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职场 > 官道桃运

更新时间:2023-01-07 12:24:01

官道桃运 连载中

官道桃运

来源:万读作者:不否分类:职场主角:熊起,何琳琳

《官道桃运》是职场题材小说,这类小说看点十足,不否通过描述熊起何琳琳的故事,带领我们了解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小说开篇和结局呼应,结构设计很合理,下面是《官道桃运》的主要内容:从小理想当老师的熊起,在遭遇了好友与女朋友的背叛,父亲病危时亲戚们的冷漠相对后,终尝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得知活在底层永远没有出头之日的熊起,决定投身官场做人上人。仕途这条路崎岖坎坷但又充满无限诱惑。如何解决一个又一个工作上的麻烦?怎样搞定一个又一个明枪暗箭的政敌?又是如何在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在四起四落的政治生涯中,熊起将一一揭晓答案。...展开

《官道桃运》章节试读:

从重症监护室里出来,熊起在走廊里急的团团转,他不知道该到哪儿去找那剩下的三万块钱。

“你别把你爸的话放在心上,这么多年他什么样你还不知道吗。他现在病重,身体不舒服,心情肯定不好,你别跟他一般见识。”白新凤劝慰道。

“我知道。我在想钱的事情。”熊起愁眉不展。

“要不就算了吧……”

“不行。绝对不行。”熊起的态度非常坚定:“要是三十万,咱们死活都凑不齐,也就认了。因为三万块钱就丢了命,咱们将来肯定会后悔的。”

“可是三万咱们现在也凑不上啊。”白新凤忽然想起一个人:“我记得你说过,你有个很要好的朋友,跟你不是一个学校的,是青德市里的人,要不求他帮帮忙呢?”

白新凤说的是高柏文。

如果说没发现高柏文和何琳琳勾搭到了一起,熊起真的会冲高柏文借钱。虽然从来没问过高柏文的家里情况,但是从高柏文平常地吃喝穿戴,以及去年买了一辆三十多万的车来看,高柏文家的经济状况肯定是非常好的,借三万块钱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可是如今知道高柏文这个朋友的庐山真面目了,熊起又怎么可能会跟他借钱呢?

可是转念一想,借这个机会再检验一下高柏文这个朋友的成色也不是什么坏事。

“干吗呢?”熊起拨通高柏文的电话问道。

“待着呢。你明天有事吗?一起吃饭吧,咱们俩可有些天没见了。”高柏文说道。

“我没在津州,我在家呢。我爸现在在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如果不及时做心脏支架手术,随时都有可能……现在手术还差三万块钱,我想问问你能不能先借我三万,有了钱我会第一时间还给你的。”

“哎呦,按理说这个钱我应该借给你,可是我一下子拿那么多钱,我还真是拿不出来。不瞒你说,我现在钱包里就剩下二百块钱了。不好意思啊,这个忙我真是帮不了你。”高柏文抱歉道。

高柏文要真是特别痛快的答应了借钱,熊起反倒会意外。而拒绝了借钱,则完全符合熊起的预期。

熊起心中冷笑了一声,说道:“没关系。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那就这样吧。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熊起认识的人有限,可能借到的钱更是少之又少。亲戚和高柏文那儿借不到钱,他就只能考虑朱孟齐和室友了。

朱孟齐是熊起的大学辅导员,与熊起亦师亦友,这些年就像亲哥一样对熊起关照有加,如果求朱孟齐,熊起相信朱孟齐应该会帮他的。只是前一段朱孟齐的媳妇刚刚做了手术,听说最近孩子又生病住院了,这个时候借钱似乎不太合适。

朱孟齐不行,就只能找室友了。

熊起有五个室友,除了徐海涛王列明杜化,还有程非和段然,他们的关系非常要好,而且都是城里人,家庭条件都在他之上。但是毕竟都还没有参加工作,要是帮他就得跟家里张嘴,这似乎不太好。

