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悬疑 > 白菜探案记事

更新时间:2024-01-13 22:33:08

白菜探案记事 已完结

白菜探案记事

来源:阅文作者:楚一夕分类:悬疑主角:萧白彩,许辰

以主角萧白彩许辰为主要人物发展的小说《白菜探案记事》,是一本超级棒的作品,小说作者楚一夕的写作功底非常强悍,故事很精彩,小说内容是:常言道,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何况还有阴阳眼!萧白彩战战兢兢活到28,本以为将孤独终老,竟然与一只男鬼结下孽缘开启同居模式。男鬼说:“你,过来。我,死了,帮忙查查。”她说:“搞清楚,我才是房东,负分滚粗!”在扑朔迷离的查案路上,两颗心渐渐靠近……...展开

《白菜探案记事》章节试读:

“哈……”听到手机闹铃震动的萧白彩在被窝里滚了滚后坐起身,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睁开惺忪睡眼后,定睛看清眼前的鬼物,大叫:“妈呀吓死我了!”。

男鬼一夜之间眼睛一圈都黑了,像只熊猫一样。萧白彩从床上爬过去小心翼翼地凑近了看,原来鬼也会有黑眼圈?

男鬼突然睁开了眼,依然幽怨地看着萧白彩,眼球里布满血丝。

“快点撕开符咒,我感觉要死了……”

吓得萧白彩倒退到床头边紧紧抱着枕头。

“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这样下去,我会变成恶鬼的……”接着面前的脸忽的变得狰狞,眼球里呼啦啦的冒出热腾腾的血。

“唔啊!!”萧白彩的声音可谓是响彻天际,整栋楼都要听到了,然后迅速地撤下了符咒抱着被子开始哭了起来。

“呜呜呜……别过来别过来我求求你了……呜呜呜……”

隔壁的房东大叔被吵醒了,打开门冲过来敲萧白彩的房门。

“死丫头你丫一大早的鬼叫什么!再吵一次你就给我卷铺盖滚蛋!”然后他气愤地摔门回去继续睡。

萧白彩继续哭着,眼泪哗哗停不下来。

男鬼早已变回正常模样,霎时内疚了起来,站在那里无所遁形。

“我……你……你别哭了,我刚刚骗你的呢。只是想让你把符咒撕下来耍的小手段……真的你别哭了……”男鬼手足无措的道着歉。

萧白彩渐渐停止了啜泣,一抽一抽的。

“你是我见过最混蛋的鬼。希望我今天下班回来你已经滚了,不然我真的灭了你!”萧白彩擦擦眼泪起床洗漱,临出门时男鬼已经不见了。

去到公司,沈若涵高兴地和萧白彩打招呼:“白菜,早呀!”

“早……”萧白彩无精打采的应付着。

沈若涵感觉苗头不对,趴到萧白彩电脑上。

“白菜,怎么啦?昨天被魔头留到很晚吗?”

“啊?不是啦,我昨晚没睡好。”心里再补上:被一只鬼搞得鸡飞狗跳。

罗文坐在办公桌前正在给自己补妆。

“哎,用纪梵希的口红好呢还是香奈儿的?好纠结哦……”

沈若涵听到翻了个大白眼,小声嘀咕:“一天到晚倒腾她那张脸,到底是来上班还是来参加宴会的……”

萧白彩推推眼镜,打开电脑开始做今天的工作。

正当她认真的在做excel表整理客户数据时,余光忽的瞄到座位旁好像有个阴影。

一看竟然又是昨晚那个小鬼。被吓到的萧白彩急忙捂住了嘴。

小男孩侧着脑袋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你……你快走开。”萧白彩扬了扬手让他走。

“不要。”小男孩一脸委屈状的望着萧白彩。

“你跟我过来。”萧白彩压低声音说。

沈若涵察觉到动静,问道:“白菜,你在和谁说话呢?”

