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悬疑 > 真凶

更新时间:2023-11-17 14:36:51

真凶 已完结

真凶

来源:阅文作者:溯然成风分类:悬疑主角:许晚,简群泽

《真凶》中许晚简群泽的角色真的是人见人爱,溯然成风也太会写了吧,现实中像许晚简群泽这样性格的人是真实存在的吗?悬疑小说《真凶》主要内容:许晚和简群泽结婚多年,看似幸福的婚姻之下却暗着凶险。许晚拼命想要逃离这个地狱。终于在一个晚上,简群泽的一次冲动给了她这个机。许晚必须抓住这个机,她知道这是一场豪赌,而她必须赢。...展开

《真凶》章节试读:

7

何毅在开庭前最后一次来见我。

「许晚,你根本没有杀害简群睿,对不对?」

他把照片贴到玻璃上给我看,我凑近了,才看清楚那是凶器的照片。

「作为凶器的水果刀上,一共找到了三个人的指纹,分别是被害人简群睿、你和简群泽的。」

「为什么简群睿房间里的水果刀上,会有简群泽的指纹?」

我歪着脑袋看照片:「家里的水果刀有主人的指纹,是很正常的事情吧?何警官。」

「但据我所知,简群睿的所有东西都是和你们分开的,这把刀除了你和简群睿,没有人能碰到。」

我摇头不认同他的话:「简群泽经常会去简群睿房间陪他说话,可能是哪一次说话的时候用过吧。」

何毅没有纠结这一点,继续把第二张照片贴到玻璃上,这是简群睿的尸检照片。

「尸检报告显示,简群睿腹部中刀四刀,其中第一刀是致命伤,捅破了他的内脏器官,导致他大出血,失血过多死亡。」

「其余的三刀与第一刀有着明显的偏差,力度、角度均不相同,经过痕迹检验,第一刀和后三刀明显是不同人所为。」

「而根据你的笔录,你自己也承认只捅了他三刀,不是四刀。」

我辩解道:「我当时太害怕了,忘记具体捅了他几刀了。」

何毅却再次说出第三个疑点。

「简群泽和你婆婆的笔录一模一样,都是"我听到群睿的尖叫声赶来的时候,就看见晚晚拿着一把青蓝色的水果刀,呆呆地站在血泊中,然后我们就立马报警了"。」

「一个字的出入都没有,难道你不觉得这很有问题吗?」

我继续辩解:「他们看见的事情都是一样的,怎么可能会有不一样的说法呢?」

何毅把现场的照片拍到玻璃窗上,逼我去看。

「你在笔录中提到,是简群睿突然发怒,把晚饭打翻在地又羞辱你,才使你动了杀心,最终选择动手。」

「按你的说法,血液应该是溅在饭菜碗碟之上的,但为什么案发现场的晚饭是洒在来血液之上的?」

这一回,我不再说话,以沉默应对他。

何毅猛然提高声音:「许晚!」

「没有做过的事情,你为什么要承认?你的律师也在为你的无罪辩护做努力,大家都想帮助你。」

我沉默了好一阵,才开口问他:「何警官,这件事情我丈夫和我婆婆知道吗?」

何毅摇头:「他们不知道,警察办案不会把案情相关的内容泄露给外人。」

我对上他的眼睛,表情茫然,喃喃自语:「如果我不是真凶,那谁是呢何警官?」

「只能是我啊,我都自首了。」

何毅探身:「我找过宋琳琳了,那天晚上简群泽七点半就和她分开了,说家里有急事,根本就不是你所说的八点二十才回家。」

我觉得很可笑:「何警官,简群泽都出轨了,你觉得他还会和我说实话吗?他和宋琳琳分开后去了哪里,会告诉我吗?」

何毅的语气充满了恨铁不成钢。

「是啊,许晚,他都出轨了,你为什么还这么执着?」

我露出笑容来:「何警官,你知道吗,有些女人一生都在期待着会有人去爱她。」

他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许晚,简群泽如果真的爱你,就不会家暴你,也不会多次出轨,更不会让你陷入这种境地当中。」

「许晚,为了这样的一家人,搭上自己下半辈子,值得吗?」

「你的父母该怎么办?他们每天都会在警局门口等我,一遍一遍地对我说,他们的女儿不可能杀人。」

我的父母?