可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犹豫再三,熊起决定向五个室友求助,给他们打了电话。

虽然想到了五个人会帮他,可答应的特别痛快是熊起所没有想到的,熊起非常非常感动。

五个人告诉熊起不要着急,他们会马上把钱凑齐给熊起送过去的。

仅仅用了一天时间,五个人就把三万块钱给凑齐了。熊起让他们把钱给自己汇过来就好了,但五个人坚持要给他送过来。

五个人来到了台山县,把钱交到了熊起的手里,让熊起把钱赶紧交给医院,赶紧做支架手术。

大恩不言谢。熊起把他们的恩情全都牢牢记在了心里。

熊起找到熊云峰的主治医生,说钱凑齐了,他想找市医院的大夫做支架手术,医生马上就跟市医院的专家取得了联系,并敲定了手术时间。

然而万事俱备,熊云峰却不同意手术。

“您为什么不同意啊?”熊起非常纳闷。

“儿子为了给你手术,这钱借的多不容易你又不是不知道,难道你真不想活了?”白新凤对于熊云峰不想手术感到恼火。

“我一旦要是上了手术台,还能不能活得成那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真要死在手术台上,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熊云峰说道。

“呸!别说那么不吉利的话!”白新凤皱眉道。

熊云峰看着熊起问道:“你和你那个对象还在一起吗?”

“在一起啊,怎么了?”熊起不知熊云峰为何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提起这件事,但为了不刺激到熊云峰,他没有说实话。

“你打算跟人家结婚吗?”

“当然了。我想和她一直在一起。”

“那你把她叫来吧,我见见她。我怕我要是真上了手术台,以后就没机会见了。”

“不会的。做支架手术没那么危险,您肯定会平安无事的。”

“你不用说那么多,我就是想见她一面。你要是不把她带来,这个手术我就不做了。”熊云峰的态度非常坚决,说完就把头转向了一边,不再说话了。

熊起看向了白新凤,白新凤冲熊起使了个眼色,娘俩就一前一后出了重症监护室。

“你要是打电话,能把你对象叫过来吗?”白新凤问道。

何琳琳变心之前,熊起会不假思索,斩钉截铁地说能过来。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他就不敢说了。

看着白新凤充满期盼的眼神,想到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熊云峰,熊起实在是没法说不能,只好说道:“肯定能啊。”

“那你就把她叫过来吧,让你爸看看,他看完他心里就踏实了。不然他的脾气你也知道,他要是不达到目的,他是真的会不做手术的。”白新凤也想借着这个机会看看自己未来的儿媳妇长什么样。

熊起走到了一边,怀揣着复杂的心情,硬着头皮拨通了女朋友何琳琳的电话:“干吗呢?”

“刚吃完饭。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没想到你就打过来了。我有事跟你说。”何琳琳语气平淡道。

“我也有事跟你说。还是我先说吧。我现在没在学校,我在家呢。我爸病危,马上得做手术,可是他说什么也不做,非想见你一面,然后再做。”

“见我?”何琳琳很诧异。

“嗯。我觉得见一面也好,反正咱们俩也是奔着结婚去的,见家长也是早晚的事……”熊起现在相当于是有求于何琳琳,所以他不能揭穿何琳琳与高柏文的事情,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能去见你爸。”何琳琳说的很坚定。

“为什么?”熊起眉头紧锁。

“咱们俩分手吧。”

熊起心头猛的一紧,他假装没听清:“你说什么?”

“我说咱们俩分手吧。”何琳琳重复道。

熊起很恼火,要是分手也应该由他来说呀,怎么能由何琳琳这个背叛者来说呢?他本来就是受害者,还要让他再承担被踹的结果,简直是岂有此理,欺人太甚。

熊起极力克制自己的满腔怒火,问道:“为什么?”

