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番位文学网 > 小说库 > 职场 > 官场骄子

更新时间:2023-01-07 10:14:11

官场骄子 连载中

官场骄子

来源:万读作者:西楼月分类:职场主角:张一凡,董小凡

这部叫做《官场骄子》的小说在职场类小说中有不小的名气,这也是作者西楼月的代表作品,下面为大家介绍《官场骄子》的内容:道不尽的人生坎坷,写不尽的官场风流。一代天骄张一凡,放弃了显赫的家庭背景,只身来到一叶小镇,成了历史上最年轻的镇长。斗贪官,平黑道,整治安,求发展,且看他如何从一介小小的镇长,平步青云,直达天听。都说官场坎坷,人生渺渺,凭什么他可以醉卧美人膝,笑看风云起?情场得意,官场风流?把酒风含笑!...展开

《官场骄子》章节试读:

第二天是张一凡到柳水镇正式上任的日子,八点半钟开了一个碰头会,各个办公室的干部基本到齐,张一凡逐步了解了各部门的一些情况。

大伙看到新来的镇长如此年轻,当初便有些轻视,柳水镇的烂摊子,凭他一个黄毛小子就管得过来?这些人夹杂着失望与观望的心态,有人已经暗自摇头,看来柳水镇永远都翻不了身了。

只是会议开完,听完各部门汇报的情况,张一凡表现出来的冷静,严肃,不愠不火,又让一些人改变了看法。到底当过县长秘书,光这份沉着与气势,已经让在坐的干部们汗颜。

这只是一场常规的见面会,张一凡对昨天的所见所闻只字未提。镇书记陈致富一直在琢磨着他的心思,只是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

不管是谁碰到象昨天这样的事情,都不可能绝口不提,张一凡偏偏做到了。年纪轻轻便这么深的城府,难怪深得林县长宠爱,张一凡越是不说,陈致富就越觉得柳水镇将有一场暴风骤雨。

由于张一凡的特殊身份,陈致富这个镇书记也要忌惮三分。开完这个会后,他左思右想,自己来到柳水镇有些年头了,一直无所作为,是不是该借张一凡初来之势,将这把火好好的烧一烧?

自己毕竟刚过四十,争取在退休之前再升一级,当上县一级领导还是大有可能。

有了这种心思,陈致富对张一凡就格外亲切。

来到柳水镇一个星期,张一凡都只是接待和处理一些正常的工作,镇政府在编人员少,镇长和书记连个秘书都没有。每个科室顶多不过四人,一般的都在两人左右。

最令张一凡郁闷的是,由于镇里财政困难,连陈致富都没有配车。整个镇政府只有一辆很旧的吉普,陈致富也懒得坐,就扔在那里给下乡的干部提供方便。

然而,整整一个月过去了,柳水镇迎来了历史上最严重的干旱时期,整整两个月无风无雨。张一凡也并没什么动静,每天只是做些日常工作,进进出出的,偶尔出去找访一下群众,这让陈致富有些摸不着头脑。

派出所的杨志成提心吊胆地过了几天,见风平浪静,又恢复了往日骄惯的气息。

到底是个毛头小子,成不了什么气候,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我看他也烧不出个屁来。柳水镇还是老子的天下!

这天张一凡来到书记办公室,提出到要到乡下看看。陈致富笑呵呵地回答,“好!既然张镇想去下乡走走,我就陪你去走一圈。”

陈致富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琢磨张一凡此行的用意。张一凡来到这里近一个月,没有发出自己的声音,难道他这是在找突破口?

两人来到政府大院停着的那辆破吉普车旁,司机小刘匆匆赶来,“两位领导要去哪里?”

“河东村。”河东村是柳水河的源头,路很难走,张一凡怎么突然提出去那种地方?陈致富挥了挥手,“就按张镇的意思办,我们去河东村看看。”

车子开出镇里的时候,陈致富建议,“那里的鱼很不错,要不我们去钓钓鱼,中午就在那里吃饭,管鱼塘的老刘我认识。”

