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变脸师爷

更新时间:2023-01-10 04:08:01

变脸师爷 已完结

变脸师爷

来源:追书云作者:棠岚分类:灵异主角:沈白,陆元清

这是棠岚写的一部灵异类型的小说,小说叫做《变脸师爷》,其中最主要的是人物是沈白陆元清。主角之间的故事相当精彩,想不到如此平凡的故事竟然如此的好看,《变脸师爷》讲的主要是:沈白——京城有名的贵公子,却被扔到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汴城做个芝麻县令。为了不让自己的日子太过无聊,故聘了一个引起自己好奇心的奇怪少年——陆元清,做了衙门的师爷。在陆元清的帮助下,沈白屡破奇案:一具裸身女尸竟可以引出数年之前的两宗悬案;备受追捧的书竟然连环索命;怨气深重的古剑诡异出鞘夺取京城四公子性命;忽然登门认亲的女子其实早在二十年前就已胎死腹中……在屡破命案的同时,陆元清迷一般的身份也让沈白好奇心大起,而事实的真相竟让人匪夷所思。...展开

《变脸师爷》章节试读:

沈白与宋玉棠一前一后踏进了这天香楼,那热情好客的小李哥早一路迎了上来,眉开眼笑的招呼道:“哎呦,这位爷,你里面请。”

面前的男子一脸淡定的笑意:“烦劳小哥,给我一个雅间,我一会儿要在这里宴请一位朋友。”

小李陪笑道:“真是不巧了爷,本楼最后一间雅间刚刚已经给了我们老板的朋友了,实在对不住爷,要不爷凑合凑合?”说着,一指嘈杂热闹的大堂之内。

宋玉棠抬眼扫了扫这大堂之内,笃定一笑,随即附在沈白的耳边低语:“公子,那位姓陆的公子并不在这天香楼之内……我早说过,他不可能赶到。”

沈白闻言却是一笑,面向小李问道:“烦劳小二哥,刚刚在这楼中可曾见到一位身着青袍的年轻公子,对了,他姓陆。”

那小李疑惑的看了看沈白,试探道:“斗胆请问公子,可是姓沈?”

宋玉棠戒备的向前踏出一步,挡在了沈白的面前:“你怎知我家公子姓沈?”

那小李见到宋玉棠的架势,被唬的一愣:“刚刚有位陆公子曾交代我,要是一会儿有位沈公子来了的话,就请到雅间竹厅之中……他已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话一出口,沈宋二人皆是一愣,沈白扑哧一笑:“玉棠你输了,看来这位陆兄弟早就恭候我们多时了。”

宋玉棠神色中满是不信:“这怎么可能?我与公子的座骑乃是万中选一的快马,难道还不及一个文弱书生的双腿不成?不可能,不可能!”

沈白悠然自得的整了整衣袖,冲宋玉棠一笑:“玉棠,是与不是,你我前去一瞧,不就知道了吗?”说着一马当先走在了前面,还不忘对小李文雅一笑:“那就请小哥前面引路吧,在下就是那位陆公子口中提及的沈某人。”

推开了竹厅的房门,沈白举目打量这间雅间,布置精美、奢华,却又隐含内敛之意,二者完美融合,竟令人丝毫不觉突兀。

房内无人。

桌上的酒菜已经琳琅满目的上了一桌,热气腾腾的将食物的香味散播到这个房间的每一处角落,令人闻之就食指大动。

紧随身后的宋玉棠大大的皱眉:“公子,我似乎、好像没看到什么陆公子的身影。”

沈白闻言也是怔怔的愣在原地,却突听宋玉棠压低了声音靠过来,附在沈白的耳边低声道:“房上有人。”他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的护住沈白,并握紧了右手的袖口。

沈白闻言,眼风轻扫了四周后,略略思索却是一笑,对宋玉棠轻轻摆了摆手:“玉棠,我想我们等的陆兄弟,恐怕也是等我们等的不耐烦了,自己屋顶赏月去了吧?”