“电话里说不清楚,还是等你回学校以后再说吧。总之分手的事情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不是意气用事。”何琳琳的话语中透着决绝。

“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我改还不行吗?”

“还是等见面再说吧。我挂了。”

“喂,喂……”

见何琳琳挂了,熊起马上又打了过去,连打两遍何琳琳都没接,等打第三遍的时候,何琳琳关机了。

熊起紧紧地攥着手机,身体气的直发抖,要不是白新凤在一边站着,他都想把手机给摔了。

“儿子,怎么了?”白新凤来到熊起身边问道,她刚刚在远处虽没有听到熊起说什么,但是她看得出熊起有点不对劲儿,特别是此刻。

熊起坐在椅子上,没有答话。

“是不是你对象她不愿意来呀?”白新凤又问道。

白新凤因为熊云峰的病情已经心力交瘁了,熊起不想她再为自己的事情而操心,就说道:“没有。打电话没打通,我一会儿再打。”

熊起抬起头,努力装出一副没什么事的样子。

“真的?”白新凤有点不信。

“真的。我能骗您吗。估计是手机没电了,我一会儿再打。”

连打了两天电话,何琳琳那边始终是关机,打何琳琳闺蜜的电话,也联系不上何琳琳。熊云峰的态度不变,见不到何琳琳他就不做手术,这让白新凤熊起娘俩心急如焚。

熊云峰的主治医生也很着急,他告诉熊起,在市里请的手术医生过两天就要出门去开会了,要去一个星期,如果现在不手术,那就只能等一星期以后了,那样熊云峰是非常危险的。

何琳琳的电话打不通,熊起就只好给她发了一条信息。

“我爸要是再不做手术,真的有生命危险。求求你了,你就帮我一次,来见我爸一面吧。我保证,你来了以后,我肯定不问你分手的事情,好不好?”

信息发出去以后,熊起就等起了何琳琳的回复。

等了半天,就在熊起以为何琳琳不会回复的时候,他收到了何琳琳发来的信息。

“这个忙我帮不了,你找别人吧。”

看完信息,熊起马上给何琳琳打电话,结果又提示关机。

看着何琳琳发来的信息,熊起忽然觉得这个与他相处了两年的人非常陌生。在他的心目中,公正地说,何琳琳虽然平时有些小脾气,小任性,但总体来说还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但现在何琳琳给他的感觉却是冰冷,无情。或许这才是何琳琳的真性情,只不过是他之前当局者迷,才刚刚看清罢了。

而且从何琳琳的话语中看得出,何琳琳的心是彻底变了。

何琳琳可以不来,但熊云峰的手术不能再耽误了。

“爸,我女朋友她来不了了。”熊起决定选择性的跟熊云峰实话实说。

熊云峰和白新凤对视了一眼。

“什么原因?”熊云峰问道。

“她有事,走不开。不过她说了,等您手术成功以后,她肯定来医院看您。”熊起说道。

“你说的是实话吗?”熊云峰看着熊起的眼睛问道。

“当然是了。我能骗您吗。”熊起与熊云峰对视,眼神丝毫不躲避。

“什么事情比男朋友的老子都快死了还重要?你说实话,你们是不是分手了,还是人家嫌弃你的条件不好,打算跟你分手,不愿意来?”

“都不是,您想多了,我和她好好的,怎么会分手呢。眼下您的身体最重要,还是赶紧手术吧,我保证手术完能让您见到未来的儿媳妇还不行吗?”

“知子莫若父。你小子骗不了我。你别怪我,你老子没能力啊。”熊云峰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闭上眼睛,两行眼泪夺眶而出。

探视结束后,熊起找到熊云峰的主治医生,表示他爸同意手术了。

主治医生马上跟市医院的那个医生进行了联系,并敲定了第二天进行手术。

然而就在当天晚上,熊云峰的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医生和护士经过长达近半个小时的抢救,终究还是没能将熊云峰的命抢救回来。

“爸!爸……”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