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嫡女飒爽,疯批王爷掌上娇宠

更新时间:2023-01-18 02:05:20

嫡女飒爽,疯批王爷掌上娇宠 连载中

嫡女飒爽,疯批王爷掌上娇宠

来源:悠书阁作者:瑾瑾小栾分类:重生主角:林南衾,墨玄渊

《嫡女飒爽,疯批王爷掌上娇宠》是瑾瑾小栾所编写的一部重生风格小说,本小说的主要角色叫做林南衾墨玄渊,本文从主角展开描述,其中穿插一些配角之间的故事,非常有看点,《嫡女飒爽,疯批王爷掌上娇宠》讲述的内容是:林南衾本是相府嫡女,却自幼被抱错,又遭养父母抛弃,她跟随师父长大,师父殡天后,她被相府找回。原本以为苦尽甘来,没成想府内假千金妹妹是朵白莲花,联合渣男一起,不仅让她和父母离心,还逼得真心对她的男人远走边疆!被残虐致死后,她重生归来!黑化战斗力拉满,毒医双绝,战神令傍身,谁敢动她?假千金带着渣男又想来套路她?她直接踩着两人的脸,痛打落水狗!还有那个男人……她珍之重之,绝不重蹈前世覆辙!“墨玄渊,你别走,人给你,心也给你!”...展开

《嫡女飒爽,疯批王爷掌上娇宠》章节试读:

“爹!虽说姐姐打了姒儿,可姒儿相信姐姐不是故意,应当是被玄王提亲给吓着了,现在她去追玄王,玄王又是……姒儿好担心姐姐。”

墨云佑也在一旁帮腔,一派忧心忡忡:

“是啊,皇兄素来行事乖戾,又心狠手辣,衾儿孤身一人去找他,万一皇兄狂症发作,衾儿怕是凶多吉少,也怪本王没早些上相府提亲,惹得衾儿一气之下去追皇兄来气本王。”

门外。

林南衾听得眼眸冰冷,好一个凶多吉少!

为了毁她姻缘,这对不知廉耻的贱人,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

想着,林南衾正要上前推门,却突然感受到一股带着浓烈杀气的冷意——

墨玄渊!

她猛地侧眸,便冷不丁对上了一双深邃冰冷的眸子,心中顿时一慌,随即就见他已经摸上了佩在腰间的长剑!

完了!

他要大开杀戒了!

林南衾瞳孔骤缩,想也不想地扑上去,紧紧抱住他劲瘦有力的腰,她仰起小脑袋,水眸中尽是乞求:“墨玄渊,别听他们胡说八道!”

她也生气林姒儿二人的口无遮拦,但她不能让东川的战神沾染那些污秽之人的鲜血!

墨玄渊低头,原本冷厉的神色瞬间更加阴沉,声音沙哑,却携着一丝嗜血:“你,在护着他?”

此言一出,林南衾顿时明了他的杀意!

他到底还是不相信她!

“才没有!谁会护着一个只会在背地里嚼舌根的烂人!”

说完,林南衾像是为了证明自己,连忙转身,一脚踹开了门!

“哐!”

里面的人顿时一滞。

她眸光冷冽,紧盯着那一唱一和的两人,缓缓勾起唇瓣:

“你们怎的不继续说了?”

“我还想听听我是如何打林姒儿的,听听玄王是怎么个凶残法呢。”

嚼舌根的二人,脸色骤变!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林南衾会这时候回来。

墨云佑到底是经了不少大场面,很快就反应过来,忙笑着上前,嘘寒问暖道:“衾儿你终于回来了!你追出去后,本王的心便一直提着,担心皇兄暴虐,不小心伤了你。”

一番作态,全然忘了先前林南衾对他的疾言厉色。

“多暴虐?这样吗?”

一道冷冽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柄长剑飞出,直直的插进墨云佑面前的地上,将他一缕衣袍死死钉在地上!

这剑倘若再往前一分,墨云佑的脚都会被他削下一块来!

墨云佑双腿一软,险些跪倒下去。

“皇……皇兄!”

