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奇幻 > 论无情道的证道方式

更新时间:2023-12-09 19:51:08

论无情道的证道方式 已完结

论无情道的证道方式

来源:七悦作者:三三得酒分类:奇幻主角:谢秋知,顾胥

很多网友在搜一部主角是谢秋知顾胥的小说,这部小说的书名叫做《论无情道的证道方式》,作者是三三得酒,该部小说题材新颖,情节跌宕起伏,小说介绍:天道对我下达了契约任务。要我三个月内完成,否则将会修为全失,命丧黄泉。……可它布置的任务,完全没考虑我修的是无情道。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展开

《论无情道的证道方式》章节试读:

让我去阴阳合修?

1

天道昭告天下,称它降下十本秘籍。

秘籍到手,除去功力大增外,还将附赠一项契约。

完成契约者,便有参悟大道,成为下一任天道的可能。

我费了老鼻子劲,搭上了半条命,才成功夺走一本。

但这契约让我干什么?

三个月内成功双人修炼一次。

别的不说,就凭着我是女子,在如今的世道里,随意找个人阴阳合修,都能被众人的唾沫淹死。

况且,我还修的无情道。

这一道,注定了我不能感情用事,偏偏合修最容易滋生感情。

我感受到天道满满的恶意。

但我再气恼也无用,秘籍翻到最后一页,契约早已死死烙印在我神魂里。

贼老天。

等我大道初成,非得找个合欢宗的,让他修佛去。

如今眼下之急,是先完成它。

我沉吟,脑子里冒出一个办法。

前不久我斩灭一座村庄里的魔物。

当时,村民们对我跪下,说大恩大德没齿难忘,愿做牛当马报答我。

嘿,这不报恩的时间到了。

2

我的到来,让贫瘠的村落热闹起来。

搭起棚子,杀猪宰牛,众人引我到主座。

我拦住他们,言简意赅地提出我的目的,希望他们能选出一名男子与我阴阳合修。

“仙子这是要在我们村,选个夫婿吗?!”

村长大惊。

我还没解释,自荐枕席的男人前仆后继。

“仙子选我,我……我元阳还在!”

“选我!我元阳也在,我还比他壮!”

“仙子,我会那方面的事,仙子选我保证能让您满意。”

眼看男人们的话偏离正轨,我抬手阻止他们继续说下去,强调:“我不是来征婚的,我只需要一个人合修。”

人们犹豫了。

毕竟“不需要夫婿,但是需要阴阳合修”的要求,太过奇怪了,有点像邪修才会干出来的勾当。

就当众人沉默时,面容清丽的男子拨开人群,总算挤到最前面。

“仙子,求仙子选我!”

男人扑动一声跪下,颤声说出他的诚意。

“我愿在合修后自尽,保全仙子体面!”

我来了兴致,询问他的条件。

“求仙子为我报仇。”

“前段时间,有邪修闯进我家,意图对我妹妹不轨,家父前去阻止,被他砍断头颅,家母也被他挑破肠子,血流而亡。最后他们还当着我的面,把我的妹妹……她求着我活下去,可她却不堪侮辱,咬舌自尽了。”

他抬眼,已经是泪流满面。

“我想去求修仙宗门出手,却付不起酬金,我好恨,恨我没有能力杀死他。”

“仙子若愿意为我报仇,这条命随意您拿去!”

如今的天道慈爱,喜万物苍生,如此残忍的灭门惨案实属少见。‘

行吧,那今天我也当个善人,惩奸除恶。

我答应了男子的请求,让他呈上留有邪修气息的物品。

他递上一块沾了血的碎布。

我念咒施法,碎布缓缓升起,飘向远方。

唤出飞剑,我一把拎起男子,朝碎布疾驰而去。

3

山林,洞穴口,破布停留在此。

我停下飞剑,抬脚就往里走。

那邪修果真在此。

他此时掐着身下女人的脖颈,正喘着粗气,察觉到有人进来,不耐道,“是哪个不要命的,来打扰我的兴致?”

“哦,你爹。”

我顺嘴回了一句,扭过头问那清秀男人,“是他不?”

他红着眼,向我拼命点头。

邪修也终于完事,松开女人,舔着嘴唇盯着我看,“好俊俏的女修,要不要跟爷春风一度?”

嗯?

我拔剑的手顿住。

身边的男人急了,连忙抓住我的手。

“仙子!这种脏男人配不上您,我、我是干净的!”

言之有理。

但最主要的还是我讲诚信,既然先答应了他,那就要做到。

我叹气,回复邪修。

“下次有需要了,再找你。”

剑意扫荡,邪修的双臂被我斩断。

这种水平的邪修,也就欺负欺负凡人了。

我抬脚,踏在他胸膛上,不太真诚地道歉。

“抱歉,我忘记了,你没有下一次了。”

将毫无反抗能力的邪修丢给男人,我拍拍手,“我觉得你更想亲手解决掉他?”

他难掩恨意的眼眸闪过惊喜,再度对我叩首跪谢。

摆摆手,我踱步到被邪修欺辱的女子身边,查看她的伤势。

情况不是很好,已是出气多进气少。

我搭上女子的手腕,正打算给女子渡些灵力吊住命时,女子阻止了我,艰难开口:“仙子,我已失了清白,莫要浪费力气救我了……”

这女子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居然已经嫁人了吗?

