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被退婚后,摄政王哭着要入赘

更新时间:2023-01-19 14:09:03

被退婚后,摄政王哭着要入赘 连载中

被退婚后,摄政王哭着要入赘

来源:掌中云作者:白面包子分类:穿越主角:云陌,顾政严

穿越小说《被退婚后,摄政王哭着要入赘》的主角是云陌顾政严,该小说展现了丰富的故事情节,特别是人物情感刻画细致,看过后就很难从中抽离,《被退婚后,摄政王哭着要入赘》讲的是:意外穿越,竟让她堂堂21世纪特种兵成了将军府嫡女,原主痴心恋爱脑,不惜爱屋及乌帮着渣男一大家子扶贫。原主傻,但她可不是面团捏的!哪怕穿越异世,她也定要活得肆意挥洒、打脸渣男白莲!且看她手撕绿茶、执掌后宅、谋权夺势、叱咤江山!可她这副佛挡杀佛的德性,居然吸引了那位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新婚夜,她好奇询问:“什么时候看上我的,老实交代。”某摄政王:“质问本王?看来我家小娇娇需要我重振夫纲!”...展开

《被退婚后,摄政王哭着要入赘》章节试读:

慕容轩大怒:“本王劝你说话客气点,这样本王看在往日情分上,说不定还能对你网开一面,当昨晚的事没发生过,否则,你就等死吧!”

云陌懒洋洋的摆了摆手:“多谢二皇子殿下的美意,我无福消受,还是留给殿下自己享受吧。”

她探身对前面的轿夫说:“走快点,我可不想跟这种人同进宫门,晦气。”

慕容轩站在原地,被气得七窍生烟,两眼发黑。

这个该死的贱人!

他快马加鞭进了内殿,眼角余光瞥见一旁闲适的云陌,只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无处发泄,干脆直接跪下了。

“父皇,”慕容轩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昨天的事,您也都知道了,云陌她一介女子,竟敢公然休弃夫婿,这是何等的大逆不道!简直是狂妄至极!”

“那照殿下的意思,你当着我的面,跟别的女人搂搂抱抱,就不是大逆不道了?”云陌提醒他,“这在民间,可是叫做私通,要被浸猪笼的。”

“胡言乱语!”慕容轩大怒,“苓儿也是我要娶进门的,何来私通一说!”

“那问题不就来了,”云陌摊了摊手,“那沈小姐架子倒不小,一个无名无分的妾室,竟敢同将军府的嫡女同一天进门,还穿了和正妻颜色一样的嫁衣,你要不要听听你在说些什么?到底是谁在罔顾伦常?”

慕容轩心头一惊。

他要娶沈妍苓的事,没敢让皇上知道,本以为云陌不会将这种事扯到台面上,却没想到,还是被她说了!

皇上皱眉,脸色也冷了:“她说的,可是确有其事?”

慕容轩慌了,赶紧把头往地上一磕,“儿臣,儿臣的确是打算同日娶一房妾室入门,但绝非像她所说……”

“那二皇子倒是说说陌儿哪一点说错了?!”

一道粗犷豪气的声音蓦然传来,云镇霄大步上殿,一旁太监急得一路小跑的跟着:“云将军,留步,还得先请通报……”

云镇霄不耐烦的将太监拂开,目光冷厉的一扫慕容轩,“难不成,二皇子还打算让我女儿做妾不成!老子的女儿,可不受那种窝囊气!”

皇上顿时被吵得一个头两个大,他沉下脸呵斥慕容轩:“看看你干的好事!还不向云将军道歉!”

慕容轩傻了眼:“凭什么让本王道歉?!”

现在,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他堂堂平郡王,被一个女人给休弃了,他没找将军府算账就不错了!

云镇霄冷笑一声:“区区一个道歉,就想抹平我女儿受的委屈,只怕不太够吧!”

皇上皱眉:“那依爱卿的意思,要如何办?”

“自然是要严惩!”

云镇霄话音落地,皇上却有些犯难。

昨天晚上的婚宴,他也大致了解了情况,的确是慕容轩过错在先,他本打算,今日在殿上斥责慕容轩一番,再解除婚约,但现在,将军府丢了面子,按云镇霄这个脾气,今日只怕没那么好收场了。

殿外突然才传来通报:“陛下,摄政王求见。”

皇上如见救星,急忙道:“快宣他进来!”

