是大夫人身边比较亲近的嬷嬷,她的默认与指点,不就代表这也是大夫人的意思么?”

方嬷嬷正是因为自持有夫人的默许与倚仗,才敢让自己儿子以身涉险。

虽然一开始的确是马姨娘遣人求到自己头上,可后续不还有夫人撑腰嘛……

富贵险中求,更何况这事儿能有啥危险?

方嬷嬷自认对付一个自小养在乡下的小姑娘,还不是信手拈来的事?

没成想踢到块厚厚铁板!

她现在是悔的肠子都发青,体内刚刚回温的一丝暖意,此刻也正顺着时间流逝缓缓移走。

她非常害怕,方大头更是无比惊惧连声告饶。

玉琳琅却不理他们,兀自朝九斤伸出一手。

九斤立刻从怀里掏出本厚厚的册子递给她。

玉琳琅翻开几页,指尖在字里行间游走,落到一处轻轻点了点,“马氏,生性愚笨懦弱,刺史府内地位极低,如同隐形之人。育有庶长女一名,也是意外得之,其后便从未得宠。”

“就她?使银子阻我回府?她一个不得宠的小小姨娘,跟我八竿子打不着边儿,阻我作甚?”玉琳琅声音淡淡,落在方嬷嬷耳中,却如同一声巨雷嘭嘭作响。

玉小姐手里的册子是??

莫非这本册子,囊括刺史府上下所有人全部信息?!

寒意入骨,她一个养在乡间十多年的小姑娘,哪来这么大能量与本事?

方嬷嬷直觉自己似乎惹到不该惹的人。

牙齿再度发颤,咯咯作答,“老,老奴不敢欺瞒小姐。确确实实是马姨娘手下,使了银子偷偷让老奴办差。前后给了两次,统共二十五两。”

“老、老奴这里还,还有凭条作证。”

“其后给我儿三两,在魏州街头雇了六七个浪荡小混子,打算先混入饥民队伍再伺机而动。”

哪曾想,混是混进去了,结果却被人悉数揪出,还打的头破血流,简直得不偿失。

方嬷嬷哭声大起,“老奴全都交代了,以上所说句句属实啊姑娘。”

“至,至于马姨娘因何为难姑娘,老,老奴也不知原因啊。”

“但,但姑娘您看着就是聪慧练达之人,回府后必能查清缘由。”

“还请看在夫人面上,饶我们母子一命。”

“老奴虽不如胡嬷嬷在夫人面前得脸,但,好歹也是夫人跟前的老人。”

“老奴要是不明不白死在这小福村,说不得大夫人会更加忌惮小姐。”

“您自己应该知道,大夫人一直觉着您命硬刑克父母,对小姐您万分不喜。若非如此,岂会指点胡嬷嬷配合老奴办事?”

“啪!”九斤抽手给她一耳光,怒不可遏,“说谁命硬刑克?”

这糟老婆子,竟敢当面侮辱小姐。

玉琳琅情绪却无丝毫起伏,只淡淡说了声“不必与她多废话”。

方嬷嬷心惊肉跳大呼,“老奴若死,岂不应了传闻?”

“您这还没回府呢,便克死夫人身边一名嬷嬷。”她喘着粗气急叫,“说出去多不好听啊!若您能饶我们母子一命,回去后老奴必能成为您的助力。”

“说不得可以帮小姐在夫人面前多多美言几句,虽不一定能让夫人立马喜爱您,但也不至于让其观感越发败坏。”

玉琳琅合上册子递还九斤,望着方氏母子没什么表情,“你还挺能说。”

“求小姐开恩。”

方嬷嬷现在真是后悔的要死,早知这玉小姐如斯厉害,她岂会作死胡来?

马姨娘的银子是万万不敢接的!

“可我并不想开恩。”玉琳琅看他们一眼,慢慢丢下一句话便转身朝土梯走去。

方嬷嬷母子慌了神,张嘴大呼饶命。

俩人齐齐抖动身体,缸身撞击,发出道道低沉嗡鸣。

九斤摊开那本厚厚的册子,摸出根笔,在邻近的两个名字上画了道红线,随即冲他们咧嘴笑了笑。

方嬷嬷只觉浑身冰凉刺骨,直觉两道红线抹去的是他们母子性命。

玉琳琅回到地面,命九斤放下地窖盖板,让她守在此处,便径自回房歇息。

地窖内,随着火把光亮逐渐黯淡,气温越来越低,方氏母子二人泡在冷水里不停打起了摆子。

冷,愈来愈冷了。

似乎玉瓷瓶内的不明液体,就只能保他们半刻温暖,用以答问回话。

如今暖意消退,愈发冰寒椎骨。

方氏母子从慌乱到互相埋怨,相互指责憎恨,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吵闹声逐渐消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