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青春 > 假面.下

更新时间:2023-01-11 16:07:45

假面.下 已完结

假面.下

来源:追书云作者:孩子帮分类:青春主角:莫雅子,段佑斯

这本叫做《假面.下》的小说,是作者孩子帮倾心创作的青春风格的小说,里面的主要角色是莫雅子段佑斯,《假面.下》主要讲述了:17岁的混血女生莫雅子,她美丽,但不张扬。她有一位有精神病史的母亲,背负着一个单亲的残破家庭。家庭暴力没有让她的眼眸失去光彩,危险爱情没有让她的身姿怯懦。段佑斯,一个光芒万丈却又危险重重的存在,雅子每向他走近一步,都伤了自己十分。学校第一的优等女,与学校第一的名门男生,他运筹帷幄,她便心思缜密。学生会的核心成员接连“落马”,雅子离会长的位置越来越近。危机骤然来袭,她的每一天都像行走在孤高的悬崖边。这段惊心动魄的暗恋必须大白于人前,她能否成为他的唯一?暗中进行的迷局终于明朗。...展开

《假面.下》章节试读:

1

段佑斯不知道这件事。

雅子感觉,他确实不知道这件事。那天晚上电话突兀地挂掉,安琦言的声音回响在耳边,令人心惊胆战。 浑浑噩噩地度过假期,上学第一天就要出发去南山开展课外活动。一大早坐上大巴,班上的同学普遍兴奋,杨信叫,伊夏凌闹,段亦莎扶着椅背望着前排的于祈。卢简儿整理好自己的包后一屁股坐下,深吸气说道:“啊……期待了好久!”

车内外的温度差异大,玻璃窗上雾蒙蒙的,雅子环臂静坐,手机不时在手中转动。

大巴往郊外行驶,一路下着小雨,车内却无比闹腾。段亦莎和蒋诗打纸牌,伊夏凌想掺和进去,被她嫌烦拒绝。梵芝扣着下巴笑,杨信看得两眼都直了,卢简儿在翻看杂志,翻到某一页时指着上面男星的照片直喊“好帅哦”。

气氛欢乐融洽。

两个小时后,大巴到达了南山。

下车后,一阵雾气扑面而来,大片墨绿的杉树直挺在雨雾中,雅子吸了一口高山的空气,刘海被雾气沾湿覆在额头上,与睫毛相触。

天气很冷。

同学们拎着各自的行李顺着山间小道走向旅馆,雅子往肩上披了一条大围巾,杨信上来要帮她拎行李,她婉拒了,于是杨信往前赶到段亦莎那边邀功请赏。

小雨淅淅沥沥的,伴随着一阵雷声,卢简儿裹紧大衣埋怨:“哎呀,天气真坏!”

南山很大,半山腰有一块是专门为学生课外活动开设的基地,旅馆设施齐全,四周环绕着茂密的杉树,环境很优美。

各个年级都安置妥当后,雅子收拾了一下,对简儿说:“我出去走走。”

“啊,要陪吗?”

“不用,一个人就好。”

“哦,早去早回啊。”

旅馆的大厅里学生进出频繁,雅子将大衣的帽子戴上,随便挑了条山间小道,一个人漫步在石板路上,雨雾缥缈,空气清新。

脑袋里想着一些事情,以至于渐渐入神,不知不觉间已离旅馆很远。雅子无意间看到杉树林内依稀的湖泊之景,于是走过去,扶着一棵棵树干靠近。

那是一片很深的湖泊,水面如镜,十分漂亮。

“莫雅子。”突兀的叫声在林外响起,雅子吓了一跳。

转身一看,看见是梵芝,才轻轻松了一口气。

但是,当安琦言、于温怡和若干学生会的女生依次走来的时候,雅子的神经重新绷紧,她不自觉地往后退一步,疑惑的眼神落到梵芝身上。

从她的眼神里,雅子读出来她已经耐不住了——耐不住要毁掉她了……

学生会的女生大部分都来了,安琦言明显是要杀鸡儆猴。雅子没有任何退路,只能任由她们将自己逼靠到一棵树干上。她不知道安琦言知道了多少,也不知道梵芝鼓吹了多少狠风,慌神间,眼角的余光瞥到从小道走来的卫茹,于是她下意识地咬住下唇。