她说的那些话,令我颇有些不爽。

啧了一声,我自顾自地为她疗伤。

“仙子……即使救了奴家,奴家回去后,也是要被奴家的夫君打死的。”

“那你就不回去。”

我打断她,往她嘴里塞完丹药后,才去关注邪修的情况。

怎么说呢,挺惨烈的。

男人手里没有武器,他便用石头去砸、用手去挠、用牙去咬,此刻完全一副野兽模样,脸上全是血污。

我在男人身边蹲下来,好心地问,“需要我把剑借给你用吗?”

男人摇头,捡起地上的石块,一下又一下的砸,声音发狠。

“若是用剑,他会死的很快,此恨难消。”

我摊了摊手,随他去了。

直到天亮,那邪修才断了气。

男人伏地就开始痛哭,哭的我心烦。

索性拘了邪修的魂,放入一盏小小的油灯内,递给男人。

“给你,他将日日承受火苗炙烤灵魂的痛苦,这样解气了没?”

男人捧着油灯,哐哐哐给我磕了三个响头。

“谢秋知拜谢仙子,从此秋知的命就是仙子的。”

那吃了药的女人也过来凑热闹。

“阮阳的命也是仙子的!”

一个二个的,我要你们的命干什么?

我原本就没打算让谢秋知死。

说实在的,我不在乎名节那些虚名,更不需要他用性命,去换我的体面。

之所以选他,也是因为他真的需要帮助。

不过我懒得解释那么多。

“阮阳去洞门口待一会,我和谢秋知有点事办。”

4

我坐在石床上,问谢秋知:“你会不会?”

谢秋知摇了摇头,但随即又点了点头,脸涨的通红。

所以这是会还是不会啊?

我无奈扶额,起身将他压在石床上,半脱下外衫时,我顿住了。

手压在谢秋知身上,我却久久没有进行下一步。

我叹息,正准备说算了。

有人从洞口窜进来,对着我背后就挥出一剑。

我转过身,仅用两根手指就夹住了剑刃。

干出偷袭这事的人,长得倒是丰神俊朗,一看就是正派魁首,百姓之幸。

但此刻,他指尖都用力到泛白,却不能使剑再进一寸。

阮阳慌慌张张跑进来,看到眼前的场景,愣住神:“仙子,好像有人闯进来了……”

“嗯,知道了。”

相较于我的平和,持剑的男人就没有那么冷静了。

“你要干什么?!”

我翻了个白眼,干脆加大力气,将剑刃捏断,出声回答,“合修。”

顾胥把断剑扔到地上,仍死死的盯着我。

他眉头紧蹙,将厌恶摆在脸上,就好像我给他带来了巨大的难堪,怒声质问我。

“你如今这么不挑了?”

看着对方熟悉的脸,我冷笑。

“没你不挑,顾胥。”

“或者说,夫君。”

5

说起来,我选择修行无情道,还得多亏了他。

我与顾胥原本感情还是很不错的。

直到我发现——

顾胥和他的那个小师妹有一腿。

甚至在我们婚宴前一晚,他们还宿在同一张榻上。

我推门而入时,俩人的衣物都没穿上。

顾胥显然没想到我会造访,连忙将怀中的师妹往外一推,对我开口。

“安安,你怎么来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的话令我感到恶心,我语调平静,问他。

“你就那么饥渴吗?”

小师妹爬起来,往顾胥怀里钻,咯吱咯吱笑。

她说,“顾师兄,你这妻子修的佛吗?被带了绿帽还不温不火的。”

顾胥训斥她:“别闹。”

又柔声和我商量。

“安萧然,我会先娶你再纳她,你永远是我的正妻,你放心。”

见我不说话,顾胥不耐烦了。

师妹也笑他,还未成婚就如此惧内。

“安仙子不愧是天骄,压得我师兄是一点也抬不起头呢~”

这句话彻底刺激到了顾胥。

他脸色骤变,也不再辩解:“我修的有情道,三妻四妾本就正常,我都只立你为正妻了,你别不知满足!”

我斜睨他们一眼,干脆地拔剑。

事情闹大。

可所有人,包括我的父母,都来指责我不懂事,称他们不会同意我退婚的。

是我的错吗?

我看着他们的脸,头一次感到了陌生。

于是我一把火烧了婚服,当晚就顿悟了无情道。

在天道都推崇有情道的世界,无情道的存在,比邪修还要令人厌恶。

我叛逃宗门,远离亲人。

可我不后悔。

但我这位前夫,如今找我是为了什么?

6

“你就那么饥渴吗?和凡人合修。”

顾胥卯足了劲儿,似乎想要把当日的羞辱还给我。

但他没有得逞。

谢秋知挡在我身前,尽管他腿抖得像筛糠,却仍强撑着说。

“是我愿意的,这位道君莫要为难仙子。”

顾胥没想到区区凡人还敢反驳他的话,眼神锐利。

“那你可知,她修为太高,你是承受不住的,会死。”

“我愿为仙子赴死!”

这是谢秋知。

“女人和女人……可以吗?我也愿为仙子赴死。”

这是阮阳。

她的问题很好,但涉及到我知识盲区了。

我假装没听见,反问顾胥:“那你怎么和你师妹滚到一起去的?你们修为也差很多。”

《论无情道的证道方式》章节列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