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悬疑 > 捉鬼世子妃她总是装柔弱

更新时间:2024-02-01 17:12:39

捉鬼世子妃她总是装柔弱 连载中

捉鬼世子妃她总是装柔弱

来源:阅文作者:小zone分类:悬疑主角:温久,陆叙

《捉鬼世子妃她总是装柔弱》的作者是小zone,这是一部悬疑小说,主角是温久陆叙。这部小说从开始更新就吸引了不少读者,《捉鬼世子妃她总是装柔弱》主要讲的是:传闻温太傅嫡女温久柔弱不能自理,皇帝竟赐婚将其许配给锦衣卫慎司陆叙。陆叙此人位高权重,行事狠戾,嫁给他?怕是命不久矣。众人哀温久不幸的同时,又恨不得将自家的女儿嫁过去,好攀权附贵,鸡犬升天。某日,陆叙见自己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三步一小喘五步一大咳的未婚妻手持灵符,出手招招致命,堪比索命的阎王。陆叙:温姑娘,体弱多病?温久:你听我狡辩——暴露捉鬼师身份的温久被迫与陆叙携手破案,竟发...展开

《捉鬼世子妃她总是装柔弱》章节试读:

太傅府

紫苏早已在屋内点上了安神的熏香,今日姑娘回来脸色有些不好看,怕是又要旧疾复发了。

温久倚在榻上将所有头发拨到肩头一侧,纤细如玉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梳理着。

书案上的香炉缓缓吐出袅袅白烟,无端拨人心弦。

“这香可是皇上赏给老爷的,老爷心疼姑娘,全部都送到了姑娘屋里。”

紫苏以为温久是喜欢这味道,才一直盯着香炉看。

这世上能从她眼皮子底下不露脸就能逃走的邪物并不多,今日这红衣女鬼算是其中一个。

可捕鬼令今日才到...

若是刚离世不久,周身竟能有如此重的戾气...那必然是死前受了极大的冤屈和苦痛。

“紫苏,明日你带着半夏去我们府上婆子最多的地方,打听打听最近京中可有什么事发生。”

温久眉头轻轻蹙起,满脑子都是萦绕在那树上的一团团黑气。

这邪物既然有心躲着她,那她便只能自己去找了。

紫苏听完一头雾水,自己跟姑娘说熏香难得,姑娘却回她去打听小道消息...

“紫苏?”

温久没听到紫苏的回应,以为她出去了。

“是,姑娘。”

紫苏忙应道。

朝旭渐高,各院子都纷纷忙碌了起来。

紫苏带着半夏提了些瓜子花生往厨房走去,看样子是要去唠上一会儿了。

温府厨房的食材皆是厨子每天亲自出去采买的,并不像其他大户人家那般专门有人送。

倒也不是太傅府舍不得这点配送的银子.

这一是因为自家姑娘身体时好时差,忌口比较多;二是太傅府的人也不多,自己采购也不算麻烦。

所以这要说小道消息府上哪里最多,自然是这帮天天与府外打交道的厨房婆子。

“诶你们听说了么?昨晚上又死人了!”

择菜的张婆子一脸神秘。

这是早上她刚从卖蔬菜的王婶处听到的。

王婶那摊子,无论是菜可还是小道消息,那可都是最新鲜的。

“什么?又有人死了?还是穿着红衣么?”

刚准备出门打水的小厮赶紧靠了过去,生怕自己漏听了。

“哎哟可不是么!打更的看到尸体挂在那树上,人都吓晕了!”

张婆子眉头一皱大腿一拍,像是自己亲眼看到一般。

“啧啧啧!近来京中可不太平啊!这官府迟迟不能破案,搞得人心惶惶的!”

掌厨的刘叔接过话茬,这可咋办啊,刘叔家的在外面经营布料生意,红色的布匹卖不出去先不说,还时不时有官府的人过来清查数量。

“这锦衣卫都不好使么?”

烧柴的刘伯也抬起了头。

“是呀,现在都传邪门了,说是..”

王婆压低了声音,众人连手上的动作都停了,“说是有鬼杀人了。”

“咝~”

“嚯~”

“啧!”

众人表情各异。

“......”

