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情糜

更新时间:2020-07-12 21:03:19

情糜 已完结

情糜

来源:万读作者:Lily宸分类:言情主角:楚凤娇,秦越

《情糜》是作者Lily宸写的言情小说的代表作,主角楚凤娇秦越三观正不作妖,最重要的是,《情糜》故事情节一点也不水,小说的内容讲的是:我是你们口中的拜金女,为了过上理想的生活。...展开

《情糜》章节试读:

桃子把高跟鞋踩的咔咔响跑过来不停给莫总道歉,宾客们都是成年人,大家都心知肚明发生了什么。

可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斥责莫总的行为,甚至没有一个人过来搀扶倒在地上的我。

我立刻站起来整理着裙子,不知道刚才摔到的瞬间有没有春光乍泄。

莫总皱着眉头,眼里满是欲望和愤怒的火焰。桃子还不死心,硬把我往莫总身边拉扯,我不停的推脱挣扎。

桃子问我到底想不想赚钱了,我呸了一口,骂她还有脸问我,做这种家不得人的勾当也不怕折寿。

我和桃子互相拉扯,宾客们开始窃窃私语。莫总的耐心被消磨干净,他重重的放下酒杯瞪着双眼冲桃子发火,“少他妈磨磨唧唧,桃子,你吃白饭的?”

桃子像只野狗一般立刻过去跪舔莫总,点头哈腰道歉,“莫总,您别生气。这野丫头实在是不懂规矩,我马上把小美叫来。”

“老子今天就要她!”莫总估计是觉得这么多人看着驳了面子,他指着狼狈的我说句句如针,“贞洁烈女我见多了,最后还不是乖乖爬上老子的床。这野丫头算什么玩意儿,你们几个给我带进去。”

我看着四个统一着装的男人朝我走来,我吓得连连后退,扭过身子就要跑。

我哪里是这些人高马大男人的对手,他们按住我的肩膀手臂,把我往莫总的身边拖拽。

眼泪不自觉的夺眶而出,我吓坏了。难道这个社会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

桃子可能也没想到莫总会来强的,她只是求财不想把事情搞大,立刻替我求情,“莫总,我这里还有几个嫩的掐的出水的丫头,要不您先看看?咱们出来玩,不就是图个乐子……”

“闭嘴,这里没你的事。”莫总指挥着男人们,“把她给我带到二楼去,我过会儿就来,倒要看看这野丫头有多硬。”

我不停的挣扎撕扯,歇斯底里的求着在场的宾客,“救命!救救我!”

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DJ继续打开震耳欲聋的音乐。人们摇晃在舞池和水池里,似乎我是隐形不存在的,没有人在乎我的感受,没有人在乎我接下来会被怎样。

他们麻木无情,沉溺在灯红酒绿的气氛里,他们觥筹交错、调笑言欢。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四个男人索性将我抱起来,朝别墅里抬着。

刚离开人群,我就感觉到一双布满厚茧的手在我身上游移。我拼命的挣扎扭动着,嘴里哀求着他们,“你们放过我吧,求求你们放过我!”

另一个男人时不时“不小心”的撞击触碰着我的敏感部位,我的哀求他们无动于衷。

“妈的,要不是莫总看上这丫头,我还真想……”男人目露淫光,我吓得不敢动弹,怕他有进一步的动作。

“曾哥,赶紧忙完,兄弟请你找找乐子去?”拽着我脚踝的男人扭过头巴结奉承。“曾哥,别玩出火儿了,莫老头子喜欢干净的女人。”

“我知道,别多嘴!”这个叫曾哥男人犹豫了一下,手探向我的连衣裙,“反正莫总还没来,咱们兄弟先玩玩儿,只要不过火,老莫发现不了。”

上了别墅的楼梯,曾哥吩咐两个男人一头一脚按住我,还有一个被他打发去放风。这个叫曾哥男人应该就是四个人的老大了,我不停的央求他,“曾哥,你放过我吧,我愿意给你钱,给你很多钱。”

“哈哈,这丫头有点儿意思啊。”曾哥从怀里抽出一个黑色皮甲,从里面抽出五张百元大钞塞进我的内衣里,顺便捏了一把,“你曾爷最不缺的就是钱,把嘴张开。”