云陌眸色微动。

摄政王?

脑海中原主关于这位摄政王的记忆,一个词便可以盖过——

权倾朝野。

甚至有人说,皇帝已经是个空壳子,真正把握大权的,正是这位异性摄政王。

云陌往云镇霄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云镇霄的神色也颇为凝重,像是忌惮。

一道挺拔身影缓步走进殿内,墨色锦袍,长发被玉冠一丝不苟的束起,向皇上敛衽一拜:“参见皇上。”

当看到他那张脸时,云陌一怔。

竟是昨晚在巷子里,被围攻的那个男人。

顾政严淡漠视线落在云陌身上,不痛不痒的开口:“早就听闻将军府的大小姐和寻常女子不同,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云陌毫不客气的回击:“早就听闻摄政王殿下相貌过人,堪比潘安再世,今日一见,果然是我见犹怜。”

最后几个字加了重音,成功让男人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些回忆,脸色当即黑了黑。

不只是顾政严,殿上的其他几人,表情也有些奇怪。

刚刚那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味。

只有云镇霄满脸赞许,不愧是他的女儿,大庭广众之下连摄政王都敢调戏!

皇上咳了一声,问:“摄政王可听闻昨晚平郡王府的婚宴?”

“自然。”顾政严不着痕迹的扫了云陌一眼,“整个京城现在已经是人尽皆知了吧。”

“那依摄政王之见,该如何处置?”

顾政严语气听不出什么起伏,淡声道:“这桩婚事,是陛下谕旨赐婚,二皇子却阳奉阴违,在设宴迎娶云大小姐时,还暗度陈仓,想要娶一名妾室过门,这若是传出去,只怕皇家威严,荡然无存。”

他躬身一拜,开口:“所以,臣建议,理应严惩。”

话音落地,慕容轩脸色顿时一片惨白,知道摄政王出面,一切就都已经成了定局。

只是他不明白,这个贱人的运气为什么这么好,连摄政王都给她说话!

皇上沉声道:“那就依摄政王的意思,罚二皇子慕容轩,半年不得参政,在府内闭门思过,同时减去三年俸禄,以示惩戒!”

“同时,赏赐云家嫡女真丝绸缎十匹,珍品蔬果五箱,蜂蜜十盒,以示安抚。”

云陌:?

蔬果蜂蜜?赏赐这么抠吗?

云陌暗自腹诽,面上还是恭恭敬敬俯身拜谢。

皇上留下云镇霄叙话,云陌便独自出了宫门,闲步在御花园,刚采了两颗刚熟的油桃,便听到身后凌厉的脚步声接近,一道疾风朝耳旁而来!

云陌闪身躲过这一记劲拳,反身擒住了来人的手臂。

刹那间,来人抽身后退两步,又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身踢来,云陌双拳抵挡,又抬手用巧劲将对方轰出,紧接着连出了几掌,一个扫腿将对方逼退。

云陌站定拍了拍手,看向对方,柳眉一挑:“没想到堂堂摄政王竟这么闲适,在御花园与我这小小女子比划拳脚?”

“本王弱柳扶风,人见人怜,自然要向云小姐讨教一番,好学些拳脚锻炼锻炼。”

云陌:……记仇又小心眼的男人。

“方才在殿上小小玩笑,不必挂怀。”云陌作了个揖,便要告退。

顾政严闪身上前,反扣住云陌双手,低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小脸,声音低沉:“本王还是小瞧了云小姐,方才这几下无招无式,本王都险些难以应付,难不成是身处闺阁的云小姐自创的?”

云陌使了使劲,没能挣开,面色沉了沉:“防身的小小招法罢了,还是烦请您先松开,皇家内院,摄政王想做什么?”

顾政严唇角微勾,抬手捏了捏云陌的下巴:“看云小姐长得颇有姿色,欣赏一番罢了。”

正在这时,远处隐隐有人声传来,步履渐近。

还没等云陌反应过来,顾政严已经松开力道,给云陌留下了一道背影。

这狗男人……云陌擦了擦下巴,咬牙切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