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摆烂太狠,我被宗门当反面教材了

更新时间:2023-01-17 23:20:53

摆烂太狠,我被宗门当反面教材了 连载中

摆烂太狠,我被宗门当反面教材了

来源:阅文作者:小笨月分类:仙侠主角:宋以枝,容月渊

《摆烂太狠,我被宗门当反面教材了》是一部非常有意思的仙侠类的小说,这是作者小笨月所创作,其中主角是宋以枝容月渊,本小说向我们讲述的内容是:重生无数次的宋以枝直接佛了。每一世都改变不了死亡的结局,宋以枝决定,摆烂!别人在努力修炼飞升,宋以枝在地里除草浇水。新一辈的天才弟子在努力修炼,宋以枝在烤鸟。气运之女在内卷同门,宋以枝在睡大觉。在最大最内卷的门派里,宋以枝当最咸的鱼。最后,摆烂太狠的宋以枝被制裁了。落入修炼狂魔之手,宋以枝以为自己要死,没想到最后过的…还算滋润?“五长老,我要种地。”“可。”...展开

《摆烂太狠,我被宗门当反面教材了》章节试读:

宋以枝缓了缓脾气,但奈何是真的压不住,“容月渊你开什么玩笑?!你见过哪个藏拙的人每天练剑?!”

为什么总有人不想让她躺平!

她躺平碍着谁了?!

“这里不会有人来。”容月渊慢条斯理的开口,“你韬光养晦的事情不会有第三个知道。”

宋以枝不想修炼的心过于坚定,想要扭转她的想法要慢慢来,而且还不能把人逼紧了。

用她藏拙的事换她每天练剑一个时辰很划算,她的底子很扎实,每天练剑一个时辰,既能强身健体也能温故知新。

“那我是不是应该对五长老的贴心说句谢谢?”宋以枝微微一笑。

可以肯定,自己和容月渊绝对八字不合!

“不客气?”容月渊站起身抚平衣袂上的褶皱。

不客气你个头啊!

宋以枝被气得一个后仰,而后咬牙切齿的开口,“容月渊你信不信我现在从这里跳下去!”

看着炸毛的小姑娘,容月渊到觉得挺可爱,鲜活又顽劣。

他岔开话题说,“你尚未辟谷,厨房里什么都没有准备,你不打算去准备些吃的?”

宋以枝的火气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呲”地一下就没了大半。

容月渊指了指宋以枝住处旁偌大的空地,“那边那些空地你可以用来种你想种的,当然,如果你不想练剑,那么也就不能种地。”

容月渊的话语很坚决,宋以枝觉得自己是无法努力让他改变主意了,但地也不能不种!

“行!”宋以枝摇了摇手,她抬手收回地上的佩剑,“我要回宋宁峰一趟,我什么都没有收拾。”

生气归生气,地不能不种。

她的种子农具还在家里,而且地里的菜也能收了。

容月渊带着宋以枝直接去了宋宁峰。

等到后山,田里茁壮成长的灵植和蔬菜映入眼里。

宋以枝丢下容月渊走到田里这看看那看看,对这些灵植宝贝得不行。

容月渊在一旁的竹凳上坐下,看着宋以枝欢快的背影,他有些啼笑皆非。

为什么会有人这么喜欢种地呢?

宋以枝头也不抬的开口,“五长老,过几天这边的蔬菜就成熟了,到时候我得回来收菜。”

容月渊应了声算是同意了,看着背着竹篓收菜的宋以枝,温和道,“这些灵植你照料得不错。”

“那是自然。”宋以枝语气骄傲了起来,她手上的活儿也没有耽误,“别的不敢说,在种地这方面我还是很有天赋的!”

看着骄傲如凤凰的小姑娘,容月渊笑而不语。

竹篓里的菜快满了,宋以枝就将菜移到储物镯里,接着又继续收菜。

佝偻着身体的老者没两步就走到宋以枝田边,看着空了几块的田,老者惊讶的开口,“哦哟,你这丫头干嘛呢?摘那么多蔬菜干嘛?你不是说新鲜摘的最好吃吗?”

容月渊抬头看去,那位老者穿着灰衣,看上去如普通人一般。

但后山的禁制不少,普通人可走不进来,这位老者莫不是后山闭关的某位老祖?

“我要去皎月峰。”宋以枝拔出两根胡萝卜,她蹲下身在一边的渠水里洗干净后丢了一根胡萝卜给那位老者。

她和这位老人家的缘分也是算得上奇妙。

那时候她刚搬来后山没多久,她做饭,这老人家来蹭饭,一来二往也就熟络了。

虽然自己没问过这位老人家的身份,但大抵是后山的某位老祖。

老者接过带着水的胡萝卜,随手擦了擦就啃上一口,他一边吃一边开口,“你母亲还没放弃让你修炼啊?”

“是的呢!”宋以枝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开口,新鲜出土的胡萝卜像是被她当成容月渊咬得嘎嘣脆。

嚼着脆嫩且甜的胡萝卜,宋以枝一手拿着胡萝卜一手继续摘辣椒。

“你这一走我怎么办?”老者叹息,“我还打算三天两头来找你蹭饭呢。”

“你来皎月峰呗。”宋以枝随意的样子像是和老友唠嗑一般,“皎月峰对你来说也就是几步路,实在不行你搬到皎月峰,到时候我们继续做邻居,怎么样?”

老者看着宋以枝给自己安排的明明白白,好笑的开口,“你怎么不说你努力修炼一下争取早点回来?”

这丫头,和她母亲真是一模一样!

宋以枝生动的演绎了什么叫做翻脸比翻书还快,“那你还是饿着吧!”

修炼哪有种地快乐,去特喵的修炼!

老者瞪了一眼宋以枝懒得说这个没出息的小丫头,他在地里拔了一些胡萝卜,“过两天我去皎月峰看看你。”

宋以枝点点头,“记得来地里收收菜,对了,有空的话也可以帮我浇浇水。”

“行。”老者应下,人已经走远了。

宋以枝将菜收的差不多,而后回到住处又拿了一些种子。

收拾好东西,宋以枝转头看向容月渊。

回到皎月峰,容月渊看着丢下竹篓拿着锄头去开荒的宋以枝,开口提醒,“你今天还没练剑。”

“……”宋以枝选择性耳聋。

还没有到子时练什么剑,还早,不着急!

容月渊在一旁坐下,看着挽起袖子低头开荒的宋以枝,“你的脚步要改一下。”

宋以枝抬头看了眼容月渊。

“不修炼的人脚步不会轻巧且富有规律。”容月渊说。

话音落下,宋以枝也算是知道问题出在那儿了。

她双手杵着锄头,站在地里陷入了沉思。

身法这种东西,她某一世苦练了很久,那是肌肉记忆,想要改过来很难。

“我这里正好有一本有关身法的书籍。”容月渊拿出一卷书用灵力拖着送到宋以枝面前。

宋以枝拿过书籍翻了翻,眸色微亮,而后她看向容月渊多了几分真心实意的感激,“多谢!”

容月渊摆手,“无需。”

宋以枝也不开荒了,她走到一边坐下来,认真研究起书里的身法。

等宋以枝已经在练习身法的时候,她忽然后知后觉想起自己不是要躺平的吗?

为什么她又开始修炼了?!

宋以枝想了一圈,然后告诉自己,自己练身法只是为了没有破绽而已,等练好身法她就继续躺平!

看着宋以枝在练身法,容月渊更能直观的感受到宋以枝的天赋究竟有多么可怕。

不过三遍,宋以枝就记了个马马虎虎,想要熟能生巧只需多加练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