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沦落

更新时间:2023-12-09 12:11:22

沦落 已完结

沦落

来源:七悦作者:夭晓晓分类:言情主角:沈柏,许如意

不少网友非常喜欢作者夭晓晓的一部作品,它就是《沦落》,小说名字就很吸引人,作品的主角是沈柏许如意,下面是《沦落》简介:发现老公出轨那天,我巧遇了小三的前男朋友。同是天涯“沦落”人,何不一起“沦落”一下?他嘛!长得不错,身体也不错,就是穷了一点!一个月后,我给他留了一笔钱,想着好聚好散。后来才知道,他发了疯的找我……...展开

《沦落》章节试读:

双双出轨才不算亏

发现李威出轨那天,是我俩结婚五年的纪念日。

我刚打完排卵针,身上虚得很,谁知一回家就看到满地春色和狼藉。

我站在卧室门口看了个清楚,却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

李威这事早有风声传到我耳朵里了。

他有钱,也舍得花钱,总有大把年轻女人往他身上扑。

我每个月往医院跑想方设法做试管,也是因为我妈总让我生个孩子绑住他,省得他惦记外面的女人。

现在可好,他的确回家了,把外面的女人也带回家了。

听到传闻和亲眼看到的冲击力度,毕竟还是不一样的。

我出了家门,可无处可去,干脆找了个酒吧喝起了闷酒。

傍晚的酒吧比较安静,有人坐在台中央拿着把吉他唱歌。

是一首很老很老的歌,黎明的《今夜你会不会来》。

“今夜你会不会来,你的爱还在不在....”

说实话,唱歌这人长得不差,吉他弹得也是那么一回事,唱歌却一言难尽,但莫名又透着一股子认真的深情,勾得人怪伤心的。

正胡思乱想,有人在一旁笑了起来。

“嘿,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被沈柏给唱哭的。”

说着正好台上那人唱完,那人一手捏着酒杯一手指着我。

“沈柏,快来看看你的歌迷。”

那叫沈柏的人快步走过来,看我泪流满面,也是吃了一惊。

随手递给我一杯酒,眨着眼问,“也没有这么难听吧?”

我接过酒,一饮而尽,“真挺难听的,但又很动人……”

一旁那人笑得花枝乱颤。

“我就说你小子到处招桃花,没了一个王妙妙。这不来一个迷……”他打量我一眼,“姐?”

我呸了一声,“妹妹我才芳华二八。”

“是二八?还是二十八啊!”

那人倒是自然熟,干脆搂着沈柏坐我身边。

长吁短叹道,“妹妹啊,就真心问你一句,我这哥们卖相不错吧?”

我直勾勾盯住沈柏,长得确实不错,最重要的是,他有股朝气,是专门属于年轻人的那种蓬勃的生命力。

沈柏被我盯得有些不好意思,耳朵居然还红了。

我诧异的笑起来,这是不是说明我还有魅力呢?

“看这姐姐醉成这样,都被你迷住了,你还惦记那王妙妙做什么?她找了个有钱男人踹了你,你难道还不能找个富婆玩玩了?”

那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大概是为了显得更有说服力,他特意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给我看,倒也不昧着良心喊妹妹了。

“诶,姐姐,你说这女人是不是瞎了眼?年轻小狼狗不要,去找个丑大叔!”

我瞥了眼,挺眼熟嘿。

又喝了一杯酒,忽的想起来。

靠,这不是李威床上那个女人吗?

合着这两个不要脸的双双出轨啊?

果然婊子配狗,天长地久啊!

我对沈柏多了几分同情,又多了几分同仇敌忾的义愤。

毕竟同是天涯沦落人!