门外的紫苏和半夏愣是不敢上前半步,这都是些什么消息啊...

可二人受自家姑娘之命,也只能硬着头皮听下去了。

院子里的树叶被风吹得轻晃,偶尔还会落下的几片枯黄的银杏叶。

“没想到秋天这么快就要来了。”温久坐在院中的秋千上,心里颇为感慨。

她回来那会儿还是夏天,转眼便要入秋了。

不一会儿,她看见紫苏和半夏二人脸色怪异地走进了院门,看来果然有事发生。

紫苏一看到自家姑娘都坐到院中来等她了,几乎是下意识退了一步,“姑娘...”

“说吧,都打听到了什么?”

温久走到石凳边坐下,纤细地手指不紧不慢地敲打着桌檐,心里已有几分明了。

“姑娘,府上的那些婆子...她们说最近京中总是有人离奇死亡。”

紫苏原是不想告诉温久的,这些怪力乱神之事,万一把姑娘吓病了可如何是好?

“离奇死亡?”

温久微微皱眉,“有多离奇?”

紫苏和半夏抿了抿唇,纷纷低下头去。

“你们不说?”

温久垂眸,端起茶杯转动了一下,似是在等她们回话。

“不说也没关系,我自己去问问吧,咳咳咳...咳咳...”

温久刚站起身就剧烈地咳了起来,吓得紫苏赶紧跑过来扶着。

“姑娘!姑娘我说,您就别去了,我都说。”

紫苏急得差点哭出来,她小心翼翼地扶着温久往房中走去。

待温久坐定,紫苏看了眼半夏,无奈地叹了口气。

开始娓娓道来...

“王婆她们说就在半月前,城东的张家大少爷与花间阁的一个姑娘情投意合,便抬了人家做妾。”

“花间阁?”

温久刚回京城不久,自是不知道京中的风月场都有如此优雅的名字。

“就是青楼。”

紫苏面上露出一丝尴尬。

“啊这咳咳咳...青楼的姑娘能抬到张家,应该也算是个好去处吧。”

温久拿起帕子捂着咳了几声,想缓解尴尬。

“张家三书六礼四聘五金全都备齐了,谁家纳妾这么大阵仗啊!”

连紫苏听了都觉得离谱。

“哦?张少爷竟如此喜欢这姑娘?”

温久疑惑地抬起眼。

“哪里是喜欢!这简直就是想害死她了!”

紫苏的眉眼间带着些许怒意。“这么大的阵仗,家里又是有正妻的,这才娶进门没几天,听说人就没了。”

没了?

“怎么没了?”温久示意紫苏继续说下去。

“说是不事公婆,不敬正妻,一个不留神打死了,就拖出去埋了。”

紫苏有点难过,怎么也是一条人命啊。

“...”这借口是将人当傻子么?温久暗忖。

她继续问道:“打死也不算离奇死亡吧。”

“倒不是这姑娘死得离奇,外面说是这姑娘变成厉鬼回来复仇了。”

紫苏感觉脖子后面凉飕飕的。

“复仇?”

温久眼里划过一丝探究。

“可不是嘛,先是张夫人前去大兴寺求子,竟在佛像前被活活勒死了,都没有挣扎的痕迹,诡异的是张夫人最不喜红色,当日却穿了红色出门。”

“幸好。”

温久松了口气,鬼若是杀人根本不需要借助外物,说明这是人为。

“什么?”

紫苏不知听错了还是没听清,竟听到了姑娘说了声幸好。

“哦我的意思是,幸好没有伤到更多的人。”

温久赶紧端起茶杯啜了一口,掩饰自己的失言。

“这事情还没完呢...”

......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紫苏和半夏先下去准备晚饭了。

温久自顾自地窝回到窗边的靠椅上,眼底一片幽深。

张夫人被勒死于佛像前,张家找的那媒婆被捂死在自家的马车里,而张夫人则吊死在昨夜那棵古树上...

这三个人似乎看起来都和这被打死的姑娘有直接关系。

花间阁那姑娘,是刘家村人?

怪不得陆叙那日会出现在刘家村。

现在所有矛头都指向张家...看来,她要亲自去一趟会会这个邪物了。

温久轻掀眼皮,冷冷地看向窗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