真是该死!

他怎么会跟着林南衾一起回来?

林南衾扫他一眼,在心底嗤笑一声。

没用的怂货,她前世到底是因为什么才看上他的?

林南衾上前一步拜倒:“女儿拜见父亲!”

她看见林世忠的脸,险些滚下泪来。

前世林姒儿作梗,叫他们亲生父女离心,今生,她必定不会重蹈覆辙!

林世忠将她扶起,一眼就注意到了她手上和腿上的伤,关切问道:“你这伤是怎么回事?”

“没事,是女儿方才不小心跌倒所致,多亏玄王相救。”

说着,林南衾看了墨玄渊一眼:“爹,玄王提亲,我答应了。”

闻言,林世忠皱了皱眉头,目光沉沉看着林南衾,道:“你可想好了?”

林南衾重重点头,坚定地说道:“我想好了,我要嫁给玄王。”

虽然她被接回来才一年多,但林世忠明白,她认定的事情,就绝不会改变。

叹息一声,林世忠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既然你决定,那为父也尊重你。”

“谢谢爹!”

林南衾朝着墨玄渊投去一个开心的眼神,这一幕被林姒儿看在眼里,恨得咬牙。

她绝对不能让林南衾嫁给墨玄渊!否则云佑哥哥的大业就要付之东流,她一国之母的梦,也要泡汤!

林姒儿上前一步,一脸为林南衾着想,振振有词:“姐姐,你一直以来心仪的就是云王,为什么要因为害怕玄王残忍嗜杀就答应嫁给他?虽说玄王提亲吓的姐姐精神失常,错手打了姒儿,可姒儿不怪姐姐!姒儿更想姐姐能得到幸福!”

“啪!”

林南衾眼神冰冷,不由分说,反手给了林姒儿一个耳光。

她胡说八道也就算了,可偏偏是当着墨玄渊的面,墨玄渊看起来强硬,可心思比谁都敏感。

要是他真的当了真,该有多难过?

“我方才在后院就警告过你,要谨言慎行,我什么时候心仪云王?更何况玄王庇佑东川多年,岂是你能随意诟病?再有下次,割了你这根舌头也不为过!”

林南衾厉声呵斥,转眸看向林世忠:“爹,今日是玄王大度才未曾计较,你可要好好管教姒儿,否则她这张嘴,会给我们相府带来多少祸端也未可知!”

林姒儿捂着脸,正想哭哭啼啼向林世忠告状,却看见他脸色漆黑,招来丫鬟婆子:“你们把二小姐带下去休息,这段时间,没事就不要出门了。”

一句话,禁了林姒儿的足。

林姒儿来不及反应,就被府上两个五大三粗的婆子给带了下去。

墨云佑见状,也随意找了个借口离开。

私底下诓骗林南衾还行,可当着墨玄渊的面,就是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

“林相,衾儿身上还有伤,本王先送她去包扎休息,改R国王再重新登门提亲。”墨玄渊冲着林世忠微微颔首,带着林南衾离开。

一路回到房间,墨玄渊给林南衾细心上完药,林南衾拽住了他的手。

“你现在,总该相信我了吧?”

墨玄渊皱了皱眉,想起墨云佑先前的一番话,没说话。

见状,林南衾叹息一声。

看来,她哄回墨玄渊的路,任重而道远啊!

“那你晚上能不能想办法来相府偷偷找我?”

闻言,墨玄渊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他猛然欺身而下,将林南衾桎梏在自己的胸膛和床笫之间,声音低沉悦耳:“你想我来做什么?”

气氛变得暧昧起来。

林南衾一张小脸通红,伸手在墨玄渊的胸口上轻轻锤了两下,将人推开,闷声说道:

“你这些年经常头痛易怒,是中了蛊毒,此事不宜宣扬,所以我才叫你晚上过来,我会些岐黄之术,看看能不能想办法为你解蛊。”

她话音刚落,墨玄渊的心尖一颤,似有什么东西,正在一点一点的填充着他空洞的心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