我们一起喝了不少酒,以致于我怎么拉着他跟我回的酒店,我都忘了。

可能是借着酒意故意使坏,也可能是想在这个夜里找份慰藉,我们彻底“沦落”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

到底是年轻人,身体强壮不说,精力恢复得也快。

只是,我心里有些不安,就想趁他还在睡,悄悄溜回家。

沈柏听到我有动静,忽然睁开了眼。

他倒是一点也不意外,只哑着嗓子问道,“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我含糊说了句,“得上班……”

心里有点发虚,毕竟我是结了婚的,而他,看着真的很年轻。

沈柏哦了声,便又翻身睡了。

我松了一口气。

也对,在这些年轻人眼里,一夜情什么哪算什么事?

……

我回到家,李威正准备出门。

看到我下电梯,随口问了句:“你才回来?”

过了一夜,他都不知道我回没回家。

我扯起嘴角,“昨天去医院太累,去我妈那住了。”

李威也不在意我的话,“今晚我有事,不回家了。”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回到家,我重重倒在沙发上,身上依稀还有沈柏的气味。

我不知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嗓子莫名有些发干。

一转头,却看到沙发边角有一条白色的内裤。

不是我的。

我几乎是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将那东西狠狠摔进垃圾桶,又将沙发换了个套,可还是觉得膈应。

正想彻底给家里消消毒,手机突然响了。

我看了眼,微信上出现一个陌生的小猫头像。

“我起了,现在要去上课了,我们今晚还见吗?”

靠!我什么时候还加了沈柏微信?

我急忙第一时间点开他的朋友圈。

果然是年轻人的朋友圈,没有三日可见,还大大方方的把所有心情都分享了出来。

十天前:找了个酒吧驻唱的兼职,挺有意思。

两个月前:“妙妙不太妙。”

五个月前:“今天打篮球输了,非常不爽!”

一年前:“恭喜我,现在是大二的学长了。”

.....

我抱着手机,发出一声哀嚎。

他才多大啊,许如意你这个禽兽!

大概是我太久没回消息,他又发来一条,“在吗?”

我小心斟酌着字眼,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加的微信?”

“你吵着要给我转钱,说要养我的时候!”

我绝望的闭上眼,死去的记忆突然袭击我已经很可怕了。

手机那头的人,还在努力帮忙我回忆就更糟心了。

“怎么……你后悔了?”

他打字速度很快,立刻又追问了句:“还是害怕了?”

我叹了一口气:“你知道我多大吗?”

他回了个数字,“28”。再加几岁还差不多!

“那你知道我已婚吗?”

我看着对话界面这句话,思索许久,还是没发出去。

许是我干涸的心需要人浇灌,也许受了小三遗留的刺激,我删掉那句话。

重新输入,“9点,老地方。”

就这样,我和沈柏见不得光的关系开始了。

他从不过问我的感情状况,也不问我在哪里上班,在哪里住。

我们的关系更像朋友,不可描述的那种朋友……

我也没正儿八经给他转过多少钱。

我对他保持神秘,他对我倒有些知无不言。

有时看着我抽烟,还会说教几句好女孩少抽烟。

我笑过并不理,好在他不唠叨,说了一两次就不再提,反而还会找我摸打火机的时候,给我递火。

不得不说,沈柏温柔体贴,各个方面都挺棒的。

要是我再年轻个五六岁遇到他,肯定要沉沦了。

可五年的婚姻,让我蹉跎了年华,空长了自卑。

大概是最近被滋润得不错,我气色好转,精气神也足了许多。

我妈给我送汤来时,还特意问我和李威最近是不是挺好的,或者肚子终于有消息了?

我慢慢吹凉勺子里的鸡汤,敷衍的应付着。

“对了,之前我给你装的摄像头,你记得把内存清下。那个客服时不时给我发消息让我好评,还说能返10块钱呢。”

摄像头?