我死死的咬紧牙关,曾哥拍了一下按住我肩膀的男人,“你他妈的能不能机灵点儿,把她嘴巴给我掰开。”

一双手扼住我的脸颊,我被迫张开嘴巴,曾哥伸出食指探入我的口中抽动着,这画面让人浮想联翩。

他们知道莫老头看上了我,也不敢玩儿的太过分。

可就是这些都让我觉得恶心接受不了,趁着捏我脸颊的男人放松下来,我朝着曾哥的手指狠狠咬了一口。

“啊!”曾哥吃痛的叫了一声,“不给你点儿颜色看看,你还反天了。去把我的工具箱拿来。”

按着我肩膀的男人暧昧一笑,马不停蹄的跑到了一楼。

曾哥的手上沾着我的口水,他淫邪的笑着,将手指放入自己的口中吮吸着。

我的心就像是翻滚的潮水,被满满的羞耻感淹没。曾哥见我闭上眼睛,索性就拿手朝我衣服里探。

我被迫瞪大了眼睛,逃离着他的魔爪。我恶狠狠的瞪着曾哥,我发誓只要我能活着离开这里,我要他不得好死。

我不停的挣扎扭动,曾哥也没有讨到什么便宜。不过他似乎很喜欢这种狩猎般游戏,我越是躲避,他就越是有兴致。

不到十分钟一个灰色的工具箱摆放在我的头边,我不知道这箱子里装的是什么,那个拿工具的男人重新按住我的肩膀,我又变得动弹不得。

曾哥打开工具箱,一个一个让我羞于启齿的工具摆放在我身边。

“你喜欢这个小皮鞭,还是……这个手铐?我们看看还有什么好东西……这个是什么?”曾哥拿出一个硬质的工具,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

我羞愧的闭上眼睛,却又因为害怕他对我做出不轨的行为被迫睁开。这种感觉我这辈子就不想再经历,曾哥命人掰开我的嘴巴。

将工具放进我的口中,他一边放声笑着一边不停的问我,“你再咬啊,怎么不咬了?再厉害一个啊!你怎么不厉害了?小蹄子……”

忽然间,我感觉嘴里一阵血腥味儿。是我的舌头破了,我又痛又难受,呛了一口血渍在喉咙里,剧烈的咳嗽。

曾哥收起工具,看了手腕上的表,捏住我的下巴说道:“莫老头快上来了,算你丫头走运。”

我被反锁在别墅二楼某一间卧室,这间卧室经过改造窗户是密闭打不开的,我慌张的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花瓶朝窗户玻璃砸去,花瓶咔擦碎了一地,玻璃却丝毫裂痕都没有。

莫总开门走进来,他一步一步凑近我,嘴巴里念叨着肮脏下流的言语。

我吓得连连后退,摸到一块破碎的花瓶琉璃,对准颤抖的手腕威胁道,“你不要过来!我警告你,你不要靠近我……”

莫总不仅没有停止靠近我,他摇摆着手臂异常兴奋的嚷道,“叫啊!我就喜欢看你们这些小姑娘无处可躲。等着,莫大哥这就来抓你……”

我靠!这个变态。

我紧握着琉璃片,踩着地板跳上床,又迅速的跑到另一边。

我看到浴室的门开着,我迈着火箭班的脚步跑进去,正要反锁住门,被莫总从外面抵着。

“我就喜欢暴脾气的丫头。”莫总的手探进来,猥琐淫荡的笑容让我一阵阵恶心。

我决不能让他进来!我决不能让他进来!

我使出了浑身力气,我发誓我自己都知道,我可以有这么强劲的力气。

我控制着眼泪和心悸,嘭的一声关注了门,我迅速反锁。搬过浴室的凳子抵住房门,大口的喘着气。

莫总的不知道拿了什么在外面砸门,最多只能撑十分钟,浴室的门一定会被打开。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只要莫总进来了浴室,我根本无处可逃。

我抹了一把溢出的眼泪,对着盥洗台的水池,不停的朝脸上拍打凉水。

冷静,楚凤娇,你一定要冷静。我不停的心里自我安抚警告,可是身体却瑟瑟发抖,刚擦干净的眼泪又不受控制的溢出来。

就在此刻莫总砸开了浴室的房门,他扔掉手里的长椅,露出猥琐的笑容朝我一步步走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