宋玉棠听沈白这么说,也抬眼四处观瞧,发现整桌菜虽然多的让人眼晕,可是却独独缺了酒这种佳酿,想来这天香楼偌大名气,又岂会招呼如此不周?那么必是有人携酒离去了?

思及此,宋玉棠更加皱眉:“公子,如果房上之人真是那个什么陆公子,我却觉得我们还是远离此人为妙,公子被迫离开京城,被遣到了这样一个地方做县令,虽然离着京城不远,可毕竟人生地疏,而这个陆公子又着实古怪的很……明明没有丝毫习武人的气息,为何却能赶在我们之前,到达这天香楼?而且此人现在还在屋顶上喝酒……玉棠觉得此事大大的有古怪,公子不要因为好奇僻又发作了,给自己招惹上麻烦才好,临行时老爷吩咐了,让我好生照看公子。”

沈白闻言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温言道:“玉棠,你什么都好,就是凡事过于紧张和仔细了……这些年来你跟在我身边,怎么性子倒和我爹越来越相似了呢?”言罢似是想到什么,又是一笑,不理宋玉棠,慢慢踱步出了竹厅。

宋玉棠无可奈何的看着沈白的身影,嘟嘴喃喃道:“这怪我么?要不是公子你净做让人担心的事情,我又何必这般……唉!”嘴上虽在抱怨,脚下却是不停,紧紧的跟了上去。

如此良辰美景,却只有他一人在此自斟自饮,未免太过凄凉了些……

陆元青左手枕于脑后,右手执着一只白瓷壶,就着壶口,一人寂寂独饮,过了片刻,他轻轻的侧过身体,左手离开脑后,轻轻按在了身下躺卧的屋顶之上,并顺势慢悠悠的拾起了一片瓦,瓦不大,可是瓦下露出的缺口,却让屋内的情形,分毫不差的落入了悠哉悠哉的陆元青的眼中。

屋内共有五人,四名女子,一名男子。

五人围坐在一张锦绣桌上,不仅不显得拥挤,反而还空出了一人的位置,那个位置上空无一人,可是碗筷酒杯等等,一应俱全,似是还有一人未到。

这屋子里的人,陆元青也并非全不认识。从他目前的位置看过去,坐在上首的是名白衣清秀的女子,淡淡的眉眼,淡淡的神情,眼间的神色有丝疏离,正一人举杯轻啜,愣愣的出神;坐在白衣女子左侧的是位男子,也是这雅间中唯一的一名男子,此人皮肤白皙,浓眉大眼,嘴角微微翘起,显得神情极为狂漫傲气,他似是扫了一眼那一直空荡荡的位置,眼中不知闪过什么,有些发暗;坐在白衣女子右侧的是名打扮艳丽的女子,这种艳丽……很惹眼,就算是在这屋中众多女子的映衬之下,依然独树一帜般的艳丽不可方物,她的服饰艳丽奢华,她的妆容艳丽奢华,映得她的眉眼有些奢靡的慵懒,此刻她正低头扯着自己握在手中的衣饰上的流苏,显得有些百无聊赖;剩下的二人嘛,也就是刚刚陆元青在大堂中还和他说话的女子,坐在下首左侧的是韩千芝,右侧的,也就是天香楼的老板石白佳。

陆元青悠哉喝酒的屋顶,却原来不是他竹厅的屋顶,而是石白佳她们的菊厅。二厅本就是相邻的,而在这屋顶之上,更是不分彼此的连成一片,令人难以分辨。

他身下枕着硌人的瓦片,视线却轻轻的扫过屋中的众人,在看到那空荡荡的椅子时,略微停顿,又扫到那空椅前摆放的碗筷酒杯时,嘴角不知为何,挂上了一丝难以分辨的笑。

此刻,戌时已经过半,月上中天,一轮圆月高高挂于天际,丝丝柔和的光亮映的这座桃花城,一片声色漫漫、鸟语花香,真是喝酒赏月的最佳时候。

陆元青轻轻的将瓦片重新放置好,又恢复原来的姿势,大大的灌了一口酒,而后似是有些疲惫般的微微闭上了眼睛。

过了片刻,只觉得似有乌云飘过,遮挡了一直照拂他的柔美月光,他疑惑的睁开眼睛,愣愣的与居高临下低头看他的男子无声对视,片刻后,他似是终于认出来人,低低的“啊”了一声,才开口:“原来是姗姗来迟的沈公子?”

