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悬疑 > 纸马香铺

更新时间:2023-12-11 17:58:59

纸马香铺 连载中

纸马香铺

来源:阅文作者:前后卿分类:悬疑主角:留白,二叔

《纸马香铺》是一部悬疑题材的小说,里面的主角是留白二叔,作者是前后卿。本小说立意新颖,字字珠玑,《纸马香铺》的主要内容是:三百六十行,行行有状元。阴门行当中,自然也有翘楚。而我二叔正是身处捞阴门行当中的——纸扎匠。某日,二叔突然失踪,留下一本独门手札,意图传我纸扎秘法。但他忘了,这行当本就诡谲弯道,而我还是个农历七月十五凌晨出生的三阴命女..........展开

《纸马香铺》章节试读:

这吴大宝,可不正就是吴三爷爷宝贝孙子的大名吗?

脑中闪过之前吴大宝的诸多劣迹,我心中居然有了一种见怪不怪的感觉。

早些年村里人家中没有浴室,只有大澡堂。

这小子六七岁就开始爬墙看女澡堂里面的动静,不知被骂了多少次,直到被接到城里上学才消停些。

没想到现在十几年过去,人都进土里了,还没改掉好色的毛病。

许是看出我的不忿,二叔也是叹了口气,一副颇为头疼的模样:

“我记得这吴大宝比你还大一岁,怎么就这样混不吝,还没有你一半懂事!瞧瞧这干的事情,真不像话。”

我也对着墓碑呸了一声,顺着二叔手指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二叔扎给吴大宝的两对童男童女被斜斜摆放在一旁。

两个童男倒是无恙,两个女童却是遭了大殃。

女童身上的纸皮已经被撕去,内里的竹架也断了几根,软绵绵的躺在地上,显然是被凌虐过。

我先是一震,随后便是觉得不可思议:

“这,这,这吴大宝...”

“不会是将这女纸人给.....给那啥了吧?!”

二叔叹了一口气,吩咐我在原地等候,自己则是围着吴大宝土坟周边的坟地转圈起来。

我是越看这吴大宝的墓碑越难受,心中莫名有一股邪火想将人痛打一顿,还没等我想出怎么完成这项举动,便听到不远处二叔喊了一声。

我连忙过去,却见土堆后躺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

再一看,这不正是刚刚还对着我厉声责问的吴三爷爷!

刚刚那恐怖的场景还萦绕在脑海之中,我一时间有些踌躇对方是否还是青面生魂,周围是否还有那诡异纸驴。

下一瞬,二叔直接将人扶了起来,见状我也不犹豫,连忙上前帮忙。

我与二叔一顿掐人中,喂水,呼喊,好半晌,吴三爷爷才悠悠转醒,脸上也不似我之前见过的青灰面容。

他那浑浊不堪的老眼,睁开眼睛看到我时,还有些不可置信,直到又看到了二叔,这才连连咳嗽,眼中泪花闪动:

“我这真是造孽啊屠老弟!”

“是你来救我了?!”

二叔拍着他后背,连连为他顺气:

“咋了这是?”

吴老三听了这句话,几乎是声泪俱下:

“还能咋滴...”

“这不是想着七月半,鬼门开,各回各家取香火。”

“我去你店里买了香火纸钱,想着给我老婆娘和那不成器的孙子上香,也算是让他能在下头宽裕点儿。”

“没想到我腿脚慢,给老婆娘上了香,来了这儿天就黑了...”

“刚把东西放下,就听到我那大孙子的声音...”

吴老三哽咽着说道:

“他说我给他烧的童女年纪小不好看,让我去给他找几个漂亮媳妇!”

“这小混账说的难听,我只说再给他烧几个,没想到他张口就是要活人...”

“我不同意,就亲眼看着我给他点的香,化成了一道烟,一路追着我打...”

“再然后,我就,我就躺这儿哩!混账东西!连亲爷都打!不成器啊!”

吴老三又是一阵捶胸顿足,我有些好奇道:

“那三爷爷还记得刚刚路上瞧见我不?”

吴老三愣了一下,连连摇头:

“哪有这事儿?!”

我转头看向二叔,二叔轻轻摇头,只说:

“生魂离体,不是三魂七魄一起离体,不然就直接能下葬了。”

“记不得,才算是正常。”

我说怎么感觉之前骑着纸驴的吴三爷爷刻薄刁钻,原来压根不是往常的三爷爷。

我心里着实松了口气,可这口气还没松完,却听二叔冲吴三爷爷说道:

“你这孙子...可真是个蔫种。”

“没出事之前就遭骂,现在埋在土里还是搅风搅雨。”

“我前几天给你们家扎纸人时,就和你说,不要土葬,拉到火葬场烧了就行,你们家非不信我。”

“现在可好了,他头七巧遇中元节,吃了不少香火又吸了你的阳气。他要是再在这里埋着,可得给你们家招不少难。”

这话说的着实不客气,不说还坐在地上喘气的吴三爷爷,连我都是吓了一跳。

在我印象里,我二叔从来就是个好脾气的人,别说一年到头没有脏话,就是这些年来,骂过的脏话都是屈指可数的。

我心中对这吴大宝又多了几分不耐,吴三爷爷却是直接拍地大哭起来:

“这,这谁能想到我家那小畜生还敢追着我打!“

“再说了,土葬可是祖宗传下来的啊!”

“都说入土为安入土为安,自然是入土才能为安!”

“这现在,可怎么办呐!”

二叔不发一言,只是平静的看着不远处吴大宝的坟头,好半晌才咬牙道:

“老哥们,咱也不说两家话,你孙子闹得凶,加上这乱葬岗里面本就阴气盛,再待下去,必然是要出祸事。”

“现在也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

“挖坟!”

吴三爷爷的脸色顿时僵住,二叔却像是完全没有看见他难堪的脸色,继续说道:

“把葬进去的人重新挖出来,火化,葬到别处去...”

“...才能保你们家不被这混小子拖累。”

我看看二叔那张严肃的脸,又看看吴三爷爷那张青黑两色变换的脸,觉得这事儿大概率是不能成。

哪有将人重新挖出来,再下葬的道理?

但下一秒,吴三爷爷的声音却在我的耳边响起:

“...行!刨!”

“这事儿就交给屠老弟,我明天叫几个年轻小伙子来给你打下手。”

二叔点头,咱们三人顺着山道往回走。

直到和吴老三分别,回了自己家,我还是颇有些不可置信:

“...二叔,吴三爷他咋能同意你刨坟啊?”

“咱们这里不是最忌讳迁坟破土了吗?”

二叔将背上的老背包放下,小心整理着手头的物件:

“无论在哪里,迁坟破土都是件忌讳事儿。”

“不过...”

二叔倏然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你二叔有本事,不怕这个!”

“而且这事儿不迁坟确实不行,那吴大宝今日都已经能打阿爷,还将你东西到处乱丢,改日就能强抢小姑娘,敢对乡里乡亲们动手!”

“这种事儿,咱们江湖中人,义不容辞!”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