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大明暴君

更新时间:2023-01-16 00:53:02

大明暴君 连载中

大明暴君

来源:绪风书城作者:造孽牌大刀分类:历史主角:朱寿,秦飞燕

《大明暴君》非常有意思,作者造孽牌大刀写的小说内容比较新颖,喜欢历史小说的朋友可以看一看,内容还是比较优质的,接下来向大家介绍《大明暴君》的内容:穿越大明,权臣当道国库空虚,异族虎视眈眈。朱寿只好举起屠刀,杀奸臣、灭帝国、征扶桑。匹夫之怒,血溅三尺;太子一怒,伏尸百万!...展开

《大明暴君》章节试读:

东宫大院内。

赵浪牙关紧咬,牙龈渗出大量鲜血。

眼睛通红,宛若一头发狂的野兽,发誓要朱寿好看。

可偏偏,他如此大逆不道的言行,被朱寿装了一个正着。

一股凉意,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

赵浪就感觉头皮发麻,辱骂太子之重罪,意图残杀太子诛九族。

“我,我……末将……”

“常乐!”

“仗责五十!”

朱寿懒得听他解释,他俩的仇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从秦飞燕嫁入东宫的那天起,就注定了两人之间的死结。

猛然间,常乐带着四名锦衣卫出现,赵浪使劲的擦擦眼睛,不敢相信锦衣卫怎么来了。

“殿下。”

赵浪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啪啪啪地抽自己的大嘴巴。

“卑职就是一时最嗨,还望殿下恕罪。”

“殿下,千万不要把卑职交给锦衣卫,那样卑职就彻底废了。”

锦衣卫只受命于皇帝,落入锦衣卫诏狱,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别怕,我就是打你屁股而已,不会把你送进诏狱的。”

朱寿字字如刀,“原本本宫想打你五十大板,既然你诚心悔过……”

赵浪听闻,面露喜色,不断地给朱寿叩首谢恩。

然而,接下来朱寿的话就让赵浪惊恐欲绝了。

“既然你诚心悔过,那就杖责一百吧。”

通常情况下,杖责三十就容易打死人。

杖责一百,完全能把人打成一坨肉泥。

“朱寿!”

赵浪慌了,站起身指着朱寿,面目狰狞,“我爹是内阁大臣,你敢打我,我爹不会放过你的。”

“呦,我好怕啊。”

朱寿故作惊慌,随即脸色阴沉,“刚杀了你二叔,你爹也没把本宫怎么样。”

“什么?”

赵浪大惊,转身就要逃离。

常乐抓住他的腰带,一把掀翻在地。

随后,四名锦衣卫一拥而上,扯下赵浪的裤子,廷仗毫不客气地落在他的屁股上。

眨眼之间,东宫大院内,就传来一阵惨绝人寰的叫声。

朱寿笑眯眯的走进大殿。

秦飞燕表面上不动声色,可赵浪的每一次惨叫,都让他全身颤抖,脸色发白。

“心疼了?”

朱寿的手,勾住秦飞燕的下巴。

秦飞燕本能的拒绝闪躲,可她越是挣扎朱寿就越兴奋。

更是侵略性的扯下她的玉带,把秦飞燕整个人揽在怀里。

啊!

秦飞燕失声惊叫。

想挣扎,却发现朱寿已经解开她的锦服,手更是顺着小腹,缓缓向下。

“你就算是心疼也没用。”

“本宫,早就想揍他了,一直苦无借口。”

“现在他自己送上门,本宫不打他都对不起自己。”

秦飞燕的手死死抓住朱寿的手,想阻止朱寿的流氓行径。

一时间,居然忘记了回答朱寿的话。

“外面的惨叫只是一个开始。”

说话间,朱寿已经撕扯开秦飞燕的外衣,露出红彤彤的肚兜。

秦飞燕急忙松开朱寿的手,护住自己高耸的双峰。

“对了,再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本宫代天巡狩监国了。”

“你秦家想改朝换代的美梦,也破碎了。”

秦飞燕听闻,错愕又震惊,完全忘记了挣扎。

朱寿借机扯碎了秦飞燕的肚兜,一时间春光乍现波涛滚滚。

啊!

秦飞燕双臂护腕,护住胸口,“殿下,不要……”

然而,朱寿根本不管那么多,已经把她压在身下,双手已经在曼妙娇嫩的肌肤上游动起来。

“殿下,不要!”

秦飞燕拒绝着,挣扎着,像是受惊的小兔子,脸上写满了慌乱。

可她越是想逃,越是害怕,朱寿就越是兴奋。

秦飞燕发现,太子变了,变成了赤裸裸的恶魔。

“求你了,不要再糟践我了行吗?”

秦飞燕苦苦哀求,泣不成声。

在外面,又接连传来赵浪的惨叫,秦飞燕的脸色更加苍白。

“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说,赵浪就能活!”

秦飞燕听闻,恼羞至极。

死死地咬着嘴唇,盯着朱寿,“魔鬼,你是魔鬼!”

“你给我下药的时候开始,就应该想到这个结果。”

“用点力,没吃饱饭吗?”朱寿不耐烦的对着外面喊道。

啪啪啪!

院子里的锦衣卫听闻,胳膊都要抡圆了。

廷仗一下下落在赵浪的屁股上。

赵浪的惨叫声也越来越大。

常乐悄悄的做了一个手势,他懂了朱寿的言外之意,别把人打死,好好地折磨一番。

见到手势之后,打板子的锦衣卫立刻变换了套路。

力道和准头拿捏得十分到位,保证皮开肉绽却不伤筋动骨。

以免在行刑的过程中,因为剧烈的疼痛,让赵浪晕死过去。

赵浪的手指死死的抠进地面,赤红的双目已经缓缓流淌出血泪。

身体上的疼痛已经麻木了,可心灵上的创伤,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心爱的人,就在朱寿的榻上,随时遭受朱寿的凌辱。

甚至是,赵浪似乎已经看到了那样的画面,似乎听到了秦飞燕的低吟。

心灵上的涂炭,让赵浪近乎发狂。

可他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趴在地上接受仗刑。

“你们这对儿狗男女!”

“我赵浪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听着外面凄惨的哀嚎,秦飞燕的身体猛然一颤。

“真的心疼了?”朱寿捏住了秦飞燕的下巴。

“我,我……”秦飞燕下意识的摇头,“臣妾就是怕他叨扰了咱们的雅兴。”

“雅兴?”朱寿笑了,“刚刚你可是拒绝的。”

“臣妾……”

秦飞燕一咬牙,极力的遮挡重要部位,脸色羞臊得几乎要滴出水来,“臣妾刚经人事,还望殿下温柔一些……”

“不,这不够救他!”朱寿果断的摇头。

秦飞燕死死的盯着朱寿,兔死狐悲之感涌上心头。

她知道,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了,不然下一个死的很可能就是她。

思量许久这才开口,“一切任由殿下处理。”

朱寿轻轻抓住秦飞燕的秀发,缓缓吐出四个字:“跪下,张嘴!”

“你……”

秦飞燕银牙紧要,眼泪就在眼圈打转,本能的拒绝。

可面对朱寿的淫威,还有外面的惨叫,最终还是妥协了。

跪伏在朱寿身边,俯下身体,缓缓地张开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