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游戏 > 冠军要不要

更新时间:2024-02-02 20:17:49

冠军要不要 已完结

冠军要不要

来源:阅文作者:想天开分类:游戏主角:庄北,苏老洛

最近发现很多人都在搜主角是庄北苏老洛的小说,其实这是想天开写的《冠军要不要》中的人物,大家有兴趣可以看一看,包您满意,《冠军要不要》讲的是:有一天,ig的苏神(嘲讽称呼)突然找到他,“小庄,你要ad不要,你要我立马给你送来。”“不要,west,拒绝。”“不是west,是jackeylove。”“……那个路人王?……那试试?”这一试,就试出了个王朝。...展开

《冠军要不要》章节试读:

一转眼,就到了s7春季赛ldl开赛日,作为lpl揭幕战永远滴保留节目,哪怕在ldl也是ig的二队。

xun和necy神采奕奕,他们年纪也不大,打职业时间也不长,但是可不想在下路两小娃面前露怯。

forge憨憨的摸了摸头,

“今天揭幕战打谁啊?”

xun笑了,

“还能有谁,m3。”

“we二队啊?前几天不是听说有个贼猛的新人中单么?”

necy思考了一会儿问道。

“shanks吧?给我一个面子?”

xun骚话一直可以的。

“forge给我顶住嗷,哥们下路组粑粑c。”

阿水跟选手们熟络的很快,闻言开起玩笑道。

“你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吧,we二队下路组也不是吃干饭的。”

forge怼了阿水一句。

“好像中下提前上场了,原本是青训来着,现在的ad昵称好像是……jiumeng?”

“旧梦?”

庄北念叨了一句。

“有点非主流那味儿。”

阿水耿直评价。

(其实旧梦是18年6月份才上的me,而且当时也是替补,2019年才正式登场ldl,不过这里很多朋友注意到xun和necy的年纪不对,这都是为了剧情发展铺路,希望谅解,作者写这本也是为了一个不可实际的梦,毕竟ig在s11……唉。)

“今天的比赛你们俩就要上场正式打职业了,紧张不?”

necy温和的道。

也不知道什么情况,ig的上单长的都挺慈眉善目的,除了一个吊人以外其实风格都挺凶的。

哪怕是duke,也曾对力宏说过我会杀掉他(指对面上单)。

“还好吧,necy哥你紧张不?”

“没啥感觉,本来挺紧张的,一想到自己打的是ldl,突然又不紧张了。”

necy实诚的道。

“行啦,别聊了,先去比赛场地。”

领队阿林走进来,笑着招呼大家上选手大巴。

此时选手的生存环境已经好很多了,比起曾经三四千一个月的选手和在火车上蹲着吃面的第一代职业选手,他们处在一个十分特殊的阶段。

接下来两年,选手的薪资和签字费将会进入指数级的膨胀,真正的资本即将入场,好时代,或许要来临了……吗?

ldl的比赛一般没几个人看,尤其现在s6刚输了没多久,大伙都忙着骂呢。

而且一直输,一直输。

再热爱lpl的人,多少也会有点心累了。

lpl的比赛都懒得看了,更别提ldl了。

不过几个小伙子到底还是开心的,至少跟那些网瘾少年比,他们还有比赛打。

“好的各位观众朋友们欢迎来到……”

解说台上的解说也没啥激情,因为ldl这个位置很尴尬,往上一点吧,lpl,可能说还有点实力,有人看,往下一点吧,城市争霸赛,人家纯玩游戏的,自己也知道自己不行。

二队的教练也是个不苟言笑,bp思路偏平稳的。

习惯性的问了一嘴,

“下路组有什么想拿的英雄吗?”

庄北深思,

“我有点想玩锤石,教练。”

喻文波举手,

“报告,哥们想整一把德莱文!”

ig.y教练看了他一眼,

“你确定吗?首秀出问题会影响别人对你的印象的。”

“波子哥他一直挺狂的,反正他也不要什么形象。”

庄北提了一嘴。

阿水笑的跟个德莱文似的,

“整吧,哥们抗压吧黄牌,什么没见过。”

“你自己要选的啊,我就是个点外卖的。”

二队教练摸了摸头,锁下了下路组。

“哦?”