“没……没啊!我没说话呢。”

萧白彩无奈只好起身走到公司外的消防安全通道里,小男孩屁颠屁颠地紧跟上去。

“你怎么会进这栋大楼的?”

“我是跟着爸爸过来的,可是我跟丢了。”

“爸爸?难道你爸爸在这里上班?”

“我不知道喔。”

“小弟弟你叫什么?”

“我叫胡小宇。”

萧白彩叹了口气,最后自己还是插手管了这鬼事,这小孩似乎还不明白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一直留在人间游荡,没有去投胎。萧白彩想起上次他说还有了一个新生弟弟?看来这孩子死了有点年头了,如果一直放任他不管不顾,搞不好又会怨念太深变成恶鬼,要让他明白他已经死了,而他的爸爸妈妈还是很爱他的。首先要找到他的家人再问清死因。

“我帮你找爸爸吧。你爸爸叫什么?”

“我爸爸叫胡海明。”

到了中午饭点时,萧白彩带着胡小宇走下楼去到前台找客服小姐。

“您好,我想找下胡海明先生。”

“稍等。请问是找胡宇科技公司的胡总吗?”萧白彩听到公司名字楞了一下。

“嗯,是的。”

“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有耶……”

“那不好意思,请您预约了再来。”

萧白彩没想到一定要预约才能见,那只能下班以后在大楼门口守着了。

下班后,萧白彩站在大型盆栽后观望,边对胡小宇说:“小宇,一会你看到你爸爸就告诉我。”

胡小宇乖乖的点头。

一个带着金丝框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夹着公文包朝大门走来。

“姐姐,那是我爸爸!”

萧白彩马上跟了出去。低着头顶了下眼镜框,喊住前面的胡海明。

“胡先生!请您稍等一下!”

胡海明应声停住脚步,转身看着萧白彩的方向。

“小姐,请问是你在叫我吗?”

“是的。”胡小宇看到胡海明就马上大喊爸爸起来,还冲到他面前抱住了他的腿。奈何胡海明并听不到儿子的呼唤,只感觉身上一股冷风吹过。

“请问有什么事呢?”

“我有件事想和您谈谈。关于您的儿子胡小宇的。”胡海明听到儿子的名字脸色马上就变了,警惕地看着萧白彩。

“你怎么知道那是我儿子。”

“因为……您的儿子来找我了。他现在就在您面前抱着您。”萧白彩目光看向胡海明身下的胡小宇。胡海明也跟着往下望,但什么都没看到,愤怒的说:“你个疯女人,在骗谁呢!我儿子都已经去世一年了!有病吧!”然后跨步径直穿过了胡小宇的身体走去了停车场。

胡小宇看爸爸走了大声哭泣起来:“呜哇哇哇!爸爸说我死了!爸爸不要我了!”

萧白彩心疼的蹲下作出抱着胡小宇的样子以示安慰,心疼着这可怜的孩子,还这么年幼就死去了,连死亡是什么都还不懂的年纪。她哄着:“小宇乖,不哭了啊!”

路人经过都用怪异的眼神望着萧白彩。

刚下班的沈若涵在大楼门口看到萧白彩的古怪举动,瞪圆了眼,马上跑到萧白彩身边。

“白菜!你……你在干什么啊!”

萧白彩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马上故作轻松的站了起来,胡小宇则吸着鼻子抬头看着二人。

“啊,哈哈哈哈!若涵呐!下班啦!我在做运动呢!这是太极新式!哈哈哈!”萧白彩干笑着说。

“太极?你没事在公司门口耍什么太极?”

“哎呀这不是上一天班要活动活动嘛!不说啦我先走了!”萧白彩马上冲去了地铁站。

沈若涵看着那匆匆离去的背影,嘴上念叨:“白菜真的是一个热爱生命的姑娘呢!嘶!看来要降温了。”沈若涵抱着双手发了下抖。胡小宇刚才直接穿过了她的身子往写字楼方向飘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