我像是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颓然地瘫倒在椅子上,双手掩面哭了起来。

哭泣过后,我像是放下了一切枷锁似的,急切地问他:「何警官,我现在还有机会吗?我还会有机会吗?」

「我还有爸爸妈妈,我不想再也见不到他们,我不想见不到爱我的人。」

何毅目光坚定,他注视着我,缓慢又用力地点头。

「许晚,一切都为时不晚,你还有机会,帮助我们抓到真凶,这就是你的机会。」

「好,我说。」

8

那天,我正在刷碗,突然听到简群睿的尖叫声。

等我赶过去的时候,就看见我的丈夫简群泽手里拿着一把滴血的水果刀站在房间里。

简群睿捂着伤口满脸痛苦,他绝望地嘶喊,却发不出很大的声音,喘着气对简群泽怒目而视。

简群泽的脸上还带着杀意过后的痛快与癫狂。

「哥,你当年救了我我是很感激你,但你已经威胁了我整整十八年!」

「再大的恩情,十八年也该还清了吧!再大的恩情,几千万也该还清了吧!」

简群睿的声音已经嘶哑虚弱下去,几乎听不见。

「简群泽!白眼狼,我、当年就、就不该救……」

还没说完,他脑袋一歪,就断气了。

我婆婆这个时候也赶来了,看清楚房间内的情况后,发出尖锐的尖叫声。

简群泽像是被这声尖叫唤醒了,眼神狠辣地回头看向我们。

他的目光越过婆婆,最后落在了我的身上。

「晚晚,乖,过来。」

何毅狠狠地将笔摔在桌上。

「所以,他就威胁你,让你替他顶罪?」

我仓皇点头,眼泪不停的流,仿佛说出这一切,正在让我的内心经历煎熬。

何毅收好笔录,安抚了我片刻,这才冲我点头,转身离开审讯室。

我看着他的背影,双手捂住小腹,在心中默念。

「何警官,你可真没让我失望啊。」

开庭的时候,简群泽和我婆婆都来了,作为目击证人。

检方举出的大量证据都被我的律师推翻。

我看到简群泽和婆婆脸色非常难看,甚至开始坐立不安。

「综上所述,我方主张许晚无罪,她不是杀害简群睿的凶手。」

林立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因为证据不足,法官当堂宣布我无罪,简群泽面无血色,任由警察把他带走。

我婆婆在法院尖叫谩骂,甚至躺到地上打滚撒泼,都没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甚至她自己也被带走,进行审讯。

不到一天,简群泽就全部交代了——

那天晚上,他提前回家,回家后就去了简群睿的房间和他聊天。

简群睿再一次说起小时候的事情,以救命之恩和兄长之态要挟简群泽,要简群泽再给他打款六百万。

简群睿自从在家不出门后,就染上了赌博的习惯,这些年在网上赌博已经输了千万。

可他一个残废,每日呆在家里,哪里来的钱?

自然都是从简群泽那里要来的。

六百万不是小数目,简家虽然家大业大,但也没办法在短短一瞬拿出这么多钱来。

简群泽感到怒愤,他早就对这个残废哥哥心生不满。

简群泽一直骄傲自满,我婆婆也经常说简家能有今天靠的都是他,简群睿靠他养着,又反过来要挟他,这对简群泽来说简直是可笑至极。

被养的人就该有自知之明,就像许晚一样。

可简群睿没有。

于是,这一次简群泽终于没有控制自己,怒气冲昏了理智,等冷静下来时,就发现自己已经拿刀杀害了简群睿。

他全部交代之后,婆婆也因为包庇凶手和作伪证,将被庭审判刑。

我虽然并不是杀害简群睿的凶手,但破坏了尸体,又作了伪证,也要面临着刑罚。

我找到律师,先是感谢他对我的无罪辩护,同时希望他帮我申请监外执行。

就在两天前,我晕倒了。

醒来后,我被告知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并且有流产的预兆。

我抚着小腹,脸上是母性的笑容:「林律师,我咨询过了,我这种情况是可以申请的,不过就麻烦你帮我准备材料了。」

律师自然是一口答应,手续很快就办了下来。

走出监狱铁门的那天,阳光落在我身上,很温暖。

我肆意地呼吸着自由的味道。

在监狱门口,我意外地看见了何毅。

他说,他知道了我怀孕的事情,想亲自送我回家。

我同意了。

这一路上,他一边开车,一边向我讲述简群泽的口供。

说到最后,他转头看向我。

「简群泽说,是你主动提出假冒凶手,也是你教他,如何清洗罪证,如何串通口供的。」

我笑了:「何警官,是你告诉我,简群泽根本不爱我。所以他把罪名往我身上安,我一点也不意外。」

「他出轨、家暴、杀人,而我,只是一个保守欺凌的普通家庭妇女而已。」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