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无敌小侯爷

更新时间:2022-09-03 10:34:46

无敌小侯爷 已完结

无敌小侯爷

来源:阅文作者:大海大洋分类:武侠主角:高洋,千星

很多读者对《无敌小侯爷》这部小说感兴趣,它的主角是高洋千星,其实大海大洋是一名实力派的作者,能够化腐朽为神奇,通过简单的人物关系介绍和故事描述就已经足够的吸引人,内容介绍:现代人穿成高武世界侯府子嗣,原来孤儿一枚,突然父慈子孝,还有无微不至母爱。这样的生活真适合苟着练功。什么?我有系统?时光值不敢用啊,太贵。用一点,少活一天。咦……功法升级,时光值增加……修为增加,时光值增加……血脉更换,时光值增加……杀死敌人,时光值增加……带着系统浑浑噩噩踏足天下,出身世家,朝廷做官,护法魔门,卧底妖族,溯源四皇五帝征程,追寻上古逐天之秘...展开

《无敌小侯爷》章节试读:

感觉庞正丰火辣目光,绿䯿把头伏低。

装作很是害怕,细如蚊蝇道:“大人,那日刘文正刘公子与三世子,莞晴楼夜谈,妾身伺候在旁。

他们所谈,妾身听得一清二楚。

说要干桩大事,又说此桩事若非三世子名头,那是万万行不得的。”

庞正丰问:“就这些?没说何事?”

绿䯿大眼睛忽闪忽闪。

庞正丰无由生出怜意:“放心说,本大人为你做主。”

“是……”

知州大人一语,绿䯿胆子大了些。

声音响了起来,不过依然柔柔,叩击庞正丰心腑。

“大人,盗卖军械死有余辜,他们岂敢在莞晴楼说得明明白白。

不过,其间倒是听了一些词眼。

什么虎撃军辎重营,以及三关守将什么,这些均是三世子嘴里听来。”

话罢,惊恐莫名地瞥了高洋一眼,似为其背景所摄,略有颤抖。

螓首垂在胸前。

腰背微拱,细腻洁白“凶器”,下颔挤压,愈显膨胀。

又因正对庞正丰,让他看得目眩神迷,浑然忘了在公堂之上。

葛善长乜了一眼,鄙夷浓郁。

大乾朝廷帝后不合,官员们分了两派。

一派支持太后闫芷蓉问政,一派拥护陛下姬桢从母后手里夺权,彻底消弭牝鸡司晨态势。

葛善长平民出身,坚决帝党;庞正丰,世家出身,在帝后之间摇摆。

所以知州与州判,矛盾不在于政见不合,而是家世相异,造成两人兴趣爱好截然不同。

见了庞正丰丑态。

葛善长越发觉得世间当官最好皆是平民,世家出身公子哥怎知人间疾苦?

就像现在,明在审案,却色欲熏心沉湎其中。

他不知道,绿䯿来历不凡。

见到庞正丰,即施展魔道六脉之一魔相门的诱心惑神之术。

庞正丰世家大族出身,固然身具武力,这种精神秘法,依然防不胜防。

无备之余,不知不觉入其彀中。

耳闻绿䯿证词,高琰忍不住了,怒喝道:“大胆,简直胡说八道……”

后天五重淬体境,身强气壮,音若洪钟。

一声大喝,适好惊醒兀自沉迷的庞正丰。

怫然不悦望了高琰一眼。

再瞧向高洋,颇有深意笑问:“三世子……有什么想说吗?”

葛善长正色道:“人证物证俱在,大人,有甚好说,刘文正盗卖军械,幕后必然有人。

否则,小小刘府何敢犯此欺天大罪?

依下官看……”

目光转向高洋道:“不如委屈一下三世子,继续押其在监。

待案件彻底查勘清楚,当有太后、圣上定夺。

若无罪,咱们再向高侯爷与长公主负荆请罪。”

高琰气极,斥道:“我看谁敢?”

