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冥妖录

更新时间:2023-01-04 07:58:28

冥妖录 已完结

冥妖录

来源:追书云作者:古魂殇分类:灵异主角:风武殇,薛木

灵异小说《冥妖录》故事看似简单,但看下去会发现很多惊喜,作者古魂殇埋线做的很好,让人意想不到,前后联系起来后会发现古魂殇的功底,内容是:在大地上有无数巨大的躯体,这就是我们的城市,由水泥组成的血肉,由大厦组成的骨架,人类就仿佛生活在这身体中的寄生虫。但是,真的只有人类在这里生活吗?不,这里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一面,和人类共同生存的还有很多无法解释的生物,他们和人类一起共享着城市,也许他们就在你的身边,你昨天还和他们一起吃饭,聊天。...展开

《冥妖录》章节试读:

在乡村那黑沉沉的夜晚,一个身穿白色衬衣的青年汉子在黑夜的山道中独自己漫行着,他头上戴着一顶草帽,身材瘦削,面色红同,但脸部双眼闪烁出一股与众不同的煞气,他正走在回乡下的路上,这路通向闽南山区的一片密林险山中的小村,他正走在回村的山道上,他已十年没回家了。

一轮圆月悬挂在黑暗的夜空中,银白,冰冷,阴暗的月光照得四周的起伏的山林草丛反射出道道如死人白骨般的反光,山草坡上,到处都不是屹立着一座座白森森,死气沉沉的坟墓,在月光下显得更加阴森恐怖。阵阵猫头鹰的夜叫声,不时在黑夜的山林中来回响过来,令人不由一阵莫名的心跳。

突然,他停下,他用一种紧张的眼神慢慢地由左至右环视四周,右手竟自动结出一个莲花手印,“似乎有妖气!”他自言自语道。一阵阴风,呼一声,吹起他左边路旁的一片半人高草丛。

“嘿!”他冷笑一声,看来有不识趣的孽蓄来向他发出挑战的气息,可惜这妖蓄不知道,如今这汉子的道行,一般山妖,小鬼压根儿不是他的对手。

同时,远方的路上传来了阵阵哭哭啼啼声“阿安,回来啊,你去了那里?”那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哭声,接着在前方的拐弯的山道上,只见一个矮小,肥胖的,身穿一件残旧的麻衣的村大婶正提着一把电筒,照着左右两边半人高的草丛,一边照,一边看,一边哭着叫“阿安,你在那里?你在那里?快回家啊!”

她那布满皱纹的脸部,使白衣汉子一眼便认出,他正是他外出求学前的邻居柳七娘。

“柳七娘,出了什么事?怎么半夜来到这荒山这里,这里可是有名的鬼谷啊!”白衣汉子冲上去问。同时他也记起,十年前他离开村时,审七娘有个七、八岁的儿子叫安仔的,而且还是一个十分调皮喜欢搞恶作剧的孩子,经常放粪便到别家门口,及向猫猫狗狗之类的动物扔鞭炮,不过毕竟还只是个孩子,算起来,现在应是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同时,他也觉得奇怪,这柳七娘怎么会半夜来到这有名闹鬼的荒山坟鬼谷中来。这里可是村里人半夜不敢来的地方。

“你……你是……谁?”柳七娘用一种疑或的眼神看着这白衣汉子,有月光下,这汉子的脸得一片阴白白,令她不寒而突,但不知为何,这汉子的脸孔好熟悉。

“我是狂云啊!”白衣汉子不由笑着说。

“噢!”柳七娘这时才如梦初醒,原来是已经外出求学近十年的邻家赤脚医生楚天英儿子楚狂云。怪不得脸孔这么熟悉!她爸爸十多年前的两次大病都是楚天英救回来的。

“狂云啊!呜呜呜………我家……我家……”

“是不是安仔出了事?”楚狂云见这柳七娘激动得说得不伦不类,连忙主动用一种沉重的声音穿透四周,向柳七娘问来,同时他内心有一种莫明其妙的感觉,阿安身上一定发生了十分恐怖,而且极之不可思议的可怕事情!

“是啊!一定是我前世做的的孽啊!你一定要帮帮我啊!狂云!”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自从安仔长大后,本来已经变得听话,可不知为什么,半年前,发生了一些怪事,真是撞了邪啊!狂云,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儿子!”此时的柳七娘也是病急乱投医,顾不得楚狂云其实还只是一个孩子。

“别慌乱,七婶,有什么事,慢慢说给我听!我一定会帮你的!”

“半年前,他和几个朋友半夜去县城送货,在半路上突然莫明其妙地昏倒了,那几个朋友帮手把他送回家,想不到,自此之后就开始发生怪事了!”

“怪事?”楚狂云疑惑道。

“他醒来后变得十分古怪,先是不停地说老是说发梦,梦见有什么青衣大仙来找他,然后晚上经常一个人在房间里莫明其妙对着空气在说话!在两三个月前,情况开始恶化,他经常在睡梦中站起夜游,在半夜无人时独自一人去荒山坟地,而且连我这个妈妈也不认识了!还经常半夜在村头的湖边狂笑,说有什么青衣大仙在教他法术!可我什么也看不见啊!”

“青衣大仙?”

“我不知道!但他一个月前还开始生吃蟑螂和老鼠,还经常莫明其妙一到深夜就从窗口钻出,不知夜游到什么地方!经常失踪好几天才回家,都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刚才我一个不小心,又给他冲出窗口,只看见他向鬼谷这个方向走过来,天啊,又不知他跑到什么地方,这鬼谷很邪门的!狂云,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我怎么办!真是造孽啊!”

“不要紧张,七婶,依我看,你儿子一定是中了邪,给那个什么青衣大仙给迷住了!”