卫茹应该也是被于温怡召集来的,她不知道目标是谁,还没走进树林就看到雅子,神色刹那间转变,不着痕迹地停下脚步,立刻转身跑了。

接下来便是安静的对峙,安琦言站到雅子面前重新打量她,已经换了一种态度。她摇着头,发出“啧啧”的叹息声。

“莫雅子。”她说,“你真是一只高深的狐狸……”

雅子一句话都没回,默默地看着她。

安琦言的指尖从她的锁骨滑到她的下巴,说道:“你应该就是用这个部位勾引他的吧?”

好在颈部的痕迹已经消淡,但是于温怡似乎察觉到了,她紧紧盯着那个地方,问安琦言:“还不动手?”

“学姐真急躁。”梵芝嘲讽地说了于温怡一句,又用温和的笑容缓和对方的愠怒,“这种事怎么能让绮言学姐亲自来?”

女生们的视线渐渐放到梵芝身上,梵芝绕过安琦言站在雅子面前,那面容多么和善,但是她挥手给雅子一巴掌的时候——面不改色!

就这样,雅子第一次被打,她猝不及防地侧过了脸,发丝贴颊,脸颊泛红。

安琦言看向梵芝,梵芝揪住雅子的衣领,又反手打了一耳光。

雅子的双手被两旁的女生拉住,她咳嗽了几声,长发遮住了变红的侧脸。

“叫你跟我争。”梵芝俯身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声,又用膝盖顶到她的腹上,这一下狠得让雅子闷哼出声,而这时,林外忽然响起“喂”的一声,安琦言立刻侧过头看去。

“喂!”段亦莎竟然来了,她又喊了一声,站在小道上质问,“你们在干什么?”

女生们立刻在段亦莎察觉之前将雅子遮掩住,安琦言若无其事地走上前:“散步啊,你哥呢?”

“散步?”段亦莎不信,盯着女生们走过来,“哪像散步?你们身后藏着什么?”

这一刻千钧一发,而就在段亦莎拨开女生群的同时,梵芝在安琦言的身后用力推了一把,猝不及防的安琦言撞向段亦莎。

女生惊呼起来,段亦莎被这股力道撞得扑进前面的湖泊里。梵芝的动作快到极难察觉,她很快隐于人后,而湖泊极深,段亦莎又不会游泳,她呛水挣扎的时候指着安琦言大喊:“你神经病啊!”

然后整个人沉了下去,安琦言惊慌地回过头瞪向身后的人,吼道:“谁推我?”

女生们吓得往后退,事情立时变得严重起来。雅子被人放了后摔在地上,她忍痛提醒所有人:“快救她啊!”

可恨的是这里的女生竟然没有一个熟悉水性,于温怡察觉不妙,拽住慌得脚软的安琦言,连步后退:“快走,绮言,快走……”

段亦莎的扑腾越来越无力,她被呛得哽咽,声音渐渐沙哑,虚弱地喊:“哥……”

梵芝走在那些落跑的女生后面,雅子深深往她看一眼,她也看着雅子,随即毫不留情地转身走了。

段亦莎还在水中挣扎,雅子撑到岸边尽力向她伸手,可是段亦莎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小,好不容易抓住手后又因力道不够无法上岸。

随着她的身子离岸越来越远,雅子的上身离水面越来越近。最后,随着段亦莎用力一抓,雅子的手肘再也撑不住——“砰”的一声,水花溅起。

“咳!”