这个下路组锁下原本昏昏欲睡的主持人也来了精神,这可不像要安稳打对线的样子。

要知道s6的余晖还没结束,新版本还没多少人适应,目前版本大热的下路组还是世界赛的下路组,什么寒冰女枪,戏命师婕拉之类的。

bp结束,ig二队选下青钢影豹女妖姬德莱文锤石,m3锁下兰博男枪发条戏命师卡尔玛。

游戏时间三分钟,打法极其凶悍的ig下路组就给看着的观众留下了极其深刻的映像。

庄北的钩子极其刁钻,旧梦又是个不肯认怂的,线上虽然忌惮德莱文,但是也想着反打。

他这种想法反而让下路陷入到了极大的劣势中,庄北和阿水的配合实在太好。

旧梦只不过是简单的a接q,庄北直接闪现接e摆回强行换掉他的闪现。

德莱文冲着他的脸就是几斧头,给旧梦人都打傻了,哪里有这么玩游戏的呢?你搁这打rank呢?

“吴不无聊,亦直逼我走位,烦死了。”

旧梦叹着气后撤。

一级被对面辅助换闪亏大了,双方下路组同时到二,他血量状态太差,锤石没交点燃的,他也没底气反打。

彼时的旧梦还是个新人ad,看着小兵堆里残血的炮车蠢蠢欲动。

“他想吃炮车,我勾中了直接打,交闪追,必杀!”

庄北快速的道。

敏锐的目光看准了戏命师徘徊在兵堆里的走位,看准他补炮车的时机,出勾!

啪!

“中了!”

旧梦来不及想这一发q凭什么中,庄北已经触发二段q飞了过去,e技能摆回戏命师,挂上点燃。

卡尔玛套上re,旧梦交治疗,想要逃跑。

阿水直接闪现开道利斧(e),戏命师逃跑的身影一趔趄。

此时虽然没有什么丛刃,但是阿水的符文选择更加富有进攻性,雷霆!

再a一下,阿水控制斧头几乎成为本能,被e减速的戏命师无奈回头反打这位置已经跑不掉了。

一发带着q技能的平a极限距离再次落下,触发雷霆的瞬间,戏命师身亡。

崇拜的被动在德莱文身上萦绕,阿水仿佛回到了当主播的时候一样,带个猛的辅助,王者局德莱文杀鸡。

“鬼鬼,你这玩法,真够激进的。”

阿水嘿嘿一笑,

“不过哥们喜欢,摩多摩多,嗨呀库。”

庄北翻了个白眼,

“打个猝不及防而已,主要对面前期没啥对拼能力,只要打起来,怎么样都是赢的。”

“求求了,北子哥我想尝试一下乌兹把比尔森当炮车补的感觉。”

阿水把兵线推进塔,一边口嗨道。

忽然他眉头一皱,

“没挨过打是吧卡尔玛,还在这卡线!”

升到三级的德莱文气势汹汹的开启w冲过去。

卡尔玛吓了一跳,不敢再卡。

喻文波满意的点头,脚下已经出现了庄北的灯笼。

他上前凶的瞬间,庄北取消回城给他丢了个w。

“泪目,这就是北子哥对我的爱吗?”

“呵呵,可爱的大头宝宝谁不爱呢?”

安稳对线的forge听着下路组日常拌嘴,原本紧张的心也安定了不少。

xun被这俩骚东西差点打乱刷野节奏,

“你们两个批能不能消停点?”

“打野爸爸再爱我一次!mua!”

“波波你再恶心我,我这把就不去下了。”

“卧槽,别!”

庄北揉了揉脸,回程后直接走向中路。

玩锤石不游走,玩什么锤石?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