我诧异的看着我妈,我妈瞪了我一眼。

“我上次来不是跟你说过吗?李威总加班不在家,家里安个摄像头可以防小偷的……不过好像还得下什么APP……”

送走我妈后,我拿出电视旁边的摄像头,这玩意儿放得并不隐蔽,可我都没发现。

李威对这个家向来不上心,就更不会发现了。

我在网上找到了这个牌子摄像头的说明书,用手机下载了软件。

连网之后,果然看见内存卡已经快满了。

这个摄像头是插电就自动开机录像那种。

也就是说这些天客厅里的画面,都被拍了下来,包括李威和王妙妙……

摄像头很清晰,连门口的我落荒而逃的样子都拍到了。

更可笑的是,我走没了多久,李威就出来了,他还看到了我掉在地上的包包。

所以,他知道我撞破了什么,也知道我为什么一夜未归。

可是他却什么都没说。

或许,他觉得无所谓。

毕竟我厚着脸皮回家时,也装作若无其事。

我捂住嘴,边笑边流泪。

不知哭了多久,我给我闺蜜打了个电话。

“如果男方出轨行为坐实,离婚的话,女方是不是能多分一些财产?”

郑甜说道,“自然是可以的,只是,男方出轨这个界定……”

“有视频为证,能界定吗?”

郑甜有些诧异,“当然!许如意,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捏着手机,淡淡道,“我要离婚,起码不能亏了自己吧!”

郑甜二话不说,“你在家等我,我们见面说。”

她来的时候,我把视频备份了许多份,又在网上搜了许多资料。

郑甜第一次拿出大律师的派头,让我拿出视频给她确认。

看过之后,她只问,”你想分多少?”

说实话,我对李威有感情,可这几年为了怀孕的事,他家对我十分瞧不上,指着我鼻子骂我是生不出鸡蛋的母鸡,又说是我家风水不好,妈妈克夫,我也克夫。

我气不过,偷偷跑去检查了几次都没问题,便提出让李威也去做个检查。

可是李威很反感,因为这事我们感情也越来越淡,他更加不爱回家了。

我有时候都在想,他那么孜孜不倦的出轨,是不是为了证明他很行,身体有问题的人是我呢?

我报了个数字,郑甜思索了一下,就点头。

“应该问题不大,不过……你确定要离?”

我笑了笑,“人家都在我眼皮子底下搞事情了,不离过不去吧?”

正说着,我手机震动了下,是沈柏的微信,问我今晚过不过去。

我抿嘴笑了笑,正要回复。

就听到郑甜很认真的说:“许如意,我丑话先说在前面,你要想真分到那么多钱,自个儿别被揪住尾巴了。”

我一愣,郑甜撇了我一眼。

“该删的删,该拉黑的拉黑。记住,拿到离婚赔偿以前,你还是个已婚妇女。”

我问郑甜怎么知道的,她白了我一眼。

“许如意,我认识你快二十年了,你撅个屁股我都知道你要放什么屁。”

我呸了声,“堂堂大律师,说话怎么这么粗俗?”

“俗怎么了?大俗即大雅。记住我的话,不然,这案子啊,恕我不受理。”

我心知郑甜是为了我好,如果我真铁了心要离婚,还要分走李威那么多钱,只怕李家要炸。

送走郑甜,我给沈柏回了条微信。

“我最近有点忙,就不去了。”

想了想,我又给他转了两千块钱。

沈柏:“?”

我:“你收下,我再跟你说。”

过了好一会儿,沈柏才点了接收。

我舒了一口气,然后将沈柏拉黑,删除,一气呵成。

本来我和他就是露水情缘,没了微信,他是断然找不到我的。

删掉沈柏后,我把自己微信号隐藏掉,又把手机设置了拒绝一切陌生电话来电。

一门心思和李威打起了离婚官司。

谩骂、不解、非议,李家还找人闹到我妈那里去,说我心肠歹毒,贪慕虚荣,活该这辈子都绝后。

我妈被气得住了院,也不许我回家,嫌我丢人。

可是他们闹得越狠,郑甜帮我要的赔偿就越多。

《沦落》章节列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