恢复意识的时候,一股刺痛的寒意袭入心里,雅子醒来的一刹那被段佑斯托起颈部抱住。她咳嗽不止,喘气时肺部很疼,不自觉地抓住他的衣领,感受到他也全身湿冷。

“你妹妹……”

“她没事。”

未说完的话被段佑斯截住,雅子抬头望他,顺着他的视线看到另一侧抱膝发抖的段亦莎。

这边现在有万野、于祈和卫茹三人,林外有不少正往这边赶来的人。段亦莎落水的事情已经在旅馆传开,卫茹扶着她,于祈利索地脱下大衣披到她身上,她正缓神发着抖。

雅子松了一口气,就在这个时候,段亦莎清醒过来,她拍开正要扶她的万野的手,火气上冒,看向段佑斯大喊:“安琦言推我!”

2

这件事影响很大,即使校长有意护短,但格莱的课外活动上差点儿死人,犯事的还是校长女儿这回事早就被当时在南山的其他学校传了出去。

段佑斯在其他人赶来之前和卫茹交换了人,雅子由卫茹扶着,他负责扶段亦莎。段亦莎在他的抚拍和安慰下脸色才好了一点儿,她仰着头凑到他的耳边说话,声音很轻。他听着,看了雅子一眼,好像知道了她所受的苦。

活动草草收尾,回到学校后事情愈演愈烈,学生会的女生人人自危,安琦言更是如坐针毡。谁都知道段佑斯多宠段亦莎,出了这事后,连着三天都没让她来学校,安琦言怎么都联系不上他。

雅子也没去学校,她在家里躺了两天,第三天接到了段佑斯的电话。他先是问还痛不痛,然后问她:“有没有她?”

雅子没说话。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学生会的事……”

雅子听着。

“继续。”他说

说完便挂了电话。

雅子下床走到窗前,拉开窗帘让暮光投进来,闭目养神一会儿,再睁开眼时,酸痛收起,犹豫收起,柔弱也收起,她给安琦言打了个电话。

安琦言接了。

“学姐。”雅子这么称呼她,环起双臂,“还好吗?”

“莫雅子……”

“偌大的学生会,没一个人敢给你做证。”

“你好像忘了我爸是校长吧。”安琦言虽对她的态度感到诧异,但仍笑着说,“我怕什么啊?”

雅子听着,淡淡地回:“你怕‘榭世’的校评。”

安琦言的笑容立刻僵住。

“前几天恰好听校长和主任谈起这事,据说是校长指定要学姐进去深造的学校。”雅子边说边用指尖捏起纱帘,“恰巧这几天是‘榭世’招生部审核保送生素质的关口,你知道,他们一向对学生的人品把关很严的。”

“还是那句话。”安琦言好不容易接上话,“我爸是校长,这件事如果被压住,‘榭世’是不会知道的。”

“这件事已经在各所学校之间传开了,难道学姐还要保持鸵鸟心态?”

“莫雅子!”

“暂且不管‘榭世’。”雅子轻巧地转移话题,“那么段佑斯呢?”

“你还敢跟我说段佑斯。”

“我知道让你用他的手机给我打电话的人,和让你撞段亦莎的人是同一人。”

电话那边,安琦言想到了什么,没有说话。

“学姐原本以为不管我和段佑斯有没有事,借这个机会可以消消我的气焰,但是忘记考虑那个人要消的究竟是我,还是学姐你自己的气焰。”

终于,安琦言沉声问:“你确定是她推我的?”

“不但确定,我还可以帮你做证,在校长面前,在段佑斯面前。”

安琦言沉默不语。

“到时候,学姐只管安心拿‘榭世’的录取通知书。”

“多大的仇?”安琦言问道,“你和梵芝。”

雅子在手机这端笑一声:“女生嘛,总有些敏感的雷区,踩着了,就哪里都不顺眼。”

“莫雅子。”安琦言回,“看来我要重新认识你了。”

说完,她挂了电话。

第二天上午,梵芝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广播里播放着对她的处分警告。她将处分单攥得紧紧的,回头瞪向紧接着出来的雅子。

雅子缓步走来,与她的视线撞上,唇角毫无笑意,但眉眼间透着一丝独处高位的孤傲,让人不禁收敛狂意。

“你可真会劝人!”