两旁衙役端直水火棍,指向兄弟二人,防他们铤而走险,孤注一掷。

“你……你们高家之人太大胆了,居然咆哮公堂,以抗王法?”

葛善长鼠须飞扬,戟指二人。

高洋笑了两声,手掌轻拍高琰,要他收起拳势。

看向两旁衙役,沉声道:“怎么?你们想向神力侯府动手?”

衙役面面相觑,眼神乜向庞正丰和葛善长。

两位大人不说话,又看高琰收起势子,当即收了水火棍,乖乖屏息伫立。

风波将起,高洋喝止。

中年男子好生懊悔。原怕着力过甚,引人起疑,此刻稍纵即逝,失了时机。

望望高洋。

中年男子心下盘算。

人说高家三子木讷寡言,人傻心痴。怎的今日一见,全不相符?

高怀德啊高怀德,你可真是老狐狸!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不说,家里之事也未雨绸缪,安排得如此严密。

徐某算是服了你。

只是……

嘿嘿……

此番对付你的是本宗百忍长老,他老人家坚忍不拔,有名睚眦必报。

撞他手里,高怀德你纵有三头六臂,也将死无葬身之地。

待众人重又平复心情,高洋缓缓踱步绿䯿身前。

肃容发问:“你说,听我说过虎撃军辎重营以及三关守将话语?”

绿䯿用大眼睛望着他,睫毛忽闪,很是我见犹怜,却不答话。

生死攸关,再漂亮也没用。

前世练拳二十年,心如铁石,这种媚术压根视若无睹。

“本世子问你,你所说话语,有什么证据明证你这番话?

我现在可以说,你是见钱眼开,其实被刘府金银收买,故在这里妄言诬我。”

不等绿䯿回答,高洋续道:“又或者,你是被刘玉柱拽住什么把柄。

再或你有什么亲人被押,以致这里胡说八道。

你说,我说得对是不对?”

他试图运用辩护中的追击法,用一连串驳杂、零乱的猝问,防不胜防扰攘绿䯿心理。

当然最好是击垮,让对方忙中出错,回答失误。

殊不知对方是精神秘法修炼者。

面对无秩序紊乱质问,绿䯿只是轻抚玉颜,眼神澄亮,毫无慌忙。

只是话音甫落,堂外百姓却此起彼落大喊。

“对呀,你说的话,又如何证明真的?”

“万一小贱蹄子胡诌,岂不冤枉三世子?”

“贱蹄子的话,也就臭男人会相信。”

“贱蹄子快说实话,否则等你出来,老娘保证撕了你嘴巴。”

“哪里的嘴巴?”

“他么的,两张嘴巴都撕烂了不可!”

堂外群情激涌。

喊话的多是妇女老婶,她们断然不会被绿䯿媚态所惑。

污言秽语层出不穷。

“堂下百姓肃静一下……”

庞正丰摆手喝止。

高洋前半截话语,让他暗感不满,待闻后半段话,顿然关切看向绿䯿。

“世子说得不错,绿䯿姑娘,你有难处,尽可道来。本官定为你做主。”

瞧他轻浮样子,高洋心下腻歪,“大人,我还没说完……”

“哦,那世子继续……”

高洋环顾众人,又朝堂外百姓拱拱手,感谢众人仗义直言。

大伙儿得他这么一谢,人人热血沸腾。

愈发不信这么一个谦谦有礼世家公子,会不顾朝廷大义,反去盗卖军械。

有人嚷道:“世子,我等相信你,肯定是刘老痞子诬赖你……”

“对对……刘老痞子不是好东西。当年赖我偷他家鸡,还打折老子腿。”

“这老狗,坏得很……”

“呸……”

“呸……”

众百姓义愤至极,堂外群情激沸。

反正混在人堆里,刘玉柱又背对着,此刻不骂个痛快,更待何时?

“妥了”高洋暗道一声。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