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宠妾灭妻?王爷他演戏上瘾了

更新时间:2024-02-07 22:02:29

宠妾灭妻?王爷他演戏上瘾了 连载中

宠妾灭妻?王爷他演戏上瘾了

来源:掌读作者:凝汩汩分类:言情主角:沈落溪,苍云瑄

主角叫做沈落溪苍云瑄的小说是《宠妾灭妻?王爷他演戏上瘾了》,本文的作者是凝汩汩,这是凝汩汩写的一部言情类的小说,非常的经典,值得阅读,《宠妾灭妻?王爷他演戏上瘾了》讲的主要是:一朝重生,天才医女沈落溪成了个丑肥圆,睁眼竟要被强行休妻?沈落溪:“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妾室上门?一脚踹出玄武门!恶奴挑衅?发配边关去卖肾!嚣张王爷?一封休书滚滚滚!苍云瑄:“媳妇,我在演戏啊,演戏啊!”沈落溪:“宠妾灭妻,我看你这戏演上瘾了,那我也演出戏,把你给扫地出门了吧~”...展开

《宠妾灭妻?王爷他演戏上瘾了》章节试读:

进入内室,沈落溪直接落锁,将柜子搬过去死死抵着门口。

沈留白脸上没有畏惧,唯有担心:“小妹,你打算怎么做?若是治不好便算了,大哥不想连累你被埋怨。”

“小事,大哥睡一觉就行,醒过来保你活蹦乱跳。”

沈落溪笑了笑,直接点了他昏睡穴,将他搬到床上。

看着大哥合眼,她有条不紊从空间里掏出手术工具和麻醉药,先为大哥做了局部麻醉,消完毒之后,拿起手术刀慢慢划开他小腿肌肉。

鲜血喷溅而出,她夹出棉花止血,露出里面的血管和肌肉,还有零星的碎骨。

将碎骨夹出,翻开肌肉露出断裂扭曲的骨头,紧绷着唇将畸形愈合的骨折端断开,重新连接。

确认骨头衔接没有什么问题,她从空间里摸出一瓶药水倒在骨头上。

这是她前世的研究成果之一,成分和人骨相同,可以渗透到裂缝中,让骨头快速愈合。

房门外,相府的人已经开始撞门。

闻着里面的血腥味,沈夫人几乎要昏过去:“孽障!那是你大哥啊!他从小就那么疼你……”

沈落溪没有理会,将残余的药清除掉,开始缝合,又敷上止血和加速愈合的药膏,用纱布包扎。

【嘭】的一身巨响,门被狠狠撞开!

看着柜子倒地,沈落溪下意识护在大哥,额头被砸得鲜血淋漓。

“沈落溪!你该死!”

看着满地的血,沈挥墨再克制不住,扑过去紧紧掐住她脖子。

沈落溪本就因为集中精力手术有些恍惚,又被砸到脑袋,一时间竟然挣脱不开。

无人阻拦沈挥墨,沈夫人和沈相都扑到了儿子面前,看着床上的血,看向沈落溪的眼神恨极!

“沈,挥墨……你做什么!”

床上的沈留白被惊醒,看见弟弟掐着满脸是血的妹妹,本能推开父母,跌跌撞撞扑过去拉开他,护在了妹妹面前。

“哥!他想害死你!”

沈挥墨厉声开口,可看见哥哥沾满血的腿,却是愣住了:“哥,你,你能站起来,还能走了?!”

沈留白也愣了,低头看向自己的腿。

“这几日不要碰水,五日之后就好。”

沈落溪捂着嘴痛咳几声,抬手擦去那些血:“我说过,我能治。”

一时间,屋中静得针落可闻。

“沈……溪溪……”

沈挥墨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沈落溪却是冲着缩着脑袋的陆夫人道:“陆夫人何时给我磕响头?”

