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婚恋 > 重生傻妻:八零大佬燃翻天

更新时间:2023-12-29 19:10:45

重生傻妻:八零大佬燃翻天 连载中

重生傻妻:八零大佬燃翻天

来源:掌中云作者:观自在分类:婚恋主角:唐铮,萧北麒

唐铮萧北麒是小说《重生傻妻:八零大佬燃翻天》中的主要人物,这部小说由作者观自在所写,他的作品有不少的粉丝,这部小说题材属于婚恋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痴傻的唐铮一生凄惨,被人羞辱,折磨,玩弄于鼓掌之中,最后死相凄惨。再睁眼,她回到了她和渣男成婚当天,为了不再跳进火坑,她坚持取消婚礼。重生后的唐铮励志要手刃渣男一家,努力赚钱发家致富!有人嘲笑唐家家徒四壁四面透风,唐铮小手一挥:二层小洋楼搞起来……有人嘲笑唐铮痴傻无脑蠢笨无知,唐铮小手一挥:金融理财师证书、服装设计师证书、教师资格证书……有人嘲笑唐铮脾气臭一辈子嫁不出去,唐铮拉着最帅首长的手:亲爱的军婚证给他们看看……...展开

《重生傻妻:八零大佬燃翻天》章节试读:

“好了好了,一家人,别发这么大的火。”见两个人都像炮仗一点就着的,唐母苦着一张脸劝架。

“你打啊,你打啊,你这个残废,只会窝里横的废物!”

吴娅根本没把唐母放在眼里,气的叫嚣,唐文奕忍无可忍,一笤帚疙瘩直接招呼在吴娅的屁股上。

“啊……唐文奕,你长本事了,竟然敢对我动手了!”吴娅惨叫一声,气的抻着脖子喊,然后伸手就要抓唐文奕的头发。

眼看着就要打起来,媒人连忙下地,急忙往外走:“话我可带到了,那边就给你们三天时间,你们自己好好琢磨吧!”

媒人一走,吴娅闹得更欢:“我真是倒了血霉,才嫁到你们家里,这日子不过了!”

唐文奕双手紧紧抓着轮椅扶手,冷冷的开口:“不过就不过!”

吴娅一愣,没想到唐文奕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

她一咬牙,抓着轮椅就要把唐文奕给掀翻在地上:“不过你也别想好!”

唐铮见状,直接从炕上跳下地,一把就将吴娅给推开:“欺负大哥,滚开!”

唐文奕都做好摔一跤的准备了,谁知道唐铮竟然忽然窜过来。

他一脸的不可置信,这丫头什么时候反应这么快了?

“你个贱人,竟然敢推我!”吴娅的老腰差点断了,她扶着柜子站起来,抓起上面的鸡毛掸子就要对唐铮下手。

唐母见状终于忍无可忍:“够了,有完没完!”

唐母一向软弱惯了,忽然喊这么一嗓子,吴娅被吓了一跳。

她一把将鸡毛掸子丢在地上,指着几个人:“好,你们一家子都欺负我,我这就回娘家!”

说完,人回了房间,翻箱倒柜好一通,然后拎着个包袱就走了。

唐母叹了口气:“老大,你也不去拦着点。”

唐文奕沉着脸:“她要走就让她走,永远别回来!”

要不是吴娅,唐家现在应该住青砖瓦房了。

唐文奕是在执行公务的时候受的伤,退役的时候军队给了许多补偿款,那时候唐母就心心念念给唐文奕娶个媳妇。

但是人家都知道唐文奕双腿残废,不愿意嫁他,只有吴家愿意把女儿嫁过来,只是这聘礼实在太高了。

在八几年,乡下人婚嫁的聘礼最多也就八百块,而吴家,要了一千八百块,简直是天价。

军中给的补偿就是两千,除了吴家那一千八百块聘礼,再张罗结婚用的东西,两千块花的一分不剩,还拉了饥荒。

吴娅嫁过来就事儿多,嫌弃唐文奕残废,又嫌弃唐家穷,经常偷奸耍滑好吃懒做,什么不好的事情都推到唐铮头上。

当初唐文奕就不想结婚,但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唐母就担心自己老了,将来没人照顾唐文奕,所以才想着给他娶个媳妇,她老了也能安心的闭眼,谁承想能摊上这么个祸害。

眼看着天黑了,唐母拖着疲惫的身子去做饭,唐铮一声不吭的去给唐母烧火。

唐母一边刷锅一边对唐铮道:“小铮,你去和你大哥玩儿,妈一会儿就把饭做好了。”

唐铮低着头,眼眶有些红。

家里变成这个样子,她是罪魁祸首。

她是个傻子,唐母捡回来的时候还正病着。

唐母四处借钱给她看病,原本只能温饱的家庭食不果腹家徒四壁。

她只知道吃,顿顿都要有肉,唐母还背着家里人去卖过血,就为了她能吃上肉。

唐文奕实在心疼母亲,又为了给家里省下口粮,补贴家用,那时候他才十六岁,可是征兵要年满十八岁才可以,于是他谎报年龄才被选上的。

离家十年,母子十年未见,再见面是在京世的重症医院,即使时隔两世,唐铮依旧不愿意回想那样的画面。

“小铮,你怎么不说话?”

唐母放下手里的水瓢,就觉得今天唐铮有些奇怪。

唐铮也没吱声,站起身来就回了屋。

唐文奕坐在轮椅上,正在想事情。

他绞尽脑汁的琢磨去哪弄这笔钱,好填上顾家的窟窿,实在没办法就只能去找萧北麒借了,也不知道那小子有没有这么多钱。

见唐铮抹着眼泪冲进来,唐文奕纳闷的问:“小妹,你这是又怎么了?”

唐铮本来想把眼泪憋回去,看着唐文奕残废的那一双腿,终于忍不住,又跑了出去,坐在门槛上哇的哭了出来。

唐母看着唐铮哭的一抽一抽的样子,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可是她现在也没精神头去哄,只能心疼的抹眼泪。

萧北麒骑着自行车进来,就看见唐铮坐在门槛上使劲嚎。

“怎么了?”

唐铮的哭声小了一些,极力隐忍者,看起来更是可怜巴巴。

萧北麒停好车,从把手上拎下一条五花肉来,拉起坐在门槛上的唐铮就往里走。

唐铮纳闷,这么晚了萧北麒怎么来了。

萧北麒直接将手里的五花肉递给了唐母:“婶子,晚上加个菜。”

唐母用破旧的围裙擦了擦手,笑着道:“这怎么好意思,你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

萧北麒看了唐铮一眼,伸手掐了掐她肥嘟嘟的脸蛋:“给她多做一些,别饿瘦了。”

唐母连连应声:“好,还是你心疼小铮,晚上你在婶子家里吃!”

萧北麒拉着唐铮进了屋,扯了一块粉色的卫生纸给唐铮擦眼泪。

八五年的卫生纸,实在粗糙,蹭的脸生疼。

唐文奕见了萧北麒,也好奇:“你怎么又来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