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傲世狂医

更新时间:2022-07-21 08:53:02

傲世狂医 连载中

傲世狂医

来源:花生书城作者:步步生财分类:武侠主角:秦洛,楚轻语

步步生财写的这部小说叫做《傲世狂医》,里面的主要人物是秦洛楚轻语,这部小说是武侠类型,相信很多朋友喜欢这类小说,那就千万不要错过了,《傲世狂医》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左手惊天医术,右手至强武功!狂医归来,重回都市。这一次,定要纵横无敌,执掌一切,登临苍穹之巅。...展开

《傲世狂医》章节试读:

贺知章看着秦洛的背影,眉头微微皱起,他明明看到秦诗诗生机断绝,为什么秦洛一口咬定秦诗诗没死。

而且,在秦洛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感觉秦洛身上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自信。

难道这个年轻人,真的有办法不成?

当秦洛快要走出大门,他终于忍不住的说道:“等等,陈武,把银针取下来给他,另外准备一处静室。”

“师父……。”

年轻医生脸色一变。

“让你去就去,你当初学医的时候,我教过你什么,医者仁心,你忘了吗?”

“是,师父。”

年轻医生听到这话,脸色一阵难看,恶狠狠的瞪了秦洛一眼,他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秦洛的身上。

很快,银针就取了下来。

贺知章接过银针,递给秦洛:“年轻人,银针给你,静室在后面,你随我来。”

秦洛深吸一口气,说道:“多谢。”

秦洛抱着秦诗诗,跟在贺知章的身后,来到了后面的静室。

静室的摆设非常的简单,没有太多繁琐的东西,一张床还有一些医疗器械。

秦洛小心翼翼的将秦诗诗放在病床上,随后将银针放在旁边,他缓缓了闭上了眼睛,似乎在调整自己心态。

“哼,装腔作势,不知死活。”

年轻医生心头一阵不屑。

贺知章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皱眉,看着秦洛。

他师承杏林十大圣手之一张素元,习的‘素元十八针’,能克各种疑难杂症,但面对秦诗诗,他哪怕施展出素元十八针,也是无能为力。

这个年轻人能做到吗?

突然,秦洛陡然睁眼,手指一动,一根银针捏在指尖。

嗖……!!

银针一甩,精准无误的刺入秦诗诗眉心。

虚空运针,气若游丝!

贺知章瞪大了眼睛,满脸见鬼之色。

这两种方法,是杏林当中极为高深的运针方式,哪怕是他师父张素元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秦洛,一个不过二十多岁年纪的年轻人,居然能做到这一点,难以置信。

“哼,一看就是乱来,以为随便扎两针,就能救人吗?可笑至极。”

年轻医生在旁边冷笑出声。

贺知章眉头一皱,直接呵斥一声:“你给我怕闭嘴,出去……。”

他也知晓秦洛不可能救活秦诗诗,但在别人出手之时,出言嘲讽,这是大忌。

”师父,我……。“

年轻医生一愣,最后还是悻悻的离开了。

“嗖嗖嗖……。”

秦洛手指不断弹动,一根根银针被他甩出去,毫无偏差,入肌三分,不多不少。

奇经八脉,尽数被封。

秦洛缓缓吐出一口气,手指在秦诗诗的眉心之处,轻轻一点。

“嗡!”

一圈圈灵纹震荡开来,十八根银针末端,缓缓的流淌出来一丝丝的黑血。

秦诗诗原本苍白的脸蛋,也渐渐变得有了一丝血色,呼吸变得平缓起来。

“这……这是……。”

贺知章看到这一幕,身躯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脸上透露出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来:“弹指叩针!!!这是弹指叩针!!!这门手法不是传说中‘太虚十八针’的运针手段吗?”

“它不是早就已经失传了吗?今天居然出现了?”

太虚十八针!

上古流传下来的一门针灸之法,也是《黄帝内经》当中的精髓,谁能习得,医死人,肉白骨,不在乎下。

但在数千年前,太虚十八针就已经失传了,只出现在古籍当中。

甚至现在,无数医者认为,太虚十八针就是一个传说!

但贺知章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今天居然有幸见到早已失传的太虚十八针。

他已经顾不上思索这些,努力的回忆着刚刚秦洛施针的方法,奈何,却迟迟回忆不起来。

无奈,只能放弃。

“收!”

良久,秦洛突然一声轻喝。

十八根银针尽数回归,落入秦洛手中,他轻轻的吐出一口气。

秦诗诗的生机终于稳定住了,短时间内不会出事了,只要再查清楚秦诗诗为什么会生机缺失,配置药方,就可以痊愈了。

“小友,请……请问你刚才施展的是……是‘太虚十八针’吗?”

贺知章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忐忑,一丝尊敬之色。

医者,达者为师。

他现在没有半点轻视秦洛,只有尊敬。

同时,他的心中暗暗庆幸,自己没有将秦洛赶出去,否则,整个德仁堂的名声都臭了。

秦洛看了一眼贺知章,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太虚十八针。”

“轰隆!”

贺知章听到这话,整个身躯都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满是皱纹的脸上更是流下了一滴眼泪。、

几秒过后,贺知章完全不不顾形象的形象的叫了起来:“没想到,我没想到我贺知章在知天命的年纪,还能见到早已失传的太虚十八针,上天待我不薄啊!!!”

太虚十八针,这可是无数医者心目中的神术,不知道有多少针灸之法,是脱胎于太虚十八针,连他修行的素元十八针,也是以太虚十八针的残篇演化而来的。

无论是他,亦或者是他师父,都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见到真正的太虚十八针,如今,这个愿望他终于实现了。

由于太过激动,贺知章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险些晕厥。

下一秒,贺知章突然做了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动作,他对着秦洛拱手:“这位小友,刚才老朽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之处,还请小友见谅。”

“无妨!”

秦洛摆了摆手,他还不至于因为这点轻视而生气。

况且,要不是贺知章,他想要救秦诗诗,还需要浪费不少的时间。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楚总,你的妹妹就在这里,我告诉你,那个家伙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他居然说要给你妹妹针灸,你赶紧去阻止,不然,要是迟了,你妹妹说不定有生命危险……。”

煽风点火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

很快,房门被人推开。

之前被赶出去的那个年轻医生带着一个容貌绝美,面带焦急的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秦洛在第一时间就将目光落在了这个女人的身上,拳头一下子握紧了。

虽然时隔五年没见,他依旧认了出来,眼前这个女人,正是当年他的未婚妻,楚轻语。

时隔五年,再次见到楚轻语时,秦洛的内心依旧难以释怀。

毕竟这是他当年唯一深爱过的女人。

可现在这个女人,却伤他最深。

一想到自己妹妹之前苦苦哀求对方不要打自己的卑微模样,他的内心就忍不住涌现出滔天怒火来。

自己妹妹被人欺负成那样,都快要死了,眼前这个女人居然还有心思和别的男人去喝咖啡。

现在却又跑过来,什么意思,当他秦洛是一个蠢货,任由她来戏耍,玩弄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