“是你动作不够快。”雅子走向梵芝时竟让她不自觉地后退,四目相对,气场渐强,“我说的也全部是事实。”

“莫雅子,你不会有好结果的。”

“你也不会。”

广播结束后的午休时间又响起了那首名声大噪的英文歌曲,阿黛尔极具穿透力的嗓音绕进长廊。雅子临走前又想起一些事,侧过身重新看向梵芝。

“初来这边时,你以为我一开始的目标是徐毅天,对吗?”

梵芝瞪着她。

雅子说:“和你玩了一个游戏,其实目标不是他。”说着,将一直拿在手里的蓝色纸鹤放到梵芝手上,“游戏愉快,也谢谢你顺手帮我解决了他。”

梵芝的注意力从莫雅子的背影转移到蓝色纸鹤上,打开看,只看到熟悉的笔迹所写下的两个字——梵芝。

怎么会……

心猛地揪紧,她显然不相信,紧追上雅子拽住她的手:“不可能!”

雅子看着近乎崩溃的她,缓缓地抽出自己的手:“他原本犹豫过的。”

……

“原本叫我暂停过,是你自己的不安分让他下定决心。”

说完,干脆利落地甩开梵芝的手。

雅子走后,梵芝已近痛彻无力得快要支撑不住,这时皇甫一妃靠着墙看戏的样子映入眼帘,她手里捏着一份资料,对着梵芝啧啧叹息。

“没想到吧?”她说,“那两个人之间的默契已经强到让你溃不成军。”说着,她将手中的资料扔到梵芝的脚边,“他不想看到你,项链就当送给你,回法国吧。”

这一句话才是对梵芝重重的一击,她脸色苍白地靠着栏杆,指尖发抖,不敢捡那份资料。

“你也知道是什么了吧?”皇甫一妃说,“从进夏令营的那天起就知道段氏兄妹的家底,然后一直靠近,一直靠近,终于趁机拿到了这条梦寐以求的钻石项链,抵卖了超多钱呢。接着继续用来包装自己大家闺秀的形象,好欢快啊,有偷窃癖的梵芝小姐。”

“他拿项链……”梵芝一下子瘫倒,声音颤抖地问,“去做鉴定了?”

“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弄来的赝品。”皇甫一妃叹一口气,“差点儿以假乱真,但假的就是假的,经不起一点儿深究。”

“但我对他的心是真的!”

“你觉得这句话还有价值吗?”

许久,梵芝红着眼,声音沙哑地问皇甫一妃:“是你去调查我,然后告诉他的?”

“我没有这份闲心。”皇甫一妃蹲下来与她平视,笑着说道,“我向来只做善后,而前期的工作,段家的姐姐可比我积极多了。”

梵芝怔怔地看着她。

“最后劝你一句,躲远一点儿,安琦言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话音落下的时候,皇甫一妃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往对面的教学楼看去。那边,安琦言靠着栏杆抱臂看着她,神情冰冷。

梵芝……一败涂地了。

3

梵芝休学的消息在学校传开的第二天午后,雅子来到艺术楼的天台。天气很冷,段佑斯倚着那个旧的护栏,雅子走过来时就看到他的侧影,他在想事,背倚台沿,眉头微微皱着。

她是主动来的,所以脚步声引他的注意时,他看了她一眼,两人都没有说话。

铃声遥遥地响起。

双手被他握住,随后被拉到了他面前。他低着头,默不作声地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慢慢地抱住她。雅子将头靠到他的肩上,有他的味道,他的温暖,他的很多让她想要抱住安慰的低落情绪。

段佑斯一言不发,久久地抱着她。雅子也不说话,只陪他。

因为知道他不可能真的无动于衷,不可能真的对一个曾经亲密接触过的女生说忘就忘,对方再不堪也曾是他的盟友,而他再狠也没亲自去追究项链下落。

他给了梵芝一个自由和机会。

三天后,事件余热渐退。

放学铃声响起,学生蜂拥而出。雅子在长廊上被段亦莎从后面揽住,她猝不及防地看向她,段亦莎开门见山地问:“你知道这边哪家店的甜甜圈最甜吗?”