“好啊!”张一凡爽快地答应了。

柳水镇的路确实不好走,坑坑洼洼的,没有一处平坦的地方,吉普车扬起一路灰尘,巅波不堪地艰难前进,路上还熄了好几次火。

两人在车上谈起给张一凡配秘书的事情,镇里大多数科员都比张一凡年龄大,而且没多少墨水,学历最高的也只有中专水平。张一凡谢过陈致富的好意,说这事慢慢再谈。

一路上,陈致富都在琢磨张一凡此行的用意,只是到现在,他还没弄明白张一凡想干什么。

这半个月来,张一凡除了正常的工作,几乎没有发出自己的声音。一切太平静了,让陈致富心里越发没底。

镇里的一些干部开始私底下议论:到底只是做秘书的,听惯了领导指手划脚,没什么主见,我看新来的镇长未必就能改变点什么。于是,这些人该干嘛就干嘛,一切照旧。

陈致富在基屋混了多年,与张一凡多有接触,在他看来,张一凡这段时间有些反常。从今天这次出行,他越发肯定张一凡别有用意。

果然,车子开到河东村的时候,前面一段路不能开了。张一凡就让小刘将车停在路边,然后他提出到山头上看看。

“听说山那边就是永济河?”

永济河是通城与济州交界处的一条河流,与柳水河一样,源自牛兰山脉。只是永济河水流量大,一年都要发几次大水,济州县政府曾多次疏通河道,还是改变不了现状。

如今张一凡突然提到这个问题,他到底想干嘛呢?陈致富一时没有会意过来,点点头道:“嗯!看来张镇对通城的地理早有研究。”

张一凡摆摆手,“也不是研究,只是在地图上看到过,因此今天想过来亲自看看。”

此时,三人已经爬到了河东村侧面坡上,放眼过去,就能看到几里之外的永济河。自从二年前,县政府在柳水镇源头施工,兴建张家大坝,柳水河就出现了断流。再加上连续几个月的干旱,柳水镇已经雪上加霜,连用水都成了问题。

河东村地势高,站在山坡上就能将两条河流尽收眼底,看到张一凡指着永济河道:“如果我们可以将永济河的水,引到柳水河来,在两河之间开一条水渠,柳水镇就能解决缺水的问题,陈书记觉得怎么样?”

陈致富大惊,刚才琢磨了半天,硬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上来。张一凡好大的手笔,居然要在两河之间开凿一条水渠。这在柳水镇历史上,绝对是神来一笔,到底是当过县长秘书的人,眼光就不一样。陈致富不得不感叹!

如果张一凡的假设成立,不仅仅是柳水镇,就连整个柳水河流附近的村庄,都要受益不少。这样的大手笔,将在柳水镇,乃至通城县里,都是一大壮举。

只是这十几公里的水渠,工程浩大,抛开人力不说,资金又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陈致富片刻间已经想过了好几遍,他觉得应该支持张一凡的想法。如果事成了,他做为镇书记,同样功不可没。只是如何将资金的问题推到张一凡身上,自己坐享其成才是上策。

“好!想法不错。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陈致富的表情很丰富,应该说是有些激动,令张一凡丝毫没有去怀疑他,刚才在瞬间已经千转百回了。

“只是这项工程巨大,没有上百万资金恐怕动不了。再说,济州那边也未必同意?”陈致富脸有难色。

柳水镇财政亏空,根本就不能指望,上头拨款,陈致富自知没这么大本事。也许张一凡以前秘书的身份,也不知道财政局会不会卖帐。

张一凡既然来到这里,心中早有定论,“资金的事我去想办法,只是人力方面恐怕还得您亲自出马。如果真的动工,你要做好动员工作。参加修渠的人一律没有工钱,但可以从提留上扣。”

连工钱怎么解决的事都想好了,看来张一凡早就做足了工夫。陈致富越发不敢小瞧这个年轻的代镇长。如果自己和他配合得好了,说不定还能拉自己一把,回到县城估计不是难事。

主意打定,陈致富爽快地道:“既然张镇考虑得如此周密,我哪敢拖后腿。村民的动员工作由我去做。”

两人在山坡上拍板,陈致富顿时觉得心旷神怡。

在柳水镇做了两届书记,从来没有如此痛快过。从山坡上下来,张一凡又问道:“不是听说柳水镇有家煤矿,现在怎么封停了?”

说起南溪煤矿,陈致富唯有一阵苦笑,“以前行情好的时候,南溪煤矿就是柳水镇重要的经济来源,柳水镇的现状,也与南溪煤矿倒闭有很大关系。三年前煤矿出了事,死了十几个工人,这煤矿也就彻底关闭了。”

“哦!”张一凡若有所思,慢慢地,两人就走到了山坡下面,司机小刘紧跟其后,小心翼翼地侍候两位领导。

陈致富接着道:“其实柳水镇资源还是有的,只是缺少启动资金,主要是地方偏僻,引进外资有一定的难度。”

正说着,前面的村子传来一阵吵闹与哭喊,闹得很厉害。

“去看看!”张一凡皱皱眉头,指着那边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