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悬疑 > 棺人

更新时间:2022-07-27 12:41:56

棺人 连载中

棺人

来源:七悦作者:血糕分类:悬疑主角:江阳,唐流

小编为大家推荐一部叫做《棺人》的小说,是作者血糕的原创作品,里面的主要人物是江阳唐流,《棺人》讲述了:家里有口老旧棺材,爷爷让我每个月的初一、十五给这口棺材刷上红漆和黑漆,多年来没有中断过,但是爷爷始终没有告诉我原因。在我十八岁生日的那一天,被封在那口老旧棺材内活埋之后,我才逐渐的揭开了一桩又一桩秘辛,从此也踏上了另一种人生道路。三灾六难,九棺同渡,渡人、渡妖、渡亡魂!黄泉永封,三生奈何,只为彼岸花开那一刻!...展开

《棺人》章节试读:

这么多年,我一直很好奇这口棺材里究竟是什么东西,幻想过很多次。而当看到棺材内的东西之后,着实让我感到有些意外了。

一具纸人,和我的模样很相似,惟妙惟肖,身上穿着红黑相间的那种古时候的新郎官的衣服。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染血的寿衣!

爷爷为啥把这两件东西放进这口棺材里?

一声闷响,从院门那边传来,我下意识的从窗户处往外看,顿时头皮发麻了。

院门被人强行撞开了,走进院子的人不仅仅有江长海,还有那八个壮硕的抬棺人。

借助院子里的灯光,我能够清晰的看到他们踮着脚尖一步步朝着堂屋这边走来,他们的手里都是拎着刀和锤子,步伐怪异身体摇摇晃晃,最关键的是他们的眼睛都闪烁着幽绿光芒,且在院子里灯光的照映下没有都影子。

这些家伙是被鬼上身了?

我来不及多想,心惊胆颤的钻进了棺材里,匆忙的把棺材盖从里面推上闭合。

我的心跳很快,搞不明白江长海和那八个抬棺人是怎么回事?

还有,爷爷刚刚给我打电话来,难道已经猜到了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棺材内的空间不算小,但是由于那具新郎官模样的纸人占据了将近一半的地方,我也只能勉强的侧身躺在棺材里了,那件染血的寿衣被我压在了身底下。

我的直觉告诉我,不要去破坏那具纸人,所以我努力的在棺材里蜷缩着身子。

而那件被我压在身底下的染血寿衣,又腥又臭,不过这个时候我也顾不得嫌弃了,屏住呼吸透过棺材上的裂缝看向爷爷房间门口的位置。

从我这个角度,能够勉强看到房间门的一部分区域,也能看到在棺材前燃烧着淡淡绿色火苗的那根特制蜡烛。

“砰~”

堂屋门被人踹开了,江长海等人垫着脚尖在堂屋门前徘徊着,似乎是因为我家堂屋门槛有点高的缘故,他和那八个抬棺人无法迈开脚步进入堂屋之中似的。

还没等我松口气的时候,就听到了阵阵沉闷的砸东西的声音,几秒钟后,堂屋的木质门槛被他们手中拎着的铁锤砸烂了。

紧跟着,江长海和八个抬棺人垫着脚尖走进了堂屋,径直朝着爷爷房间里走来。

透过棺材上的裂缝,看着江长海他们苍白的脸色和眸中闪烁的幽绿光芒,我心跳都差点骤停了,紧紧的用手捂住嘴巴,生怕忍不住发出声音被他们察觉到。

可是,江长海他们像是知晓我已经躲在了这口棺材里,径直走了过来,似乎想要合力掀开这棺材盖。

这一刻,我心中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该拿点木凳子小马扎什么的防身了!

我现在躲在棺材里,手无寸铁,一旦他们掀开了棺材盖,我就是翁中的那只鳖了啊!

不过,没过多久,我就发现了江长海他们似乎打不开这口棺材。

那棺材盖我可以轻易的推开,甚至可以在里面轻易的托着棺材盖闭合,而他们几个身强力壮的家伙却无法让棺材盖移动分毫,这是怎么回事?

弄不开棺材盖的江长海他们脸色狰狞,竟然直接拿起手中的刀和铁锤劈砍乱砸这口棺材,明摆着是要想将这口棺材强行破开了。

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心中已经开始绝望了!

这口老旧的棺材年份太长,不少地方已经开裂沤烂,根本禁不起他们这样劈砍乱砸啊!

这下完蛋了!

而就在江长海他们手中的刀和锤子狠狠的砸在了棺材上,我甚至能够听到棺材发出不堪负重的清脆断裂声的时候,异变突发。

棺材外那根特制的蜡烛,原本只有指甲盖大小的幽绿小火苗,此时竟然暴涨了一大截,像是变成了一盏大功率的绿色电灯泡似的,直接将整个房间内照耀成了惨绿色。

“啊啊啊……”

江长海他们齐齐的发出了惨叫尖嚎之声,纷纷扔掉了手中的刀和锤子,身上像是被淡淡的绿色火焰笼罩灼烧着,跌跌撞撞的冲出了房门,仅仅呼吸间的时间,外面的惨叫哀嚎就戛然而止了。

与此同时,棺材前的那根特制的蜡烛也恢复了之前的淡淡幽绿小火苗状,只不过在刚刚那短短的时间内,那根蜡烛直接消耗掉了大半,如今还剩下半根手指长短。

刚刚发生的一幕,就像是做梦似的,让我有种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坐云霄飞车的感觉,着实有点刺激了。

江长海他们如何了?

是不是已经挂了?

我很想离开棺材去外面看一看,但是我不敢!

就在我心中紧张之际,堂屋和爷爷房间内的灯突然间闪烁起来,紧跟着就是两声闷响,似乎是灯泡烧了,房间里顿时陷入了黑暗的状态,仅有那特制的蜡烛上的烛火照耀很小的一片区域。

“呼~”

轻微的风声传来,棺材前的烛火剧烈的摇曳着,幽绿的小火苗瞬间萎缩成了黄豆大小的状态,光芒暗淡至极。

下一刻,一只白皙的手臂突兀从棺材旁探出,修长的手指凑到了那根蜡烛前,轻轻一捏,直接将那点幽绿的烛火捏灭了!

这一瞬间,我眼珠子都快瞪飞了,从棺材裂缝死死的盯着这一幕,后背一股寒气直冲后脑勺,整个人都麻了!

这是谁?

怎么会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爷爷的房间里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