“你不知道啊?”一旁的卢简儿插嘴。

“废话,我对这边又不熟。”

“你和你哥的公寓不是在附近吗?”

段亦莎不耐烦地说:“喂!我是从别区的学校转过来的好不好!本来就不是这边的人啊。”

“呃……”卢简儿仍旧疑惑,“你哥住在这边,你怎么不熟?”

“买个甜甜圈而已,你怎么那么多废话?”

卢简儿被吼得噤声,雅子这时扯了扯段亦莎的衣服,说:“我也不是住这边很久的人,所以不熟。”

段亦莎眉毛一挑,歪着头看向卢简儿:“那你呢?”

简儿保持噤声不回答。

“哎哟!”段亦莎无奈地摆手,只好回答她的问题,“明显我和我哥都不是这边的人,空闲的时候还是会回家的,现在住的公寓只是闲置房产之一嘛。”

“啊,你们家到底是干什么的啊?”卢简儿眼睛一亮。

“想知道啊?”

“我可是这边的美食百事通!”卢简儿一碰到八卦就完全不胆小了,说完使劲拍段亦莎的肩膀。

但段亦莎只回了一句:“问皇甫一妃啊,她是我们的邻居。”

雅子笑了笑,卢简儿根本不敢和皇甫一妃讲话。

一刻钟后,甜品店到了,还真是一家很受欢迎的店,一进门就看见柜台前长长的队伍,雅致的席位间坐满了人。空气中弥漫着面包香,酥酥糯糯,甜意蜜蜜。

段亦莎拉着双肩包的背带,不情不愿地排到后面,雅子正在和卢简儿说这次考试的范围,说话的内容传到段亦莎耳中,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雅子注意到,心领神会地问:“担心于祈因为成绩看低你?”

段亦莎睁大双眼,回她:“天啊,你真会看人心哦。”

“那是不是这样呢?”

“对啊!”她猛点头,“他很在意成绩的,太讨厌了!”

“那你让雅子帮你补课啊!”卢简儿说。

段亦莎脑袋一歪,看着雅子。

雅子刚要回答,眼前突然投下一片阴影。有个男生正好走到毫无察觉的段亦莎身后做了一件事,这件事令本来悠闲自得的段亦莎猛地一惊,迅速回头喊道:“谁?”

卢简儿低呼一声:“他近看真帅啊……”

段亦莎却在看清他后气得大叫:“彦琛,你变态啊!居然摸我!”

彦琛不躲也不闪,双手搭在段亦莎的肩膀上,笑着说:“你又不是女人,介意什么?”

“不要扯我啦!”段亦莎很快后退一步,“变态!”

他看上去很爱逗段亦莎,越被骂越幸灾乐祸,问道:“你哥呢?”

“啊,你这个烂人,还想见我哥,等八辈子吧!”

“啧啧啧,听你骂人真享受。”

“可是我一点儿胃口都没了,真谢谢你扫兴。”

段亦莎说完就没好气地走人。她在门口和一个端着可乐的男生擦肩而过,她没有回头,但那名男生神情整个变兴奋,窜到她身后问:“喂,你怎么在这里?”

男生边纠缠还边兴奋地指了彦琛一下,喊道:“喂,是段亦莎!”

接着继续缠着她问话,看来是追求者。

段亦莎有些暴躁,出门时捂着耳朵“啊”的大嚷一声,听得男生眼里直冒桃心,也让店内的人吓一跳。

“我们也走吧,雅子!”简儿说着向门外跑去,雅子一直低着头,刚要离开,手却被人拉住。

心悸。

是的,雅子被彦琛拉住,他什么话也不说,只是随手从柜台拿了一支笔,拉来雅子的手,那股力道很稳,将她紧紧地禁锢住,接着手心被展开,他低头在她的手心写东西。

“记得打电话。”手被放开时,彦琛对她说道,还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雅子收回手后立刻将手放在身后,不回话,也不看他,握紧拳头离开,速度很快。