“我也猜到,三个月前,我请了一个法师,他还来我家作法,作完法后,我儿子还睡着了,那法师就声称已经搞定了恶鬼,还收了我二百元,但他走后第二天,我儿子又发狂了,一点用也没有!”

“七婶,现今世道上,有很多假法师专门骗人的,不过,你不用怕,我现在就帮你找你儿子!”楚狂云说完,便已把背包拿下,从中取出一个装有罗盘的盒子。

“阴兵听令!开!”随着元天真一声急急密咒,他手中盒子的盖,竟啪一声自动打开,一个用红绿纸扎的鬼怪硬皮像自动从平面中弹起,屹立于盒子上,纸人约摸二十多厘米高,它左手单手指着前方,在咒声中闪出一阵令人莫名心跳的反光!

只见楚狂云右手拿着这个立着纸皮鬼怪的罗盘盒,左手连作一个佛拈昙花的手印,口中急急念念有词。“此像名曰勾魂怪,此印乃为追鬼印,无诸障地狱,降鬼伏阴司,持印令魔神,请得阴兵指路来。”

刹时间,随着楚狂云那注满真气的密咒向四周的黑夜中散去,只见四周的黑压压的丛林突然呼呼呼吹起了阵阵四面而来的阴风,在月光下仿如一片巨大的惨白海洋一样!晃动起来,似已感受到楚狂云的法咒神力。楚狂云此时也急急密念起追鬼密咒后脚踏罡步,高高举起,急急大喝一声“敕令!”跟着用力向地上一踏。

“唰”一声,罗盘上的纸鬼怪竟不可思议的自动炸起一团闪光的白烟,白烟过后,“唰”一声,这纸人竟自动转动起来,仿佛刹间有了生命一样,并向西北方停下,左手直直指向西北。

“你儿子在西北方!”楚狂云定下来说,同时,不知为何,他的内心突然一阵急跳,本能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感直冲而来。

继续急念追鬼真咒,同时左手伸入裤中,取出一只白色纸扎的纸鹤,然后急急念动另外法咒“天地敕令,乾坤借法,追魂!”

随着楚狂云的一声“追魂”落下,那纸扎的白鹤竟闪起一道刺目的白光,白光过后,纸鹤仿如有了生命一般,飞上半空中,舞动双翅,向着西北方向的密林飞去。

那柳七娘看得目瞪口呆,心中想道:“怎么这纸鸟会自己飞?”

“快,七婶,我们快跟着它,它会带我们到你的儿子藏身处,此行凶险之极!你一定要听从我的指示,切不可擅自行动!”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柳七娘显然被吓呆了。

“快走!”楚狂云顾不得解释,拉起柳七娘,跟着纸鹤向西北方行去,同时一手持罗盘,另一手从夺过柳七娘的电筒,跟着那半空中飞得不快不慢的纸鹤走入半人高的草丛中,向着西北方山坡处的密林跃去。

那纸鹤也似有灵性,飞得不高不低,刚好能被他们看到,速度不也不快不慢,配合着身后的楚狂云和柳七娘。

由于树林里不但起伏不平,而且杂草丛生,又是半夜三更,加上阵阵冷阴阴的山风,令二人不由走得阵阵寒意上涌。二人都走得上气不接下气,在纸鹤在带领下,已接连翻过两座丘陵,两片树林,一片草丛和一大片集结的无主山坟,足足在鬼谷的西北方走了近一个小时。

前方突然在转弯过后出现了一条小溪,在朦胧的阴白月光下,他们已来到鬼谷的山谷底,这里是当地村民连白天都绝对不敢来的邪门之地。传闻十年前有十多个小孩儿在这一带失踪。之后有传闻有鬼在这带白天也出现作崇,所以又名鬼谷。

在谷底的对面是直直而立的高高的山崖悬壁,在月光下显得一片惨白,反闪出一股昏暗的诡异气氛。在悬崖的左面,从五十多米高的一处泻口中落下一条约一两米宽的瀑布,发看隆隆的落水声,如一条白链般直直泻落到源自小溪的源头,一个如半个足球场大的深潭,溅起阵阵白色的水雾,在月光下更显阴森。这里就是传闻十多年前失踪多个小孩子的地方,即鬼潭!

“小心!有妖气!”楚狂云定下神来,慢慢地举目向四周望去,但四周一片空荡荡,空无一人。纸鹤飞到离地面三十多米高近瀑布旁的山壁的一个洞口边,自动降下,并发出阵阵怪异的麻雀般叫声,然后停在洞口前,一动不动。

楚狂云用手指着这个洞“你儿子就在这里面,看来那个什么青衣大仙是个邪灵,你儿子是邪灵上身,身不由己,它要借你儿子的人形之体来修真练法。”

此时此刻,在后半夜的月光下,整个鬼谷的山谷底,瀑布,鬼潭更显阴森恐怖。

寂静!突然“轰”的一声,那停在洞口不动的纸鹤突然自燃起来,烧成一团火纸鹤,映红了洞口一片血红,然后被一阵怪风一吹,如灰烬雨般四散而去,在月光下可怕之极!显然已是被另一股超自然力量发现了。

“果然不出所料!”楚狂云冷笑道。

“狂云!你一定要救救我儿子!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懂道行法力!”

“这不重要,现在先救你儿子出来才是最重要的!”

“那个搞我儿子的什么青衣大仙是个什么东东?是女鬼还是狐狸精?”

“很快就知道了!”楚狂云说完,突然大喝一声“剑来!”“唰”的一声,背包里一把桃木剑竟是不可思议地自动飞出,旋转着漂到空中,随后落到了楚狂云的手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