沈白一笑,也不扭捏,顺势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看了看他执在手中的白瓷壶,摇头叹道:“沈某惭愧,似乎是让陆兄弟等的不耐烦了?都独自一人跑来屋顶了?”

陆元青愣愣的看着悬挂于头顶的月亮,淡淡道:“今夜月色很美,我只是突然很想在这月光之下饮酒罢了……可惜,无人相陪。”口气淡的听不出半丝遗憾之意。

沈白却是扑哧一笑:“这有何难?”他极为自然的从陆元青的手中接过酒壶,就着壶嘴儿,就灌下一口,不由赞道:“这天香楼的‘采朱唇’果然是盛名汴城的美酒,入口绵华温软,就如同那梦中女子的香软朱唇,妙,妙得很呐!”

“采朱唇?”陆元青一怔,喃喃道:“竟起了这样一个名字……”

“吱呀”一声,门扉被推开的声音,紧接着是纷杂的脚步声,从底下的庭院中传来,有人的脚步轻盈,有人的脚步厚重,这群人中,有人会武?

沈白闻声将身体前探,注视着他与陆元青所在的这片屋顶之下的空旷庭院,院中慢慢聚集了几个人,有男有女,共五人。

只见不知何时,院中摆起了一架高脚桌案,案上焚了香,袅袅的烟雾升起,给这柔美的月色,增添了一缕神秘的色彩。

沈白轻拉陆元青的衣袖:“陆兄弟,你看……”他一边说,一边让前努了努嘴。

陆元青疑惑的慢慢坐起身来,也和沈白一样向前探身望去,正看见石白佳将已经燃起的香分给了众人,随后和其余四人并肩站立,随后五人不知何故,竟然齐齐的跪在了这天井庭院之中。

不知是谁带头先说的,只听五人齐声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石白佳将几人手中的香又一一的收了回来,连同她手中的香都一起插进了桌案之上的香炉里,只听她低叹一声:“剑云,今日是我喜寿之日,大家都来为我庆寿,唯有你……三年了……剑云,不知你在那边一切是否安好?”

沈白闻言点点头,对陆元青道:“看来是在拜祭亡故的朋友……”

却听陆元青似是有些痴了一般的低低喃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果然是……感人非常啊……”他最后的那声“啊”不知为何沉重的令人觉得化不开一般,沈白还未转过头,就见一道剑光划破了宁静的夜色,向他们所在的方向袭来,伴随着剑光的还有一声厉叱:“什么人?大晚上鬼鬼祟祟的躲在别人家的屋顶上,意欲何为?”

沈白和陆元青似是都有些惊住,一时间皆没想到要躲闪,就在那利剑逼近最后一分的惊险瞬间,一柄长剑蓦地从旁刺里突然挡出,两剑相击,一阵冷兵器发出的刺耳魔音,随即有二人一触即分,又皆轻飘飘的落于了这本来极清净的屋顶之上,无声对峙。

底下有人先沉不住气的开口问道:“少陵,是什么人呐?可莫要伤了旁人!”开口的是韩千芝,医者本能令她不自禁的开口问道。

站在沈白旁边不远的持剑男子冷哼一声,见沈白面色如常并无大碍,才厉声道:“来者何人?出手竟然如此毒辣!你不分青红皂白的一剑刺来,要是伤了我家大人,你可有命赔吗?”这怒气勃发之人,正是宋玉棠。

好险好险!要是他晚来一步,公子不是让人穿了糖葫芦?

“大人?”几个人同时惊讶道。

沈白整了整衣襟,悠然站起身来,冲那想刺他一剑的男子一拱手:“在下沈白,新任的汴城县七品知县正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