4

那个人竟然用记号笔写字,一长串手机号码清晰地显示在手心,怎么搓洗都不掉色。锅内的汤冒着热气,明亮的厨房内水声响起,雅子洗得费力,眉头紧皱。

“晚饭!晚饭!我好饿!”厨房外面传来段亦莎的喊声。

雅子关上水龙头去端锅,手却在触到锅柄时被烫到,整锅汤“哐当”一声洒在地上,发出巨响。她蹲下身捡,却再次被烫到,甩手轻叫了一声。

客厅里的段亦莎坐直身子朝厨房看来,段佑斯闻声进来,看到这样的场景后,立即拿湿布蹲在她的面前。她来不及收手已被他握住,同时,被他看到手心上那串突兀的黑色数字。

雅子低着头,他应该知道是谁的,以至于动作顿了一下。

“发生什么事了?”段亦莎走进来问。

他默不作声地看了雅子一眼,湿布继续覆到她被烫的手指上,然后起身说:“自己弄。”

那顿难得的晚饭气氛就那样变得压抑了。

星期二下午最后一节课的大扫除,大家忙得热火朝天,于祈在走廊上擦窗,段亦莎隔着玻璃坐在教室内,时不时在窗上哈一口气画个爱心出来。

外面的于祈扶了扶眼镜,旁边经过的女生偷偷笑了笑,他更加卖力地擦窗,但怎么都遮不住段亦莎画出来的一个个爱心,反倒把她逗得更开心了。

“雅子,这真的是彦琛的手机号码啊?”卢简儿一边擦讲台一边问,伊夏凌和杨信在后排大声吵闹,雅子正在整理书本,闲暇时摊开手心,看着还残留的笔痕,叹了一口气,没有回应。

手机忽然收到短信,她边低头看边走出教室前门,却不巧与拎着水进来的于祈相撞,冷水“哗啦”一下洒在他的裤子上,雅子立刻要道歉,于祈拍了拍裤子说“没事”。段亦莎走过来要帮他擦,他尴尬得连连往后退。

短信来自段佑斯,约雅子在学生会会议室见。

夕阳西下,学生会会议室的门虚掩着,雅子推门进去时,冰冷的气息围绕周身。段佑斯坐在桌子尽头的牛皮椅上,钟摆计时器上的小球有规律地左碰右撞,嗒嗒声隐于他淡漠的脸色中。

她把门锁上,慢慢走过去,他静静地坐着,看向她刻意背于身后的双手。

似乎是嘲笑了一下,然后“哗”地一下,令人措手不及,雅子刚到桌前就被拉着坐在他的腿上,同时手心也被他强制摊开,怎么收也收不起。她皱眉看着他,而他专注地看着她的手心。

那些数字还可辨别,雅子低声说:“洗过了……”

他没说什么,只是拿起笔,当着雅子的面在她的手心上写出两个字。

圆珠笔芯滑过皮肤,那两个字覆盖住数字,渐渐完整时,她的心一紧,侧过头看着他。

他收起笔,圆珠笔被扔回桌上时打乱了正在摆动的计时器,铁球晃荡,他背靠椅背沉稳地对上雅子质疑的目光。

“为什么他也要……”

“期末考试后有一次大选举,在这之前解决他。”

“为什么?”

夕阳的余晖照进窗口,段佑斯听着雅子第一次为目标而问出的为什么,嗓音淡漠却有力。

他将手环上她的腰,在被窗帘覆盖的阴影里,缓缓说:“因为我要你能与安琦言抗衡。”

“……”

“而他坐在我要你坐的位子上。”

雅子听着,有些无奈,手攥紧桌沿。

回教室的路上,天空橘红,夕阳西沉,学生奔走,叫闹欢笑。雅子安静地走着,于祈仍在收拾教室门口的污水,段亦莎攀着门框看着他。雅子走进教室时和于祈擦肩而过,留下一句:“对不起。”

段亦莎回头望着她,于祈头也不抬地应道:“没关系。”

雅子没有回头,她看着前方,皱了一下眉头。

对不起,于祈。

下一个是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