陆夫人的表情明显有些紧张,干笑道:“大小姐妙手回春,我,我不过是玩笑……”

“那下次做不到,可就别开玩笑了。”

沈落溪嗤笑一声:“我不喜欢玩不起的人。”

说完这话,她转身便走了出去。

她回来本就是给大哥治腿,治好了自然是要走的。

沈家几人追出来想说些什么,却没想到相府外竟围着一群侍卫,赫然是瑄王府的人!

“王妃匆忙离府,倒是让我等好找。”

为首那侍卫冷冷看着沈落溪:“您一离府,侧妃便中毒吐血,昏迷不醒,王爷命我过来带王妃回去调查,请吧!”

匆忙跑出来的沈家等人愣住了,沈留白跑上前急声开口:“我妹妹怎会给人下毒!”

那侍卫看见沈留白竟然是跑上来的,骤然拧了拧眉。

这沈大公子不是废了吗?

沈相也上前沉声开口:“我女儿乃是瑄王正妃,便是怀疑她,也不可这样越矩!”

那护卫犹豫一瞬,也不敢得罪相府,只能陪笑道:“只是请王妃回去问问,相爷莫要误会。”

沈留白正要说话,沈落溪却拦住他:“大哥,我经得起查。”

她掐算一阵,心中很快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前世她学了不少东西,卜卦算命倒也是会一些的。

王府最近没有血光之灾,那想必就是那女人……又在玩什么把戏了。

她拎着裙摆自顾自上了马车,若有深意道:“她最好,是真的中了毒。”

侍卫一愣,也没敢多说,将沈落溪带了回去。

刚进入宁嫣然的房间,一只修长的手便死死掐住她脖颈。

“毒妇!你怎么敢!”

他眼底杀意森然,手背青筋暴起,几乎要掐死沈落溪!

不过是些口角,她竟然就要害人性命!简直恶毒至极!

瑄王府,容不得这样的正妃!

旁边的御医看上去束手无策,脸色紧张得很。

一旁,宁嫣然的丫鬟跪在地上抹泪:“王爷,求您给我们侧妃做主,侧妃心善,府中除了王妃无人看不惯她,谁会害她呢!”

沈落溪闷哼一声,狠狠一脚踹在他膝盖上。

苍云瑄侧身避开,下意识将手松了松。

“你都不知我如何害了她,便笃定下毒的人是我?”

沈落溪捂着脖颈冷冷看一眼那丫鬟,声音凌厉:“她一个妾室,我要杀她,也需要这么麻烦?跟杀一只牲口有什么区别?”

苍云瑄眼神更怒,直接拔出剑横在她脖颈上:“还敢胡言乱语?!”

他的侧妃被正妃毒杀,说出去别人会如何看瑄王府!

沈落溪看他一眼,忽然冷笑:“我看你才该死,你的侧妃中没中毒不好说,你中的毒,怕是已经入了脏腑,都活不过半年。”

“嫁给你这么个半只脚进入棺材的玩意,我也是倒了八辈子霉!”

苍云瑄眼神陡然一厉,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

他中毒之事是密辛,这个女人怎会知道?!

而那丫鬟则是表情怪异,悄然看一眼苍云瑄。

沈落溪没理他们,径直走向宁嫣然床边。

见她脸色青白昏迷不醒的模样,她伸手探了探她脉搏,忽然冷笑出声。

“这毒啊?好治得很呢。”

苍云瑄皱眉紧盯着她,面色阴晴不定:“这大话,你也敢说?若治不好呢?!”

沈落溪漫不经心道:“治不好,我给她赔命。”

苍云瑄的拳头紧了又松,寒声开口:“好……本王让你治!”

这几天这女人实在古怪,他倒是想看看,她还能有些什么他料想不到的秘密!

那丫鬟急了,扑上来想阻止:“王爷,她哪里会医术!肯定是要害你和侧妃啊!”

“主子做事,轮得到你多嘴?”

沈落溪一脚将那丫鬟踹开,冲那御医道:“命人给我取一桶金汁来。”

“金汁是什么?”

苍云瑄表情困惑,那御医却是神色古怪的看向沈落溪。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